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兩個人的對望

像是隔著銀河的織女與牛郎

我多想銀河瞬間成為煙火

消散後的輕煙

只需要吹一口氣

我們就可以在一起

只需要再消失一個人

兩個人

我們就可以清楚地看見彼此

 

但地震放慢的車廂門即將關閉

走進來一個穿格子裙的女生

還有一個不停拿著手機講話的上班族男生

再一次成為阻隔我們視線的人牆

只留下一個眼神的縫隙

在身體移動的片刻

聯繫著穿越的溫度

 

這時候我討厭穿格子裙的女生

還有那個嘮叨的上班族男生

就像織女與牛郎討厭那條銀河般

希望七夕趕快到來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