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天起五天(即八月五日至九日),阿姆斯特丹將舉行一連串同志慶祝活動(Pride 2004 Amsterdam, 5-8 August)。

早上突然下起大雨,別擔心,荷蘭天氣習慣了就知道,晚一點就會放晴。
果不其然,晚點雨就停了,下午天氣也好些,雖然陽光不強,倒也適合出遊。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今天起五天(即八月五日至九日),阿姆斯特丹將舉行一連串同志慶祝活動(Pride 2004 Amsterdam, 5-8 August)。

早上突然下起大雨,別擔心,荷蘭天氣習慣了就知道,晚一點就會放晴。
果不其然,晚點雨就停了,下午天氣也好些,雖然陽光不強,倒也適合出遊。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The thrill is gone
The thrill is gone
I can see it in your eyes
I can hear it in your sighs
Feel your touch and realize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後記:同性戀是「理性」的具象?

一、理型世界的重視:一切歸諸「哲學」

在柏拉圖的理論中,一切精神的活動都附屬於哲學。愛與美是相關連的。靈魂未生之前不為形體所束縛,存在於純粹的觀念世界或理型世界的沈思裡。一淪為肉體,浸沒於感覺世界中,便忘了觀念或理型。一個美的對象可以使靈魂憶起這個對象的原形,一個美的觀念。易言之,現實世界中的人類必須透過對美的事物的愛喚醒理型世界的至善原型。而此種對於美的愛可分為前後階段性兩種。起初為「情緒的愛」,人類理性對於觀念的盲目捉摸,理性尚未認識其自身之為理性,只能以感情的形式顯現出來。易言之,是一種近乎本能的衝動,一但理性逐漸形成,便成為「靈魂的愛」,理性逐漸認識自我,靈魂知道所有對象的美都是一樣的,複雜表現中共同的因素,成為歸納中的理性,最後成為觀念世界中完全的合理的認識,亦即哲學。愛便是本然的理性。因此,在柏拉圖的哲學中,觀念與歸納是認識甚至成就理型世界的不二法門。人類對於美的愛戀是發乎人性的,不在人之為知覺的或感情的動物,而是人是合理的動物,亦即人類透過理性思惟而認識歸納美的「觀念」。而愛是理性的極致,透過自我完全的認識,不在情感與直觀,而在觀念的合理的領悟。 (註四十二)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喬治亞斯」篇(Gorgias)

在本篇中最重要的討論中心為,什麼是生命的意義?克里克斯(Callicles)認為最好的生命來自最大慾望的滿足,「食色性也」!因此帶出與本文相關之處,亦即性與情慾如同肚子餓的時候會想吃飯一樣,一方面是人性的自然反應,另一方面則以情慾的滿足為人類生命的最佳表現。相反地,蘇格拉底則反對克里克斯的說法,其認為沒有任何歡愉(pleasure)本質上就是有價值的,重點在於痛苦的彌補與去除。蘇格拉底並舉「被動性角色」(kinaidos)的快樂,即「出賣肉體」為例,蘇格拉底認為任何性行為或性衝動都只是一種解放,其實並無任何痛苦的去除,因此以克里克斯的看法,並無滿足任何慾望;但是蘇格拉底並非及因此否定性或情慾,其認為精神上與肉體上的情慾彼此之間並無好壞之分,只有先後,無關道德上判斷。亦即,柏拉圖延續饗宴篇中的討論,再次說明情慾的程序觀,惟於本篇中對於同性戀並無正面論及,亦無討論婚姻的價值。(註三十二)

四、「共和國」篇(Republic) (註三十三)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