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應在荷蘭忍受留學生活的貧窮美少女之邀,我到她的宿舍,享受難得的台灣料理:炒米粉。

美少女的米粉,聽說還是從台灣帶來的埔里米粉。

味道很好。不過,我會喜歡米粉仍略帶咬勁。美少女的米粉可能泡太久了,有點溼軟。

但真的很地道。或許材料多半是「原裝進口」的吧?!

餐後,美少女說,另有一位朋友,為過節應景,製作蛋黃酥,她便前往取回招待我和其他兩位台灣學生。

在荷蘭台灣人親手做的蛋黃酥。真的很有過節氣氛。

不過,或許是我「飲食」習慣不同,或者是我「不懂美食」吧,那個誰誰說的。

酥皮有點粉,感覺沒有烤透;紅豆餡不夠綿細,入色,甜度也略淡;主角蛋黃,或許不是鹹鴨蛋,使蛋黃酥遜色許多。

因為認識美少女較久,我獲得僅剩最後一顆,「美少女版」蛋黃酥。

由於搬家奔波,隔天後我才在回家路上,打開包鮮袋中的蛋黃酥,沿街吃了起來。

真是感動!

餅皮仍然酥脆。尤其是內餡,美少女說是買現成罐頭做的,但紅豆餡十分入味,顏色誘人,甜度我很喜歡,或許稍甜,但完美。

尤其不得不提的,是內餡中的蛋黃,應該就是鹹蛋黃吧。

那種香味是獨一的。

老實說,我吃蛋黃酥,第一步吃的,就是其中的鹹鴨蛋。

那種鹹甜、綿滑略帶沙沙的口感,是我最難忘的。

沒想到,在遙遠的國度裡,在中秋節當天下午,台灣時間應該接近午夜,能吃到熟悉而喜歡的味道,真的感動。

也驚訝美少女的手藝。

謝謝你,美少女。

帶給我難忘的,

蛋黃酥的感動。

在我離開荷蘭之前,又留下另一個美好的回憶。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oer23
  • 一個人在異鄉的生活真不容易<br />
    尤其是在傳統的節日<br />
    分外的思念起原鄉的種種<br />
    <br />
    國外的月亮比較圓嗎<br />
    我想台灣的人情應會不變
  • 小詩
  • 哈哈<br />
    你喜歡就好^^<br />
  • vivi
  • <br />
    嗨,你好<br />
    <br />
    我是自由時報青春版的主編<br />
    從貧窮美少女那邊連到這裡<br />
    想問問<br />
    有沒有可能和你邀稿<br />
    寫寫荷蘭留學的故事<br />
    <br />
    <br />
    如果可能<br />
    請與我連絡<br />
    謝謝你喔<br />
    <br />
    <br />
    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