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取所需的個案判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同志結婚蛋糕案」判決快評

 

 

在開始看判決之前,應該先瞭解一下到底誰告誰,誰的憲法權利受到誰的侵害。

時間是2012年夏天,當時科羅拉多州州憲法還明文規定,婚姻必須是「一男一女」的結合關係,同性伴侶準婚姻關係要到2013年5月1日才開始受到法律保障,州憲法也直到2014年7月才被聯邦第10巡迴上訴法院宣告違反聯邦憲法,同性伴侶在2014年10月7日才可以結婚,並獲得法律承認的效力。因此,一對男同志伴侶Charlie Craig及Dave Mullins先在麻州結婚後回到丹佛市,要跟親友舉行慶祝酒會,酒會上想要有結婚蛋糕,於是找上當地郊區一家烘焙店,老闆Jack Phillips開店24年,而且是一個有著「虔誠宗教信仰」("deep and sincere religious beliefs")的基督徒。這對同志伴侶和家人到店內向老闆表明,要為「我們的婚禮」訂做一個蛋糕,但老闆一看到他們兩人,就說他不會為同志婚禮製作蛋糕,於是這對同志伴侶就轉身離開。隔天,Craig的母親打電話給蛋糕店老闆,問他為什麼不幫他兒子做結婚蛋糕,蛋糕店老闆則說,因為他的宗教信仰反對同性婚姻,而且當時的法律也禁止同性婚姻,假如他幫同志伴侶做結婚蛋糕,就好像實際上參與同志婚禮,甚至因此認同同志婚姻,這跟他的宗教教義相牴觸。之後,這對同志伴侶就根據科羅拉多州反歧視法有關勞務服務禁止性傾向歧視的規定,向科羅拉多州平權事務處(Colorado Civil Rights Division)提出申訴,認為蛋糕店就是要幫客人製作蛋糕,這是蛋糕店的「基本營業內容」("standard business practice),而蛋糕店老闆卻直接因為他們的性傾向而拒絕提供服務,違反反歧視法。

平權事務處初步調查認定蛋糕店拒絕當同志伴侶製作蛋糕,違反反歧視法,而將全案移交平權委員會。平權委員會認為有必要召開聽證,因此由州行政法官(state Administrative Law Judge)主持聽證後,駁回蛋糕店老闆主張反歧視法強制他製作蛋糕是限制他「不表意自由」而侵害他的言論自由,同時因為強制他為同性伴侶製作結婚蛋糕,則是侵害他的宗教信仰自由等兩個憲法權利受到侵害的說法,認為製作蛋糕的確是一種言論表達的方式,但並不因此介入管制蛋糕店老闆的思想自由,而反歧視法並沒有特別因為蛋糕店老闆的宗教信仰而加以處罰,單純只是禁止歧視行為。平權委員會維持行政法官的裁決,蛋糕店老闆不服提起上訴,經科羅拉多州上訴法院以無理由駁回後,上訴到州最高法院遭以程序不合法駁回。蛋糕店老闆於是向聯邦最高法院聲請移審,經聯邦最高法院受理後,於2017年12月5日召開大法官詢答程序,於2018年6月4日作成判決。

 

1.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今日(2018/06/04)於MASTERPIECE CAKESHOP, LTD. v. 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一案中,以72推翻下級法院判決,主筆大法官Kennedy認定柯羅拉多州平權委員會(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 )依據該州反歧視法(Colorado Anti-Discrimination Act處罰大師傑作烘焙坊(Masterpiece Cakeshop, Ltd.)拒絕製作同志婚禮蛋糕,「於本案中」侵害其受聯邦憲法保障之宗教信仰自由。多數意見有首席大法官Roberts、大法官BreyerAlitoKaganGorsuch5人加入。大法官Gorsuch提出協同意見書,Alito加入;Thomas提出部份協同意見書,Gorsuch加入;大法官Ginsburg則提出不同意見書,Sotomayor加入。

 

2. Kennedy認為,從「本案」所有證據都顯示平權委員會在判斷拒絕製作同志婚禮蛋糕時,完全不理會上訴人所提出宗教信仰的理由,而且充滿敵意,完全失其中立客觀的立場,因此所為裁決侵害上訴人宗教信仰自由。但Kennedy最後還是只能附帶兩面討好,其他案件一方面既不能單純認定行為人有歧視意圖,要包容不同宗教信仰與價值觀;另一方面也不能因此使得同志在自由市場尋求貨物及勞務服務時,其人性尊嚴受到侵害

 

3. Kagan提出的協同意見同意多數意見所言,本案中確實有侵害言論自由的事實,但並不因此否定柯羅拉多州反歧視法對「確實」有基於「性傾向」所為的不合理差別待遇,予以處罰的可能性與正當性。

 

4. Gorsuch提出的協同意見具有真正殺傷力。Kennedy顯然不願意真正承認「蛋糕本身」可以真正作為一種宗教信仰或言論的「媒介」或「工具」,而只是透過程序認定侵害上訴人的言論自由。但Gorsuch的協同意見,顯然直接認定蛋糕店老闆是直接透過製作蛋糕而表達他的宗教信仰或言論,並且將結婚蛋糕「宗教化」,認為結婚蛋糕就是頌揚婚姻,頌揚蛋糕師父心目中「婚姻」的認知,還舉了天主教的領聖餐那塊餅乾不只是一塊餅乾、猶太男人戴的頭飾不只是一塊布而已。這種看法將使得所有客觀行為都可能被詮釋為主觀信仰或價值觀的表達,而全部都受到宗教信仰自由的保障。這樣宗教信仰的無限上綱,到底有什麼行為是構成歧視呢?特別的是,Gorsuch還認為法律與真實生活之間有一種「落差」,蛋糕師父拒絕製作同志結婚蛋糕而使得同志感到被歧視,是一般人可能會預期的結果,但不是蛋糕師父真正歧視同志而有意造成的影響,那所有對於同志處境的歧視或偏見,都可能只是一種間接影響,而不能直接認為是「歧視」,那到底還有什麼情形可能構成歧視?

 

5. Thomas提出的部份協同意見則強調言論表達的方式,特別是行為本身,當然也受到言論自由的保障。這個意見跟Gorsuch差不多,不過Thomas對拒絕製作同志結婚蛋糕這個行為,認為不過就是消極地「拒絕」服務,相較於那些積極地表達恐同意見的行為,都被聯邦最高法院認為受到言論自由保障,而且認為承認同志婚姻的憲法地位所造成的結果,就是會導致更多以言論自由而否定同志婚姻的社會認同意義。

 

6. Ginsburg提出的不同意見相較之下也沒有直接肯定宗教信仰不得作為差別待遇的基礎,而只是認為多數意見單純以一兩位平權委員會委員的發言等等事實,就直接認定平權委員會的裁決程序不公且充滿對於上訴人的敵意。Ginsburg認為本案中,蛋糕店老闆的確是因為「同志」而拒絕製作結婚蛋糕,不是基於他的宗教信仰,否則所有訂製結婚蛋糕的消費者,老闆都應該問是不是基督徒,然後才決定要不要製作結婚蛋糕。其次,既然這整個程序都在公開透明的條件下進行,上訴人也都繼續尋求救濟,法院也都提出具體理由駁回上訴人的上訴,那到底哪裡有敵意及偏見?多數意見不能只用個人意見而認定整個程序都不公。

 

7. Kennedy主筆的多數意見看來,本案接近抽象違憲審查制度下所謂「裁判違憲審查/憲法訴願」的效力,也就是在個案事實中宣告下級審法院判決違憲。原則上美國具體違憲審查制度下,所有聯邦最高法院判決都只具有「個案效力」,但基於「裁判先例拘束原則」下,聯邦最高法院於具體個案判決中所演繹出來的抽象憲法原則,透過先例拘束原則,對下級審法院於案件審理就形成抽象的普遍效力,下級審法院通常就受到最高法院見解拘束。而這個案件的判決,因為是處理柯羅拉多州平權委員會根據反歧視法對於蛋糕店的處罰決定被認定立場不公,單純基於對蛋糕店提出信仰自由的說法的敵意與偏見,而侵害蛋糕店老闆的宗教信仰自由,並沒有因此認定科羅拉多州反歧視法禁止基於性傾向為分類標準而形成不合理差別待遇違憲,或者是宗教信仰自由不得作為反歧視法排除適用的豁免條款。對於同志或蛋糕店老闆,實際上是一個各取所需的兩面討好的個案判決,並不保證之後類似案件一定都構成對宗教信仰自由的侵害,或者主管機關不得基於反歧視法加以處罰。在原有反歧視法規範架構下,實際上權利受侵害的是同志伴侶,但這個判決將權利限制的主體導向因為歧視而受處罰的蛋糕店老闆,甚至Gorsuch的協同意見只看到蛋糕店老闆的宗教信仰自由被平權委員會加以侵害,其實是倒果為因。

 

8. 在大法官詢答程序中,其實也都反映出多數意見與不同意見的看法(逐字稿),最後判決結果並不令人意外。不同於歐洲人權法院於兩件英國判決中明確排除宗教信仰自由作為具體性傾向歧視行為的阻卻違法事由,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這個判決也突顯,言論自由或者宗教信仰自由的憲法意義與價值,在美國及歐洲有著不同的詮釋。

 

9. 這個判決對於美國同志人權,特別是在同志婚姻平等保障之後,從伴侶關係所延伸而出的家庭生活與社會生活關係中的權利義務,或許有一種寒蟬效果,也就是Thomas在部份協同意見書所「暗示」反對同性婚姻者,未來都值得用宗教信仰自由嘗試反對同性婚姻,將使得社會生活中的反歧視立法更加重要。也就是歐洲同志人權保障的發展演進過程中,以反歧視法先行而後平等保障同志婚姻的經驗,必須在美國被更快正視與推動的下一步。特別是美國在聯邦法層級的反歧視法,目前並沒有「明文」延伸適用到性傾向歧視,這個判決將使得美國對於同志人權歧視的現狀,有連帶負面影響。Kennedy主筆的多數意見或者是Ginsburg的不同意見,都沒有直接碰觸憲法上平等權與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衝突,即便像Gorsuch或者Thomas的意見,也沒有明確畫出界線,但Gorsuch對於宗教信仰自由的保障內容,其實是限縮平等權在這議題上的適用範圍。美國這個爭議將繼續延燒。

 

10. 更重要的是,在Obergefell判決之後,反對同志婚姻或同志人權的一方,都引頸期盼這個判決能夠扭轉頹勢,而這個判決結果,的確是有利於蛋糕店老闆,即便這個判決只是具有個案效力,但在「標題殺人」的推波助瀾之下,反同或恐同者將用這個判決大力推動各種反對作為,對於美國社會下同志生活,將形成一種象徵意義的反作用力。這個個案判決非但不能讓正反雙方找到止戰的紅線,還將破壞Obergefell所建立的戰線。真是成也K大、敗也K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