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或許是美國主流電視台製播黃金時段電視劇第一場男同志伴侶婚禮?

美國廣播電視ABC自兩年前製播的電視劇Brothers & Sisters,即將進入本季(第二季)最後兩集,其中高潮應屬劇中同性戀角色Kevin Walker與其伴侶Scotty Wandelly在第十六集(最後一集)所舉行的同性婚禮,在美國撥出時間將是五月十一日晚間九時。巧合的是,加州州最高法院,日前於同性婚姻合憲性一案中結束兩造言辭辯論,據匿名消息指出,州最高法院可能於五月下旬公佈其判決結果。





從地理來看,加州是美國西岸同志運動的主要根據地;舊金山、洛杉磯、好萊塢等都有歷史悠久的同志平權運動的歷史與蓬勃的同志文化發展;在政治上,加州州民的政治傾向上雖然較偏自由、開放,在現任州長Arnold Schwarzenegger的政治立場下,同性婚姻合法化之路,卻也看似前途未卜。





美國同性婚姻合法化運動向來採取司法途徑,尋求司法機關透過憲法解釋以承認同性伴侶關係的法律地位,在加州也不例外。雖然早在一九九九年,加州若干郡市便以「法定準同居伴侶關係」(domestic partnership)賦予同性伴侶若干法律上的權利,雖然最初制度設計所賦予同性伴侶極少數的法律上權利,但仍創美國保障同性伴侶關係之先河。之後,歷經數次修法擴張法律對同性伴侶的權利保障範圍,二○○六年元旦新法生效之後,加州法定準同居伴侶關係,其權利保障範圍已幾乎等同「法定準婚姻關係」,登記為法定同居伴侶關係之同性伴侶,其權利完全等同於異性戀伴侶;然而,隨著加州「防衛婚姻法」制定,以及其他各州同性婚姻合法化運動在司法途徑上的突破,加州同志平權運動組織也開始透過司法途徑,尋求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可能性。所謂加州「防衛婚姻法」並非由州議會立法所通過的法律,而是加州州民於二○○○年經由公民投票,以所謂「第二十二號創制案」(Proposition 22, Prop 22)過半數同意,將加州民法原本未規定婚姻締結當事人之性別要件,修正為「一男一女所締結的民事伴侶關係」。

於二○○四年二月,案件分別在舊金山與洛杉磯州地方法院成案,後併案由舊金山地方法院審理;案件受理同時,舊金山市政府於同年二月十二日,則首度頒發同性伴侶結婚登記證書,並引發市政府該作為是否逾越其權限,州政府與若干支持傳統婚姻價值之民間團體,亦同時向州最高法院申請禁制令,州最高法院經言辭辯論後,旋即於同年八月十二日判決認定舊金山市政府無權對同性伴侶頒發結婚登記證書,並宣告其所頒發之結婚證書不具任何法律效力。

至於同性婚姻合憲性之判決,則於二○○五年三月十四日,舊金山地方法院法官Richard Kramer作出系爭限制同性婚姻之法律,係以性別作為法律適用與否的分類標準,因而抵觸憲法禁止性別歧視之平等權條款而屬違憲。在此同時,加州州議會更以分別以多數通過立法(所謂「Assembly Bill 849」),賦予同性伴侶合法登記結婚之權利,然而旋即遭州長Schwarzenegger以上述第二十二號創制案的「民主多數決」為由予以否決。雖然之後州議會於二○○六年再度提案(AB 43),隔年通過立法後仍遭州長於二○○七年年底以同樣理由予以否決。

至此,我們可以觀察到加州同性婚姻合法化運動的複雜性:

一、加州案例同時牽涉到三權分立與民主原則。在此議題上,行政(州長否決)、立法(議會通過)、司法(一審判決違憲)分別都做出其決定,同時,在直接民主之下,加州州民經由公民投票修法。

二、理論上,在美國三權分立、制衡的制度設計下,州議會立法、州長否決、州議會在立法、尋求司法機關解釋,這種互動程序的過程本是常態,但是,在同性婚姻合法化過程中,行政與立法兩權在這種極具道德爭議性與政治敏感度的議題上,往往便無法經由理性思辯討論而獲得共識,因此,司法機關的角色與介入時機,便成為相當重要的變數

三、然而,美國司法機關人事提名,聯邦層級(總統)與州層級(州長)的人事均由行政首長決定,這原本也是權力分立制度設計的一環,一方面容易判斷案件立場與走向,另一方面卻也埋下政治立場紛擾的隱憂。

四、雖然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Romer v. Evans, 517 U.S. 620 (1996)一案中曾經由多數意見認定所謂立法者「惡意」構成嚴格審查基準的適用,使得該案中Colorado州的修憲條文宣告違憲,似乎認定在既有憲法架構下,任何修憲仍須符合原有憲法精神與條文意旨。在加州案例中,公民的法律創制,自然更須服膺加州憲法的規範意旨。我的立場是:司法者在面對直接民主如公民投票的憲法或法律創制或複決案時,法院得以事後審查介入,針對系爭直接民主的結果,判斷是否會因此阻礙影響所及的社會少數群體在政治參與上的機會?是否會因此加深一般大眾的刻板印象?以及是否會造成該系爭族群在公民社會生活上不當負擔?若是,則司法機關應介入以嚴格審查

五、民意與反多數決:透過司法途徑宣告代議民主制度下之立法,歷來已經招致如「反多數決」等批評,因此,司法介入直接民主如公民投票等人民意志的直接表現,其爭議性更大。當州議會以立法賦予同性伴侶關係合法化時,州長以舊有加州州民創制案的結果予以否決,究竟依憑的是新民意還是舊民意?州立法與州民創制的結果,其位階與適用優先順序又為何?

同性婚姻合法化爭議案件上訴二審法院,二○○六年七月,加州二審法院法官以二比一推翻地方法院的見解,認定加州定義婚姻為一男一女的限制,並未構成性別歧視,同時,州政府為維持傳統婚姻價值與社會共識,其政府利益也符合合理審查基準,因此認定並未抵觸州憲法相關規定。旋即於同年十一月,案件上訴加州州最高法院,州最高法院於今年三月四日則罕見地舉行歷時最久的言辭辯論,分別由持正反意見的八位律師進行聽證。

論辯雙方的爭執點與其他州相似,著重在是否構成性別歧視與適用何種審查基準。但特別的是上述加州立法與政治背景的特殊性,同時,也涉及加州州最高法院歷來的立場。第一,加州是美國第一個針對所謂異族通婚限制之合憲性做出違憲判決的州最高司法機關(See Perez v. Sharp, 32 Cal. 2d 711, 198 P. 2d 17 (Cal. 1948),甚至早於聯邦最高法院(See Loving v. Virginia, 388 U.S. 1 (1967))。第二,加州州最高法院的司法立場向來較為尊重立法者對既有政策的決定。在同性婚姻合法化議題上,加州州最高法院認為在既有法定準同居伴侶關係法之下,立法者將有更多空間決定該議題未來發展,司法者不宜輕易介入而影響立法者的權限。

從言辭辯論的過程中,加州州最高法院法官們有以下議題的考量:

第一,司法者的份際:假如立法者已經逐漸透過立法達成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實質效果,而達到實質平等的結果,則司法者是否仍有必要介入該議題。

第二,名稱爭論:既然達成實質平等的過程逐漸進行中,司法者是否有必要對同性伴侶關係其「婚姻」關係名稱介入而表達立場。

第三:同性戀者憲法地位的確立:賦予同性婚姻合法化並非因應同性伴侶特殊要求,而是賦予同性伴侶與異性戀伴侶同等權利,併同受憲法加以保障。

原則上,州最高法院必須於言辭辯論後九十天內做出裁定,從言辭辯論的提問看來,州最高法院首席法官Ronald M. George與法官Joyce L. Kennard可能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法官Marvin R. Baxter, Ming W. Chin與Carol A. Corrigan則可能持反對立場,最後兩位法官,Carlos R. Moreno法官對是否使用「婚姻」這兩個字持保留立場,至於一般認為立場自由派的法官Kathryn Mickle Werdegary則於本案中傾向支持加州州政府的立場。因此,從「數學計算」上來看,加州這件案子獲勝的機率似乎不高。

或許是聞到些許氣息,美國熱門影集Brothers & Sisters(中文絕佳介紹,請見:【遙控器】Brothers and Sisters【遙控器】Brothers and Sisters_Season II)在第二季的結尾,來上這麼一個在加州的同志婚禮,其意義自溢於言表。但相較於加州人盛大的戶外婚禮,這場同志婚禮在家裡默默舉行,兩位新郎官們則穿著簡單的春裝,不見一般婚禮正式服裝的隆重,或許也正反應出即將到來的加州州最高法院判決,並未如加州同志平權團體所預期的正面結果吧?!





PS: 從照片來看有點不連戲。前一幕小白(Kevin Walker)的領帶還打得不怎麼樣,下一幕就出現我認為打領帶必備的「酒渦」!



PS2: 美國同志雜誌Out Magazine五月份封面專訪B&S該劇執行製作人暨編劇 Greg Berlanti(see BEING BERLANTI),沒想到他還是我很喜歡的電影The Broken Heart Club的編劇與導演呢!他同時也是公開出櫃的男同志。

PS3: 網路上被稱為愛情小白目的Kevin,在第二季第十五集中,在家中沙發旁單膝下跪向Scotty求婚。

小白也有漂白的一天啦!



求婚背景主題曲為澳洲女歌手Missy Higgins所唱:Warm Whispers。



Your warm whispers
Out of the dark, they carry my heart
Your warm whispers
Into the dawn they carry me through

And I'm weeping warm honey and milk
As you stay surrounding me, surrounding me

Your warm whispers
Letting me drown in a pool of you
Your warm whispers
Are keeping the noise from breaking through

And I'm weeping warm honey and milk
As you stay surrounding me, surrounding me

Yeah I'm weeping warm honey and milk
As you stay surrounding me

Your warm whispers
Your warm whispers

And I'm weeping warm honey and milk
Your warm whispers
Yeah I'm weeping warm honey and milk
Your warm whispers

Yeah...*something something*
Ohh...*something something*

Your warm whispers
Your warm whispers
Your warm whispers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M.
  • 原本就猜你會寫這篇相關,沒想到居然是長這樣!果然是專長與興趣上的差異啊(笑)!

    不過呢,我個人覺得,這篇唯一令人感到遺憾的地方是,你居然沒指出小白在這正式的場合忘了袖釦這件事XD
  • 呵呵,不知道你想像中我會寫些什麼呢?

    有啦!不要因為你不喜歡小白就冤枉他啦!從第二張劇照小白右手袖口的樣式來看,那是袖扣專屬的襯衫。

    narzissmus 於 2008/05/01 02:52 回覆

  • lgbt
  • 有關州長應該遵循新民意或是舊民意完成立法。有個問題是,一項意見沒經過法律程序,新任州長該如何遵循新民意。僅僅因為新選舉完成,然後根據他參選的政見嗎?

    看了那段影片,不小心眼淚流出來了,真是哭點很低。
  • 既然沒有經過法律程序,在法律上便沒有效力,自然也無法拘束行政機關。新任州長當然對其政見應負實踐的「政治責任」,但並非即謂在法律上對其產生拘束力。

    所謂新舊民意,在法律上用語是考慮其民主正當性,但這種數字遊戲,很容易在民主與民粹之間變質,我並不認為有太大意義。我比較在意的是政策本身的合憲性與正當性的討論。

    美國各州目前針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問題的爭論,一部份重點在於法律位階與適用問題。以加州為例,加州州民透過憲法增補的方式修正關於締結婚姻當事人的要件,位階上屬於憲法層次,州立法機關修法,在位階上自然不得抵觸憲法,而這才是加州州長否決的正當性,而非其宣稱民意新舊問題;換言之,除非再次透過修憲或由司法機關宣告系爭修憲增補條文違憲等方式,否則,仍然抵觸法律適用位階原則。

    但其他州假如是透過立法機關修「法」制定州法層次的DOMA,新立法機關成立後,自然可以修法,新任州長這時候說依據其當選的新民意,從而根據其參選政見,假設是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將法律予以否決,則是民主制度的常態。之後當然便是正反意見支持者如何繼續在三權間角力問題。

    PS: 對我來說,這段求婚雖然不夠浪漫,卻也令人感動,也頗符合劇中對小白的設定。

    narzissmus 於 2008/06/12 16: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