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recht歷史最悠久的同志酒吧。

原載於立報「性別版」(26/08/2008),完整介紹如下。

--------------------------

今年五月二十七日於德國柏林揭幕的同性戀者受難紀念碑,彷彿再度提醒著人們,仇恨與偏見的歷史可怕的一頁。

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同盟國的勝利,在德國納粹主義與歐洲法西斯主義的迫害下的受難者,逐漸在政治、法律、社會各層面獲得平反;全世界各國透過樹立各式各樣的紀念碑與展覽活動,向世人宣示這一段殘酷的事實。然而,所有活動看不見同性戀者的身影、所有紀念追悼抹去了同樣這一段可怕的歷史中,同性戀者受難的事實。假如我們記憶猶新的話,直到二○○一年,法國同性戀者才能在紀念納粹集中營受難者紀念碑的全國追悼儀式中出席;當戰後歐洲各國不斷樹立納粹集中營受難者紀念碑,直到一九八七年,第一座屬於同性戀者的受難紀念碑,才終於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默默地」樹立。相隔二十年后,德國政府終於也在柏林「猶太人受難紀念碑」的對面,正式樹立同性戀者受難紀念碑。

歐洲同志受難紀念碑的興建

隨著阿姆斯特丹同志紀念碑樹立後,歐洲其他國家也在當地同志平權組織的奔走努力下,漸漸有其他同志紀念碑出現(參見Memorial LGBTGay Memorial的整理)。目前除去有同志色彩的紀念標誌(如同志作家或同志運動者的墓碑)之外,歐州約有荷蘭、德國、西班牙、英國、義大利、奧地利等國,有專為二次大戰期間於集中營死亡的同志受難者紀念碑。有關納粹集中營同志受難紀念碑之興建歷史沿革與說明,可參見Matt & Andrej Koymasky網站之整理。

荷蘭除著名的阿姆斯特丹同志紀念碑之外,分別在海牙、烏特勒支(一九九九年五月間興建)兩城共三座同志受難者紀念碑。


Foto: Stijn Hupkes

海牙同志紀念碑位於Koninginnegracht分隔林道上,由荷蘭著名雕塑家 Theo ten Have所設計,於一九九三年落成。雕塑概念來自於身為同性戀者自我認同的過程底座由藍色代表同性戀者在日常生活中所遭受的歧視之社會現實,在綠色所代表的社會環境中,透過社會改變與自我轉化的樞紐,進而轉換成粉紅色,用以代表同性戀者能夠驕傲地自我認同與爭取應有的社會認同與自我權利

海牙同志紀念碑目前由海牙Onderde18 De Vrijeschool(第十八區自由學校)所認養維護。


Foto: Dear Harry

荷蘭第三座同志受難紀念碑則是位於烏特勒支的主教堂廣場(Domplein)上,由自由女神手持火炬形象,代表曾在荷蘭同性戀除罪化之前,因此受起訴入獄的同性戀者,已走出黑暗、迎向光明



德國除日前揭幕的柏林同志紀念碑之外,最著名的應屬法蘭克福的同志紀念碑『天使』;另一個著名的同志受難者紀念碑,則是在西班牙同志渡假勝地Sitges海邊的同志紀念碑。

粉紅倒三角的標誌

歐洲這些同志紀念碑,最大的共同特色,便是使用在集中營中,標識同性戀者的粉紅色倒三角形圖形,作為紀念同性戀受難者的圖騰。實際上,倒三角形在集中營使用作為標識不同族群,同性戀者是最早被接受以粉紅色倒三角形作為普遍使用的標誌。然而,早期標識同性戀者,除了粉紅色倒三角形(兩者均代表女性而用以貶抑同性戀者—特別是男同性戀者—的象徵)之外,還有使用上有大寫字母A的黃布縫製於同性戀者褲子屁股處,用以表示「屁精、喜歡親吻屁股之人」(”Arschficker”),或者將粉紅色三角形放大,作為更加容易辨識同性戀者之用。當然,所有這些標誌,都是作為集中營統治階級用以展示權力的象徵、用以抹煞所有人性與摧毀所有日常生活,甚至在集中營受難者間,也作為彼此階級區分的象徵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