我的朋友要我認識別人,也讓別人認識我;喜歡別人,也讓別人喜歡我。
我的朋友也說,要我別總是活在過去,別還想著那一年高中同學民歌比賽唱的「青梅竹馬」。
但我猶豫著,最後還是選擇住在不比自己大多少的星球上。
我心中呼喚著,渴望著的親密,卻不知道應該怎麼靠近。
聽著自己的心跳,總覺得在那海嘯來臨前的低音頻率中,有一隻怪獸始終想要脫柵而出。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到歐洲唸書、生活,兩件事是興奮的。

一是去年冬天看到的雪;另一件事,就是晝長夜短。

今天天氣是變了,變得充滿梵谷筆下的荷蘭,透著光的,像中國山水畫的墨雲,低低的。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在幾天前,我收到以前服役連上一位弟兄的電子郵件。
他現在在美國唸書。
或許真因為異鄉留學寂寞的空氣,在我開始試圖留下一些回憶後,他也申請一個新聞台,開始記錄他的心情。
因為他,我想起2001年十一月,在我退伍五個月時,在即將來臨的耶誕節氣氛催化下,我寫給我連上全體士官兵的一封信。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剛剛瀏覽人間副刊,文評家鄭樹森寫他評審顧肇森小說「素月」往事。
怎麼知道,文末簡單的幾句話,竟讓我默然無語許久。
顧肇森早在十年前就遽逝美國。

這真是一個無可奈何的世界。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好,我是Maurice。

是的,這也是我跟台灣學生或懂中文的朋友,第一次見面的自我介紹。

很顯然的,對於他們,我應該說:你好,我是宏誠。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