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三日,在萊登(Leiden)陰冷黯淡的天氣下,卻有年度盛事城慶的熱鬧氣氛中,在去年結識的萊登舊友詩政、雲薩,及剛認識的家豪(還有他的兩個西班牙同學,強壯的要來幫我扛行李)友情相助下,我搭車(Stoptrein 第R8853班次)離開這難忘的城市,帶著滿身行李與祝福,從烏支列特(Utrecht)轉車,前往德國都茲堡(Duisburg),搭乘夜車(DB NachtZug),直奔米蘭。值得附帶一提的是,經由朋友提醒,我透過網路,在德國國鐵網站上,以極低廉的價錢購得夜車臥鋪位置。事後證實,此項購票優惠方式,在德國相當盛行,同車廂的一對德國母子三人,亦經由相同方式購票前往米蘭。其中女兒精通法文、義大利文,亦曾在羅馬念過書,抵達米蘭後,也得其幫助甚多。旅途中與她兩三人相談甚歡,則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由於一身行李,上車後我便就近尋找空間擺置行李箱,並擇一空位坐下。就在這一刻,幸運即降臨我身上。隔坐的一位中年商務男士,Ulrich,在未來的五個小時後,熱情協助我順利搭上前往米蘭的夜車。

他是一位德國專營幫浦生產製造公司的中高階經理人,經濟學博士,負責經營分析。結束在阿姆斯特丹的商務,搭乘同一班車(ICE 129)返回德國住處。不過,這班德國國鐵特快車(Inter City Express, ICE)旅程並不順利,不知是否因為阿姆斯特丹有人罷工遊行或怎樣,該班列車並未如預定停靠都茲堡,從烏茲列特出發後,直接前往都茲堡前一站歐博豪森(Oberhausen),然後便直奔科隆(Koeln),換句話說,我必須在歐博豪森下車,然後搭乘國內線前往都茲堡,再搭轉往米蘭的夜車。Ulrich也是要前往都茲堡轉車,便答應我一路同行。

其間一段小插曲。印象中德國人自律嚴謹,公共交通工具上甚少喧囂吵雜。列車前駛不久,同車廂便響起可怕笑鬧聲。原來是後座一群中年婦女正在「開懷聊天」,完全無視於車廂內其他乘客。奇怪的是,德國人也有沈默的時候,竟沒有人前往勸止,或大聲說:Schweig!鄰座的Ulrich最後受不了吵雜,便離開前去餐廳車廂辦公了。我則是打開隨身聽,閉目休息。

到達歐博豪森後,我們便轉搭國內線前往都茲堡。這段約一小時的車程,與Ulrich便聊天說地起來。從途經一德國鋼鐵工業城的凋蔽沒落,到德國社會福利制度的調整,乃至於中國經濟力量的興起對德國的影響,最後到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互動,時間一晃眼便抵達都茲堡,距離七點十五分不到半小時了。為免車上晚餐沒著落(雖然我還有從萊登買的炸麵團五六個),便在車站內找速食解決。回到月台,該班夜車誤點,約晚十五分鐘,最後,在Ulrich的協助、目送下,我終於搭上前往米蘭的夜車。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詩
  • so...<br />
    你應該順利到達米蘭了吧...
  • D.
  • hi,<br />
    <br />
    看來版主已經離開荷蘭了,我則是明年初要晃過去..<br />
    恰巧晃進來,打個招呼..:)<br />
  • narzissmus
  • really?<br />
    <br />
    you will definitely love the country and the city, especially the college town, Leiden.<br />
    enjoy and have 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