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巴黎停留的第五天,行程安排是前往巴黎東北方的一個特別的朝聖地:Cimetiere du Pere Lachaise,佩爾拉赫斯墓園。

該墓園是全巴黎最具盛名的墓地,位於得俯瞰巴黎市景的一處林蔭崚地上。

此處原屬於法皇路易十四世的主教,Pere du la Chaise所有,於一八○三年由拿破崙徵收設立而為墓園。

於十九世紀,巴黎許多中產階級六次整修擴建該處墓園,漸而成為現今規模。

此墓園之所以如此有名,甚至成為巴黎最著名的觀光聖地之一,在於許多知名的文學家、音樂家、影視明星等,陸續埋骨其中。

其次,在於該墓園的墓碑各有千秋,造型殊異,均別具匠心。其管理完善,園內林蔭處處,全然沒有傳統上對於墓地的陰森、髒亂的想像,更加添了遊客不停駐足其中的吸引力。


例如波蘭著名音樂家蕭邦:




著有「追憶逝水年華」的法國作家普魯斯特:




以及我擁有第一幅電影原版海報「門」(The Door)所描寫,七○年代美國著名搖滾樂團的主唱,吉姆.摩里森的墓地也在其中。




吉姆當時荒誕不羈的行為,引發許多當時嬉皮青少年的共鳴,進而成為眾人的偶像。然而其後無法忍受偶像崇拜,及其精神生活上的矛盾、衝突,終使其避居巴黎,最後於一九七一年暴斃寓所浴缸之中。

死因仍眾說紛紜。

他是我造訪這個墓園其中一個原因。然而,最重要的目的,還是渴望一賭英國劇作家王爾德的墓地。


眾所周知,王爾德因為與英國某貴族公子哥相戀,終至該貴族父親向法庭揭發,由於當時英國法律對於同性性行為仍入罪禁止,王爾德遂於其後受審判刑入獄,一年多牢獄之災,徹底摧毀文學家的創作能力與精神支柱。

之後,王爾德遭流放前往巴黎,終於一九○○年病死巴黎,葬於此墓園,而由一位仰慕其名的法國貴婦出資,Jacob Epstein設計而為現今矗立之墓碑,一如王爾德生前不受世俗羈絆的風骨。

經百年後,英國政府才將其迎葬西敏寺。




造型意象是一位俊美的年輕男子,希望藉此常伴文豪,男子身後長有巨大羽翼,希望文豪從此能自由飛翔。




但由於王爾德的文豪及同性戀身分,同時引來許多對於其文學造詣欽慕的讀者,以及仇視其同性戀身分的衛道人士的不滿,將其墓碑上俊美青年的陽具破壞。




之後,法國當局乃將該墓碑列為國家文物,立法保護。

墓碑處處可見王爾德的讀者及仰慕者,均在墓碑獻上其最熱情的一吻,表達對於作家無上的敬意。

當日我一早便搭地鐵前往,約早上八點即到達該墓園,清晨剛下過雨,墓園初春萌芽的新綠還泛著水色。




幸運的是,不久,晨光便自雲層中綻放。

墓園佔地過於遼闊,有些墓碑十分隱密,因此,入園處便有各名人墓碑的標示地點,同時以園區編號座標顯示,供遊客便於瞻仰,園外尚有小販兜售專屬遊園地圖。

插曲之一,便是在入園處標示牌前聚集一對美國來的中年夫婦及其一對子女,正在尋找吉姆的墓碑。

不經意發現另有王爾德的墓碑也在此,竟突發一語,說「我們絕對不要去看這XX的墓碑」。

我的第一座墓碑是蕭邦,並不順利,在問過管理員才在小徑一處尋獲,同時,一對遠自波蘭的老夫婦,也在此向其祖國偉人行禮。

之後,便尋訪吉姆的墓碑。同樣,也是隱匿在一處大型墓室之後。或許仰慕者層級不同,吉姆墓碑前的墓室及留下許多前人的塗鴉留言。

普魯斯特的墓碑相當不起眼,也是在繞了好幾圈之後才尋獲。

最後,最容易的,竟是王爾德的墓碑。

顯目是其中一個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墓碑前總是有最多人駐足圍繞。

許多人逕自隻字片語,寫下他們對這位勇於接納自我、不畏世俗眼光的同志作家,一世紀的無限追思。

突來一陣雨,絕不是電影情節的做作,而是陰晴不定的巴黎初春,正適合對於文人的憑弔,豈不知,清明時節雨紛紛?!

時近中午,我突發奇想,想將墓碑後王爾德的墓誌銘拓印。

看過我論文的人就知道,我曾引王爾德的墓誌銘作為結論章的刊頭語。

因此,或許覺得緣份不淺,乃急急出園,詢問路上行人,何處可購得宣紙等拓印物品。

徒步遍尋不著,已遠離墓園,近巴士底歌劇院。

之後,便搭地鐵前往路人所指一家美術用品社。但因語言不通,不知如何說明所需用紙及適合的蠟筆之類的拓印工具。

前後三次往返,終於購得較合適的拓印用紙及蠟筆,又因為墓碑質地屬粒岩,顆粒突起,非常難將墓誌銘拓印於紙上,一個人在墓碑後嘗試許久。

最後,竟引來巡園警車注意,警察以為我是在偷偷破壞墓碑,跟我強調墓碑已列入保護,違者處以刑罰等語。

經我解釋後才放心離去。

而我也順利取得拓本,離去時已是下午三點多。

雖然購紙往返勞頓,但離去時卻滿心歡喜,如春雨洗滌後的通澈。

這是我最獨一無二的紀念品。

是我最深刻、最難忘的回憶。







延伸閱讀:

門戶合唱團官方網站:http://www.thedoors.com/ (非常推薦)

王爾德官方網站:http://www.cmgww.com/historic/wilde/



懶得閱讀文字,喜歡享受視聽效果的,可尋找以下兩部電影:



Wilde (1998)(Jude Law就是在這部片裡,飾演王爾德愛上的那個貴族公子哥)



The Doors (1991)(這就是我第一張原版電影海報)


The Doors, Light my Fire.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falizizi
  • 真佩服你阿!!原來那個是王爾德的碑@@....<br />
    (我可能會想去印Dalidaㄅ?!)
  • narzissmus
  • 很抱歉,我對Dalida小姐認識不深,實際上,我在那裡壓根不知道這座人形墓碑。<br />
    <br />
    那麼,你說要印什麼呢?
  • falizizi
  • 剛來巴黎時詢著旅遊指南 ,曾經到過這墓園, <br />
    後來再也沒有回去過 .....<br />
    <br />
    孤單的旅行 ,這墓園於我的回憶是苦澀,<br />
    <br />
    我什麼都沒印 ,也什麼都不想帶走.....<br />
    唯一留著的是那片檢拾夾在日記的楓葉ㄅ...... <br />
    <br />
    <br />
  • narzissmus
  • 抱歉,一則留言引起你難過的記憶。<br />
    至少,你現在過得幸福、快樂。<br />
    也祝你一直如此幸福、快樂。<br />
  • leixela
  • 你的照片拍的很漂亮<br />
    之前去巴黎好想到這個墓園看看<br />
    無奈跟團無法成行<br />
    希望未來能有機會去
  • narzissmus
  • 謝謝。<br />
    說漂亮也還好,只是一種直覺就按下快門。大概是我傻瓜,但數位相機聰明吧?!
  • 悄悄話
  • ahduo
  • 我喜歡你的書桌和桌上的可愛植物。
  • 悄悄話
  • narzissmus
  • 阿鐸:<br />
    <br />
    這已是三年前在荷蘭學生宿舍的書桌,都是制式的瑞典宜家傢具,但我就是喜歡這種簡單的四腳大方桌,<br />
    什麼都可以擺在桌上,也可以隨時清空變成餐桌。<br />
    <br />
    植物是荷蘭的特產,既便宜又新鮮。這是新鮮的薰衣草。<br />
    <br />
    那個綠色桌燈是路上垃圾堆裡撿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