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小心睡過頭遲到了」

愛人抱怨著

那鬧鐘的力量在冬天消失

咽唔地還想扮演好身為一個鬧鐘的角色

「那我當你的人體鬧鐘好了」

於是隔天一早

我的鬧鐘提醒我

要像王子的吻

 

但什麼樣的聲音,是

不會驚恐

不懂得纏綿

卻又能讓愛人像有了王子的吻

不動聲色地

睜開眼睛

甦醒

 

如何才是一個王子的吻

如何才能讓愛人

像電影慢格般甦醒

 

我怕我的吻是那樣纏綿

 

還是讓鬧鐘驚恐地、激烈地

讓愛人從床上跌落

讓他埋怨鬧鐘就好

 

我只要在週末的早晨

扮演好王子的人體鬧鐘

只是,親愛的

你今天沒遲到吧?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