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在歐洲,我為感謝朋友的友情,偶而會寫書法贈與作為我最衷心的謝忱。

一開始我送書法給朋友時,都是簡單將宣紙打捲贈與,並沒有想到表框之類。一方面是我喜歡中式捲軸裱褙,這在歐洲幾乎不可能做到;二方面是這些好的框架,在歐洲索價不菲,並非我所能負荷。

前年在西班牙我第一次寫書法送給土耳其Ali同學當生日禮物,雖然只有簡單四個字,在場眾人莫不讚嘆;隨後,我寫了三幅尺牘成一首五言絕句描述自己生活在Onati的心境,送給我在西班牙認識的第一位西班牙好朋友Inaki。Inaki不久便十分隆重地將那三幅書法送到當地唯一一間藝廊裝裱,懸掛在他的客廳;每回我們通信,他總不忘提醒我,我送給他的那三幅書法,他一直都掛在客廳,就像我們之間的友情一般,他時時牽掛、牢記。不久我前往這家藝廊,主人對我的書法印象深刻,還問我有沒有興趣給他們寄賣?我這一手字哪能登大雅,當然予以婉拒,也才知道,原來Inaki表框三幅花費不少錢啊!

第三次是送給克羅埃西亞的同學Branka當生日禮物。因為我手上有唐詩英譯本,便由她在其中選一首喜歡的唐詩詩句書寫成對幅。

第四次是我在Onati學巴斯克語的語言學校。因為學校教材有中文翻譯,同時我離開前有其他中國移民前來學習巴思克語,我便在離去前送給我的語言老師Roberto一幅匾,上寫「歐尼亞提巴斯克語言學校」送給他留念。昨天他回信給我,附上了這張照片,他已經將我送的學校中文標牌掛上。



在西班牙最後兩幅書法,則分別贈給Ainhoa與Patrick。Ainhoa是學校圖書館館員,我跟她交情深厚,一方面是我對巴斯克語的高度興趣與學習熱忱,她是我的巴斯克語小老師;另一方面,經由她,我認識了許多當地的巴斯克人,都是她從小到大認識的好朋友,她與她的朋友待我非常,如同他們一起成長的好友,週末便經常與他們徹夜飲酒作樂!而Patrick是威爾斯人,威爾斯大學研究少數族群語言的博士候選人,那一年他到Onati三個月,很快因為他純熟的巴斯克語,以及一種莫名的投契,我與他不久就成為經常出遊的夥伴。在我離去前,他送我一本唐詩的巴斯克語翻譯本;是的,你沒看錯,是中國唐詩翻譯成巴斯克語的選集!我便請Ainhoa與Patrick在其中選擇他們最喜歡的一個句子,謄寫成幅送給他們留念。

如今看到Roberto寄來的照片,以及他難得的英文話語,那曾在西班牙Onati小鎮所發生的深刻記憶,竟有如一秒放映投影片般,巨大身影的往事與感情將我帶回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年!



我巴斯克語學校的同學:中間站立的一對雙胞胎老奶奶,他們做的蛋糕超級好吃!

而這習慣從西班牙回米蘭後便繼續著,作為我對好朋友的祝福與留念之情。

而首揭便是我送給Rolando的書法,框架購自Ikea。我很高興他將這幅書法掛在書店明顯之處。

或許,當你下次造訪米蘭的同志書店時,看到這幅我為她寫下的中文姓名,會感到一些來自台灣親切的歡迎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