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9087763_1c18b3d4c1_b.jpg
圖片來源:http://www.flickr.com/photos/monewshorizon/4709087763/sizes/l/in/photostream/


美國參議院終於投票表決廢除同性戀者「無法公開身分從軍服役」的「法律」,眾人皆額首稱慶,然而實際上,這不過是同志軍人獲得工作權平等保障的第一步。

實際上美國軍方對同志軍人的態度,早於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便有重大轉變,對於同志軍人一旦發現同志身分,重則以違反sodomy law刑責加身,輕則軍職不保,連帶同志身分曝光,所有社會關係將一夕瓦解,在那個年代如同宣告死刑。

也就是說,在1993年DADT正式成為法律明文之前,同志軍人在軍中服役本來就是一個不能說的秘密,只是這樣一個無法律明文規範的政策,在司法救濟上一直無法成為攻擊的目標,成為法律明文後,攻擊目標雖然明確,但法院的態度卻不願輕易介入。這次參議院投票廢除DADT,不過只是繫鈴人的解鈴,也只是讓一切回到1993年之前。

沒了DADT,同志軍人在軍中服役,似乎可以公開身分,不會面臨去職的威脅。然而,許多同志軍人應受保障的工作權與其他相關權利的平等保障,仍然取決於行政機關接下來如何應對。也就是說,當一切沒有法律明文限制或禁止,並不表示同志軍人應有權利就能獲得保障。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軍方對於ENDA的態度,是否於DADT廢除後,就願意依據ENDA對同志軍人工作權予以保障。

換言之,在DADT廢除之後,並非天下太平,而是原本蓋在同志軍人頭頂上的屏幕是去除了,但眼前仍是一片迷霧,要守得雲開見月明,恐怕還是一段漫長的奮鬥路程。從今以後,並不是說同志軍人都可以驕傲地公開身分,因為,一旦同志軍人公開身分,仍然必須面對許多未知的荊棘。

此外,sodomy law雖然於2003年被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宣告違憲,然而,美國陸海空軍刑法中,對於軍人於服役期間不得發生婚外性行為的規範,在同志軍人婚姻關係因DOMA無法獲得承認之前,即便同志軍人伴侶間的性行為,都可能被認定為婚外性行為,而必須面臨軍法的嚴酷刑責。

這不過是美國社會再一次看見同性戀者不同身影的另一個開始。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