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2714  

日前經媒體轉述,陳水扁先生在其所涉案件訴訟程序中,指稱其「據聞」總統馬英九先生與某人有「曖昧關係」之偷拍光碟,又再度挑逗歷來台灣政治人物對馬先生不夠男子氣魄的死角,同時也重演暗諷馬先生「性傾向」的懸疑劇。

護主心切的立法委員立馬振詞:馬總統很
Man!

 

在男性為主的政治權力場域(domination masculine)裡,用「性傾向」作為政治攻訐的手段司空見慣,除了社會仍對同性戀有著極深的刻板印象所能帶來的政治負面能量,足使對手不利;其更深層地反映政治權力場域裡「象徵性資本」(capital symbolique)的不對等。政治人物透過性別概念詮釋者的地位,建立遊戲場規則:政治運作需要決斷力與執行力,而只有男性代表著所有政治運作所需的一切象徵;因此,將對手貶抑為女性,即可取得象徵性資本。當然,這套遊戲規則,隨著冰島女同志總理的上台而有所不同,但其改寫遊戲場規則的可能性極小,因為遊戲規則的建立,仍然依靠著參與者的「慣習」(habitus),也就是政治場域中,遊戲者(包括支配者與被支配者)都仍在自發性的「彼此合作」而不斷調整但仍維持既有的遊戲規則。

從「馬總統很
Man!」這句話的邏輯連結,表示同性戀者都是娘娘腔、沒有Guts,而馬總統不是同性戀者,所以不是娘娘腔、有Guts,很Man;反之亦同,因為馬總統很Man,所以不是同性戀。

 

這樣的回答不智嗎?當然不是!這當然是用台灣社會多數人的政治語言,取得了政治權力場域中的象徵性資本。問題是,我們仍然願意玩這套遊戲規則嗎?假如我是總統府發言人,我會怎麼回應?是依據馬總統四字真言「謝謝指教」一語帶過?是嚴正駁斥空穴來風的無稽之談?是如立法委員豪邁地說「馬總統很Man」?還是會說:

 

「馬總統獲得人民支持的原因不是因為他是異性戀者,而是他對於我們國家未來四年發展的規劃獲得人民贊同。我相信對馬總統而言,不管是同性戀者或異性戀者,都是我們的人民、我們的兄弟姊妹、我們的朋友。同性戀者也跟異性戀者一樣,在這塊土地上、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為這個國家、這個社會貢獻己力,在多數人對他們仍然存有誤解與歧視的環境中堅強地為自己的人生而努力。藉這個機會,馬總統呼籲大家給予同性戀者平等的尊重與對待!謝謝!」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falizizi
  • 如果你是的話, 該有多好~~ (唉)
  • 哪一天你成為總統府主人或者「女主人」的時候,別忘了提拔、提拔小弟我就好了!
    我只能說,那個誰誰誰果然是台灣的吹笛人!
    http://tinyurl.com/dzoyqa

    narzissmus 於 2009/02/28 10:24 回覆

  • S.M.
  • 「吹敵人」用得真好!但說真的,這件事我完全不想參與討論。一堆「據聞」、「聽說」,講得一副自己「證據確鑿」的樣子,但其實根本就是政治操作,啥時懶叫往哪擺也是誠信問題?更別提這不只是性別歧視,還牽涉到種族歧視,既然要尊重性別多元,表態出櫃又何必?反正就是前黨魁瘋了大家跟著鬧。

    無聊至極。
  • 我想誰都不否認這是政治操作,而且是極度不入流的手法,所以,我並不覺得應該隨之起舞,而是討論站在當事人的立場,他或他的發言人應該怎麼不淌混水,且須陳述執政者的高度以對社會不同性傾向族群的尊重。

    narzissmus 於 2009/03/01 20:33 回覆

  • 黑洛特
  • 您的回應,溫和而又嚴正,真是受教了。不過,吹笛人對外籍配偶的「關懷」尚言猶在耳,現在又對同志「關懷」,的確令人「印象深刻」與慶幸....
  • 說那位先生是吹笛人還算是抬舉他了,他只不過是隨之起舞的鼠輩之一。

    narzissmus 於 2009/03/01 20:36 回覆

  • vincentdear
  • 如果我是總統府發言人,會把球踢回去,讓民進黨負舉證責任:

    民眾們可以看見號稱尊重人權的民進黨,卻以一副“同志很噁心“的嘴臉在問政,相信尊重人權的民眾,以及全部男女同志,都知道下次選舉千萬不可支持只會講不會作、不尊重人權的民進黨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越是好好跟他講,他越是不信,還越覺得你不夠man。乾脆把球踢回去,順便戴頂帽子。

    說一句實在話,我不在乎馬英九是不是,那不重要,但我在乎同志是不是被汙名。



  • 在台灣政治上這麼操作,只不過是惹糞上身,這一群人根本不會跟你談什麼證據,他們就是要潑糞潑尿,讓大家一起臭!

    我倒是對同志團體的動作很失望!什麼「同志生氣了!」,誰鳥你生不生氣啊!,軟弱無力的幾點聲明,又能有什麼作用?徒在新聞版面的一角裝飾著意見多元的假象。但我也沒立場說什麼,因為我並沒有積極參與,我也不好厚顏自己跑去跟人家說,嘿,你應該怎麼寫、怎麼做。只能在網路世界的一個微不足道的立尖寫寫無用的文章。

    narzissmus 於 2009/03/01 20:44 回覆

  • Lindenghost
  • 看到那則新聞,我就猜到,你一定有新文。

    最近還好嗎?關於我的狀況,相信常看新聞的你一定知道。

    一切都還好,只是忙而已。
  • 哈哈,這麼說是我被「類型化」了嗎?

    那麼大的事件當然看到新聞了。但我確信你一定不動泰山,忙,也是你的本分啊。

    至於我的近況便不足以掛齒。

    narzissmus 於 2009/03/01 20: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