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龍山寺的月老祠。S.M.,我幹嘛也幫你求了一條紅線啊?!)

台灣的宗教是功利主義的具體實踐。凡名刹古寺、大殿小廟,必有文昌與月老。功名不致使為五斗米折腰,愛情只求滄海之水、巫山之雲。

然而,有一次電視節目介紹台北一間香火鼎盛的月老祠時,一位女性執事在介紹繁雜的祈願程序之後,卻說了一句話,要同性戀者止步。她說,月下老人只會成全兒女之情、男女之愛,同性戀者最好不要前來膜拜。

不久之後,台北便有同性戀者專屬的月老祠,叫兔兒神。

這是清朝詩人袁枚在「子不語」雜記第十九卷記述的故事:

國初,御史某年少科第,巡按福建。有胡天保者愛其貌美,每升輿坐堂,必伺而睨之。巡按心以為疑,卒不解其故,胥吏亦不敢言。居無何,巡按巡他邑,胡竟偕往,陰伏廁所窺其臀。巡按愈疑,召問之。初猶不言,加以三木,乃云:「實見大人美貌,心不能忘,明知天上桂,豈為凡鳥所集,然神魂飄蕩,不覺無禮至此。」巡按大怒,斃其命於枯木之下。

  逾月,胡托夢於其里人曰:「我以非禮之心干犯貴人,死固當,然畢竟是一片愛心,一時癡想,與尋常害人者不同。冥間官吏俱笑我、揶揄我,無怒我者。今陰官封我為兔兒神,專司人間男悅男之事,可為我立廟招香火。」閩俗原為聘男子為契弟之說,聞里人述夢中語,爭醵錢立廟。果靈驗如響。凡偷期密約,有所求而不得者,咸往禱焉。

  程魚門曰:「此巡按未讀《晏子春秋》勸勿誅羽人事,故下手太重。若狄偉人先生頗不然。相傳先生為編修時,年少貌美。有車夫某,亦少年,投身入府,為先生推車,甚勤謹,與僱直錢,不受,先生亦愛之。未幾病危,諸醫不效,將斷氣矣,請主人至,曰:『奴既死,不得不言。奴之所以病至死者,為愛爺貌美故也。』先生大笑,拍其肩曰:『癡奴子!果有此心,何不早說矣?』厚葬之。」

女執事大概也沒讀過晏子春秋吧?!

傍晚大雨。

夏宇說得好,

「每逢下雨天
我就有一種感覺
想要交配...」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M.
  • 當然是因為我也會有想和人交配看看的衝動啊XD
    紅線要幫我收好啊,等你衝破死亡線後,記得寄給我!我能不能交配就靠你了(握拳XD)。
  • 就讓我衝破死亡線,沿地中海海岸線徵到友再寄給你吧。(搗蒜XD)

    好心腸的SM總不忍心讓我一個人看著你登上挪亞方舟吧?!(眨眨眼XD)

    雖然我不用被她拯救...

    narzissmus 於 2008/07/01 0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