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7 Wed 2008 12:09
  • 知道

 

 



我知道會是這麼流出來
美工刀生鏽的切痕有著幾滴最初的生命
在交會時凝固

我知道會是這麼流出來
只是尋找一個美麗的開始是困難的
持刀的手要改變安靜的姿勢

我知道會是這麼流出來
看不見憂鬱換上歡愉的眼神
猶豫垂直或平行的方向
哪一條才是真理的道路

而我不知道會是這麼流出來
沒有人告訴我
脆弱的
是心
還是藍色的動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P
  • 要踏上哲學之路還要先走上蛇路呀 哲學家還真是辛苦 XD
  • 那是當然的囉。

    走過了蛇的誘惑,才會看見黑格爾的哲學路。

    narzissmus 於 2008/09/17 23:34 回覆

  • 黑洛特
  • 蜿蜒崎嶇啊!
  • 這真是喧賓奪主的寫照。

    照片不是重點啦!「知道」才是。

    不過,那條路的確蜿蜒,卻能看見最美的風景。


    narzissmus 於 2008/09/17 23: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