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傳統上每年六月是全世界同性戀者的驕傲月,那麼2008年的九月,無疑地是義大利的同志驕傲月:像是推倒骨牌效應般,接連義大利各階層開始有從業人員驕傲出櫃。

同志警察:Fabrizio Caiazza

Caiazza是米蘭市地區警察(義大利警察分類很複雜,從中央到地方、交通路政、警政、稅務等等),在今年五月義大利免費同志資訊雜誌Clubbing以「全副武裝」登上該期封面人物,並接受雜誌專訪坦承其同性戀身分。

我之前在其他文章裡曾大致描繪出義大利的「同志文化」。假如Caiazza是「低調地」接受這種小到不能在小的同志小眾刊物的專訪,大概波瀾不興,不會引起義大利社會太大的注目。問題在於Caiazza大動作地著警察制服並登上雜誌封面,便引來其他保守的社會勢力的不滿。

但更關鍵的問題是,為什麼Caiazza不能大動作地宣示他的同志身分以及作為警察的「職業身分」?這項在工作職場反歧視的原則,是歐體法上一開始就承認的重要原則,也在之後幾項指令裡承認該原則擴及禁止性傾向歧視,並嚴格要求會員國依據指令設令相關專責機構與修改內國法規,以符合歐體法與相關指令的精神。假如這項原則已經在義大利獲得實踐,為何Caiazza的封面事件成為一項「焦點」?

十分保守的米蘭市政府在之後針對Caiazza封面事件做出行政處分,由副市長 Riccardo De Corato開記者會對外說明,米蘭市政府並非針對Caiazza的「個人隱私」予以侵犯,或因此歧視其性傾向,而是Caiazza在未經報備並獲得准許的情形下,擅自以警察制服的「形象」出現在媒體上,將造成對市政府與所屬警察機關「不必要的困擾」,有損國家行政機關「中立」立場,因此才對其做出警告。

這在法律上的確是一個界限模糊的爭點。還記得當年紅衫軍抗議隊伍中出現現役軍人與軍訓教官著軍服參與抗議行動的爭論嗎?軍服或警察制服等此類象徵國家公權力行使的象徵,在穿著與出現場合上是否有加以規範與限制的必要?而紅衫軍事件所代表的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集會結社與言論自由),在Caiazza的案例中,是否有相同的保障?如同不時發生我國現役軍人以軍服自拍而張貼在個人相簿中,所涉及的爭點是否一致?更重要的問題是,當出現這種類似案件時,司法機關應如何判斷行政機關是否有性傾向歧視?

右派保守政黨人物: Alberto Villa

義大利右派保守政黨UDC在Genova地區的重要政黨人物Alberto Villa,在日前接受平面媒體針對明年義大利全國同志遊行,預定在Genova舉行而遭市政府禁止事件之專訪,坦承其同性戀身分。在義大利政治圈裡,同志或變性人身分並不是一個重要的阻礙,端視所屬政黨在該議題上的立場,以及各該代表的社會力量等政治現實。

Villa出櫃的象徵意義,在於其所屬政黨極端保守的屬性與政治立場;更現實的問題是,Villa恐怕不是義大利右派政治圈裡唯一的同性戀者。至於Villa另一個身分,其身為天主教徒,也牽動著義大利政治圈與教廷之間複雜的權利互動。

同志新聞主播: Paolo Colombo

與義大利政治圈一樣,義大利演藝圈與新聞界有許多同性戀者也不是一件「新聞」。以新聞界而言,最著名的人物當屬Alessandro Cecchi Paone。Cecchi Paone當年被指為同性戀者,而後寫了一本類似自傳體的書「間接出櫃」。Cecchi Paone在義大利電視圈頗具影響力,而之所以說間接出櫃,在於Cecchi Paone本人始終未明白承認其同性戀身分,而在書中只模糊帶過這個性向認同的問題。我曾經在朋友引薦下見過本人一面,也相約與他訪談,可惜這位先生實在很忙,還要上義大利八卦實境節目,最後不了了之。

而Colombo的出櫃之所以備受關注,便在於他明確地承認其同性戀身分。Colombo是義大利民營電視台La Sete (La 7)著名的體育新聞主播。日前在被義大利同志網誌披露,Colombo與義大利同志足球隊Kingkickers一同出現在米蘭著名同志酒吧Borgo,以及Colombo擔任體育新聞主播與採訪時,有明顯地「偏愛」男性運動員,因此,懷疑其性傾向,並鼓勵其出櫃。

沒想到Colombo隨後接受專訪,便直接坦承其同志身分,說道︰「到了這個節骨眼了,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沒錯,我是同志!」並據同一同志網誌獨家報導,Colombo將在下週五(九月十九日)自己的節目中公開出櫃,也將是義大利同志社群的「勝利」(Colombo的體育節目名稱便是「勝利」)! 該專訪中也簡短涉及同志運動員的問題。

同志軍人: Nicola, Marcello e Salvatore

最新的義大利同志新聞則是有三位義大利同志軍人接受媒體專訪,討論在歐洲同志服役所面臨的種種問題。

平心而論,不管是同志運動員、同志警察、同志軍人、同志教師、同志記者、同志政治人物,性傾向本就無礙於每一個人在社會各階層、各個角落的存在,只是我們應如何面對同志設群的多樣面貌,以及不同階層的同性戀者所面臨的不同問題與困難。 對這些同志而言,「出櫃」是他們如何面對自己生命的個人選擇問題,而非出櫃之後是否成為同志偶像的崇高目的。至於對同志社群而言,是否真有指標性作用,倒是見仁見智了。

對台灣的鄉民而言,或許會好奇,在台灣,誰是同志警察、政治人物、軍人、新聞主播....?又有誰有「勇氣」出櫃?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M.
  • 先花癡一下,義大利的警察制服穿起來我覺得比德國小綠好看(喂XD)。不過,台灣之前也面對這這樣的問題啊,記得先前某party不是也有穿制服的脫衣猛男事件?

    回到結論。我覺得我傾向「具有指標性」的立場。或許追根究底,我相信資訊可以作為一種教育的正面力量。

    這很像是我第一次看李幼新那本《男同性戀電影》,第一次看號角那一系列的書,第一次看動作片一樣,接觸這一類的資訊,所帶來的是一種新的訊息刺激。它讓人瞭解這世界上是有這種可能性的,跟我想要的一樣。公眾人物的出櫃,某程度上可以提供正束縛在異性戀主流價值的人一種可能:「啊!原來同性戀也可以是XXX」,而不是閒言閒語地說著「喔~那個XXX可是個Gay呢」。

    當然,出櫃者本身需不需要擔負起這樣的責任,又是另一個涉及公眾人物所佔有的資源及相對責任問題。
  • 花癡當然是花見會的宗旨囉!
    為了向你致意,以及表示對你看法的認同,特地修改標題,更能符合我們討論的焦點。

    繼續花癡。假如是「制服控」的話,義大利真是一個好地方。義大利警察與軍人分類之細,大概是歐洲國家僅見;每個不同職務的警察與軍人又有不同的制服,義大利人對偉大的義大利/羅馬歷史文化傳統又十分講究,許多制服都有來源的歷史背景:誇張的羽毛大帽、披風、長靴,連軍校生放假出門走在路上,一身英挺制服、披風與配劍,走路都像風一樣。

    那個走秀出現的警察制服穿戴,涉及不具該身分而穿戴制服的管制,關注視聽混淆,沒有特定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有些歐洲國家是明文禁止一般民眾穿戴軍警制服;而具該身分穿戴軍警制服現身,則涉及現身場所對特定政治立場的言論自由管制,仍有若干些微差異與核心議題的不同。

    至於出櫃的指標性意義,我覺得要分為因身為公眾人物出櫃與因出櫃而成為公眾人物之不同。你說的當然是前者,這類具有社會資源與社會教育功能的公眾人物,在某個程度而言,他們的出櫃才有可能作為主流異性戀社會價值的一種反省與對映;而因「出櫃」這個社會獵奇而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一方面在個人主觀立場上可能完全沒有出櫃的準備,二方面,在客觀上,對社會教育而產生的正面力量也相對薄弱,更何況這是否侵害個人私領域的隱私權也值得商榷。同時,你提到的啟蒙作用,可能也會隨著個人性傾向的不同而有所差別。

    無論如何,我同意你的基本立場;套用Bourdieu的說法,「現身」便是對同志平權運動一種「象徵性資本」。


    narzissmus 於 2008/09/16 00: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