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結論

大法官目前尚未就任何性行為管制的憲法爭議做出解釋,無法判斷萬一類似同性性行為管制,或者是合法性行為同意年齡等有無違憲的挑戰時,大法官應該如何解釋,適用何種審查基準?同時,對同性戀者權利保障,究竟是以「一步一腳印」的方式,一步一步地,以最容易被異性戀社會大眾所接受之權利保障方面著手,一點一滴地使同性戀者之權利受到應有之保障?(註48) 抑或是直接挑戰最禁忌、最受爭議之權利保障議題,以求畢其功於一役?吾人尚無定論。雖然第一種方式所受到阻力較小,亦可使同性戀者基本權利受到若干實質保障,但相反地,此亦代表同性戀者若干權利在某一時期將無法受到保障;況吾人是否能接受同性戀者必須承擔此種「基本權利暫時侵害」之容忍義務?凡此,更需同性戀平權運動者、學者及社會大眾共同深思。以下,針對筆者研究所得,展望台灣同性戀者平權運動未來發展。

就隱私權保障言,大法官釋字第二九三號解釋提及「隱私權」「用語」,基本上該號解釋有銀行法等明文規定,與隱私權保障作為基本權利之憲法依據仍有不同,易言之,所保障者仍僅為「法律層次」之隱私權。既使以隱私權涵括在憲法「人性尊嚴」概念為其基礎,但仍面臨美國實務上對憲法解釋之爭議,既便我國憲法第二十二條定有基本權利保障概括條款,解釋上推演依據仍有不同。(註49) 凡此有待累積大法官解釋之闡明。惟所謂「場所」隱私權,似可援引憲法關於居住遷徙、祕密通訊等條文加以解釋。故此部分同性戀者之隱私權,例如同性戀者出入之商業場所等,應可獲得相當保障。(註50) 特別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日前推翻該院十七年前Bowers v. Hardwick一案判決(註51) ,以憲法「正當法律程序條款」推導隱私權保障之基礎,進而宣告系爭德州刑法對於處罰同性性行為之規定違憲。此一深具指標性意義之重要判決,相信亦可對我國司法實務(包括大法官)具有一定啟發與影響。(註52)

就同性婚姻合法化而言,筆者分析大法官所為男女平等解釋,在此一平等權保障類型上,已漸朝建立類似美國雙重或三重審查基準之趨勢。禁止同性婚姻,或不予承認其法律效力,應該是性別歧視,或謂男女歧視,按大法官於釋字第三六五號解釋,反易陷入其所謂「基於男女生理上的差異」,對婚姻意涵限縮於異性戀婚姻而合憲。然以美國視同性戀為與生俱來、不可改變的特徵,與「種族」、「性」等同屬「可疑分類」,應適用嚴格審查基準,則大法官未來在面臨同性婚姻合憲性之憲法解釋上,則應有較為嚴謹之說理。另一方面,若延續釋字第三六五號解釋之理路,對同性戀者特別保障,似可為「男女生理上之差異」,而為憲法所許的差別待遇?

同性戀者基本權利保障之研究,在於思考主流社會價值中,其少數族群普遍受到不正義對待的現象。所援引外國法制,無論美國或歐洲各國,似應反思台灣不同於歐美之處,乃至華人文化圈之差異性。美國討論同性婚姻或同性戀者權利保障,與之類推者常是種族歧視下權利限制的類型,所謂「白人至上主義」,有其特殊背景,此係吾人討論台灣相關法制時應予慎重者。

台灣同性戀者平權運動於九○年代興起,十年後得失互見,但無疑的是,二十一世紀台灣同性戀者平權運動應以不同的運動策略,呈現另一番不同面貌。同性戀者不應再被視為孤立少數族群(discreet, insular minority),積極參與社會各方面運作,於社會、政治及經濟等各方面獲及對同性戀者的普遍認同,並從中體認「同性戀」不應是限制同性戀者平等參與公眾事務、獲得完全的社會及法律上「公民身分」(citizenship)的理由。而同性戀者亦不應再自視為歧視受害者,惟有積極發展自我團結網絡,尋求社會及政治支持,並擴展至區域及國際層次,同性戀者才能獲得真正的平等、自由。歷史將會見證,歧視同性戀者,甚至以暴力仇視相待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不僅造成同性戀者本身或其家庭處於無端壓力下,整個社會將也在文化多元上產生遲滯與退化。

凡此,惟有賴社會大眾與同性戀者雙方共同體認,消除社會對同性戀莫名的歧視與偏見始有來臨的一天。吾人也相信,這一天終將來臨,只在彩虹盡頭的那一端!

∗ 謹以此文紀念故指導教授 法治斌博士。
本文改寫自筆者碩士論文「結論」章及「多元性傾向人權在台灣」二文。前者題為「同性戀者權利平等保障之憲法基礎」(政治大學法律學系,民國88年9月),並於91年6月由學林出版公司正式出版;後者係「性權/人權工作坊」研討會發表論文(香港大學比較法暨公法研究中心、國際同性戀者人權保障委員會(Inter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IGLHRC)及香港性權會主辦,香港大學,2002年10月18日)。
1.See Deborah Price, Rainbow Flag is a Symbol of a United Gay People, STAR TRIBUNE, April 19, 1995, at 4-E, sited from PATRICIA A. CAIN, RAINBOW RIGHTS: THE ROLE OF LAWYERS AND COURTS IN THE LESBIAN AND GAY CIVIL RIGHTS MOVEMENT 3 (2000). [hereinafter RAINBOW RIGHTS]
2.See JOHN MALONE, 21ST CENTURY GAY 194 (2000).
3.O. HOLMES, THE COMMON LAW 5 (Mark DeWolfe Howe ed., 1963).
4.陳惠馨,評介張宏誠:《同性戀者權利平等保障之憲法基礎》,女學學誌:婦女與性別研究,第十五期,頁二五五至二六六(2003年5月)。(以下簡稱「女學學誌」)
5.莊慧秋主編,揚起彩虹旗:我的同志運動經驗1990-2001(2002年9月)。
6.有關同性戀文化對都市發展與城市創新活力的影響,see e.g. RICHARD L. FLORIDA, 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 (2002).
7.葉生為屏東縣高樹國中學生,因舉止過度女性化,疑遭同校學生惡意歧視,甚有身體暴力傷害,一日遭發現陳屍廁所,家屬以有他殺嫌疑及校長等三名學校人員湮滅證據為由起訴,經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九十年度上訴字第四五五號刑事判決宣告無罪,現正上訴最高法院。相關事實詳見判決書。且依公立學校教師之教學活動,係代表國家為保育活動,屬給付行政之一種,亦屬行使公權力之行為;而廁所校舍屬公有公共設施,其因管理上欠缺通常應有之保護或管理,致使葉生死亡者,其家屬似應可依據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二項及第三條第一項之規定,聲請國家賠償。
8.BVerfG, 1 BvF 1/01 vom 17.7.2002, Absatz-Nr. (1 - 147). 此為該法第二次判決。第一次裁定係於二00一年八月九日針對德國南部數邦以該法違反基本法規定,聲請禁制令拒絕適用該法遭駁回,vgl. BVerfG, 1 BvR 1262/01 vom 9.8.2001, Absatz-Nr. (1 - 17). 以上兩判決均見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官方網站
9.有關同性戀者服役義務及從軍之工作權保障之憲法層次初步分析,參見拙著,同性戀者不能當憲兵?,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投書,民國91年5月2日第15版。
10.此亦涉及同性戀者平權運動全球化的趨勢。在資本主義引領之下的全球化風潮,影響所及並非只是使同性戀者在經濟市場上能見度提升,全球化所形成一國內人民與政府、地方與國家、國家與地域性組織等互動關係,並非僅止於權力、資源的重分配,而是提供同性戀者一個「尋求支援並獲取運動力量的開創性場域」,並藉以連結全球運動論述」,以調和本土運動的的缺陷。全球化更重要的意義在於,提供一個觀察與切入同性戀者爭取平權運動的掙扎的延伸平台,see ARNALDO CRUE-MALAVÉ & MARTIN F. MANALANSAN IV, Introduction: Dissident Sexualities/Alternative Globalisms, in QUEER GLOBALIZATIONS: CITIZENSHIP AND THE AFTERLIFE OF COLONIALISM 2 (Crue-Malavé & Manalansan IV eds., 2002). 亦有認為,現階段同性戀者平權運動,應擺脫傳統社會運動理論,針對現代社會、後現代思潮與各國社會文化背景的不同,形成符合各國民情的運動策略,同時比較各國經驗,作為全球性運動策略的基礎,see BARRY D. ADAM, JAN WILLIAM DUYVENDAK & ANDRÉ KROUWEL, Introduction, in THE GLOBAL EMERGANCE OF GAY AND LESBIAN POLITICS: NATIONAL IMPRINTS OF A WORLDWIDE MOVEMENT 2-9 (Adam, Duyvendak & Krouwel eds., 1999). 至於台灣同性戀者平權運動,有學者以國族主義框架下討論同性戀者權利保障的「國民權」與「公民權」的路徑之爭,並以黨派輕易劃分所謂「盟友」,吾人深不以為然。誠然,國民權與公民權於法學概念上有其區隔,在各國「憲法架構下」所保障的「基本權利」,則應同時含括上述兩種概念,並在「基本人權」的理念下,有國際人權法對內國憲法規範的補充功能,此與所謂國族建構云云,似乎意義不大,亦無必要;對於政治策略的運用,亦無所謂「永遠的朋友」,只有在利益共同上有其價值,重要的是,如何厚植政治資源,才是運動者所應關注。詳見朱偉誠,同志‧台灣:性公民、國族建構或公民社會,載於女學學誌,第十五期,頁一一五至一五一(2003年5月); see also SHANE PHELAN, SEXUAL STRANGERS: GAYS, LESBIANS, AND DILEMMAS OF CITIZENSHIP 147-161 (2002).
11.參見拙著,同性戀者權利平等保障之憲法基礎,頁三六七以下(2002年6月)。(以下簡稱「憲法基礎」)
12.WILLIAM N. ESKRIDGE, JR., EQUALITY PRACTICE: CIVIL UNIONS AND THE FUTURE OF GAY RIGHTS (2002). [hereinafter EQUALITY PRACTICE]
13.ESKRIDGE, EQUALITY PRACTICE, supra note 9, at x-xi.
14.Id., at 115.
15.一日在與湯德宗教授討論德國同性伴侶登記成為生活伴侶之立法,老師突然問需不需要保障同志這種生活伴侶關係的「隱私」,以免因此「出櫃」而暴露其同志身分。我當時覺得,當同志不願或不敢正視其同志身份,並以之作為社會一份子而存在時,即便登記成為生活伴侶關係,或甚至與異性戀者一般得合法享有結婚權,對同性戀者究竟有何意義呢?甚至當同性戀者自己都覺得切身基本權利有沒有法律保障無所謂,那麼汲汲營營平權運動者又該作何感想呢?
16.台灣雖然亦有為數不少的同性戀團體,但很少為專注於同性戀者平權運動,既使有,組織規模不大,組織力量仍難以聚集,通常是於某些特殊事件上共同列名已發表聲明等,亦非法律上所承認的法人,運作上仍有不足。
17.參照其章程草案第三條規定:「本會以促進同志人權、研究同志文化、成立同志網絡為宗旨。」第六條規定:「本會之任務如下:一、同志人權之促進;二、同志文化之研究;三、同志網絡之建立」。
18.「同志助人工作者協會」籌備會首頁,請參見以下網站:(已關閉)。
19.參照人民團體法第三十九條、民法第七十二條之規定。
20.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續編(十三)(以下簡稱「續編(十三)」),第一八一頁(89年7月)。
21.續編(十三),第一八二頁。
22.自此之後,陸續即有「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性別人權協會」與「台灣同志人權協會」等係經中央或地方主管機關登記立案之同性戀團體,其他尚有許多係一般社團未經登記立案者,詳見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網站:同志地圖,社會團體(as of April 18, 2002)。
23.筆者有幸亦能於相關活動如二○○一年立法委員選舉同志觀察團提供若干法律議題的整理。
24.但這也不是就把同性戀者當作研究的「白老鼠」,或者假借研究之名行窺探隱私之實。而同性戀者亦無需一味地對於研究者抱持敵視的態度,這是雙方面均需用誠意達成共識。
25.據稱曾有同性戀團體申請舉辦「同性戀者驕傲遊行」(Gay Pride)遭拒絕,大法官解釋釋字第四四五號解釋對於集會遊行權利的保障,亦值得同性戀團體注意,該號解釋之分析,參照法治斌,集會遊行之許可制或報備制:概念之迷思與解放,輯於氏著,法治國家與表意自由,頁三四一以下(2003年5月)。
26.其間關係最密切者,莫過於大法官。有關大法官與近年來台灣社會變遷兩者之間互動關係的實證研究,參見蘇永欽,大法官解釋與台灣社會的社會變遷—合憲性控制的另一個面向,輯於氏著,合憲性控制的理論與實際,頁二七一至三一四(1994年5月)。
27.蘇永欽,司法—社會運動忽略的捷徑,輯於氏著,違憲審查,頁三三二(1999年1月);拙著,聲請大法官解釋,此其時也!,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投書,民國92年6月24日第15版。
28.例如「全美有色人種權利促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AACP)及「同性戀者法律抗爭及教育基金會」(Lambda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 LLDEF)< http://www.lambdalegal.org/cgi-bin/iowa/about >。有關律師在平權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與策略運用,see CAIN, RAINBOW RIGHTS, supra note 1, at 45-72.
29.參照黃昭元,臺灣與國際人權條約,新世紀智庫論壇,第四期,頁四十五至五十(1998年11月)。
30.有關歐洲同性戀者人權保障議題與調查報告內容,詳見拙著,論歐洲人權公約對同性戀者權利之保障,輯於何春蕤編,同志研究,頁一一七以下,第一五三至一五六(2001年6月)。
31.即有學者整理相關國際人權公約條款而同性戀者於主張權利保障時得據以為之者,並草擬「同性戀者反歧視公約」(Model Declaration of Rights against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Sexual Orientation),see ERIC HEINZE, SEXUAL ORIENTATION: A HUMAN RIGHT 291-303 (1995).
32.傅崑成,再論國際人權法在中華民國法律架構內的適用,輯於國際法論集—丘宏達教授六秩晉五華誕祝壽論文集,頁五四九至五八二,第五五九頁以下(2001年3月)。
33.參照丘宏達,現代國際法,頁一○七以下(1995年11月)。
34.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續編(九)(以下簡稱「續編(九)」),第八頁(民國85年6月)。
35.續編(九),第十五頁。
36.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續編(十)(以下簡稱「續編(十)」),第五一四頁(民國86年6月)。
37.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續編(十五),第五四九頁(民國91年12月)。
38.參見法務部網站:法規委員會,重要措施
39.行政院研考會於民國九十年五月二十三、二十四日針對「民眾對廢除死刑的看法」進行訪問,有效樣本1213人,拒訪239人,其中第五題即為「有人主張,同性戀男女也可以結婚並收養子女,請問您贊不贊成這個主張?」,調查結果為:「非常贊成占5.3%;還算贊成占17.9%;不太贊成占15.6%;一點也不贊成占44.3%;不知道占8.4%;很難說占3.8%;沒意見占4.1%;拒答占0.6%。」,於廢除死刑主要議題調查穿插同性戀議題是否會影響調查的結果是值得存疑的。參見研考會網站:民意探討,全國性民意調查
40.參見法務部網站:新聞發佈。台灣同志人權協會理事長詹景巖則對研考會民調結果及法務部新聞稿提出強烈批判,認為「研考會誤導在前、法務部錯解在後」,並疾呼「『人權』是人權,不是叫賣折扣施捨,更非『多數暴力』取決」,詳見氏著,『人權』就是人權,不是叫賣,不能折扣!──從同志觀點看研考會『同志結婚民調』,南方電子報,民國九十年七月四日
41.參見陳慈陽,立法怠惰與司法審查,「立法裁量與司法審查關係之探討—以憲法為中心,司法院大法官八十九年度學術研討會」專輯,憲政時代,第二十六卷第三期,頁三至四十三(民國90年1月);陳愛娥,立法怠惰與司法審查,同刊卷期,頁四十三至七十四。該次研討會相關文獻亦一併參照。
42.按「基本法」之用語,近來成為我國立法一項喜用說法。蓋基本法也,得略分為一、字面解釋,即為規範基本概念,通常不涉及規範實質內容,較屬政策宣示意義,如我國「教育基本法」、「科學技術基本法」等;其二係指過渡期間之國家根本大法,即「過渡憲法」之謂,如德國「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等。關於前者批判,參見蘇永欽,基本法怎麼個基本法?司法周刊,第九九五期,第四版(民國89年8月30日)。
43.Same-Sex Marriage Bill in Belgium & FWH Press Release on the Belgian Bill, EUROLETTER No. 90, at 4-5 (July 2001)< http://inet.uni2.dk/~steff/eurolet/eur_90.pdf>.
44.有關國際間同性戀者權利保障之最新發展趨勢及其展望,則另文為之。
45.See RICHARD A. POSNER, SEX AND REASON 350 (1992).
46.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二條參照。
47.吳庚,感念 林師紀東,輯於高山仰止—林紀東教授追思紀念集,頁一一一以下。
48.See CASS R. SUNSTEIN, ONE CASE AT A TIME: JUDICIAL MINIMALISM ON THE SUPREME COURT (1999).
49.參照林俊言,論非列舉權利之憲法保障—以憲法第二十二條的功能與操作為核心,附論,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見解之若干啟示,頁一三七以下(政治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民國91年6月)。
50.例如著名之AG健身房(法蘭西健身中心)遭臨檢發現有男同性戀者進行猥褻行為一案,台灣高等法院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一八六九號刑事確定判決雖以「同性戀之行舉,社會所加諸之諸般異樣眼光及同性戀者本身承受之內心壓力,遠非異性戀者所得比擬、想像,敢於承認為同性戀者以已鮮少聞也,遑論為人窺知其與同性間之親密行為…,絕無反樂於供人觀賞之理」而認不構成該條「意圖供人觀賞」之要件,予以無罪確定。實際上,似即承認在該健身房所為親密行為,應受隱私權之保障。
51.關於該判決評釋,詳見拙著,憲法基礎,頁二一二以下(2002年6月);判決全文中譯,將輯於司法院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憲法判決選譯(第四輯),得一併參照。
52.Lawrence v. Taxes, 539 U.S. ___ (2003). No. 02-102. Argued March 26, 2003--Decided June 26, 2003. 關於本判決之中譯及評釋,將於近期中另文為之。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tomlinfox
  • 拜讀宏誠兄大作,有關同性戀婚姻,小弟也有一篇相關作品,寫得很簡略,請宏誠<br />
    兄不吝指正:<br />
    <br />
    http://tweu.dyndns.org/phpbb/viewtopic.php?t=1066<br />
    <br />
    另外,想請教宏誠兄的是,何以吾人承認同性戀者得以締結婚姻便是一項平權的表<br />
    現?是否您認為同性戀婚姻的效力,在身份上或財產上,均應等同適用異性戀婚姻<br />
    之規定?<br />
    <br />
    對於「婚姻」這項頭銜的堅持,小弟個人採取比較彈性的意見:如果能夠有相關的<br />
    配套措施可以調和同性戀婚姻的特性以及社會的傳統價值,則未必堅持同性戀非締<br />
    結「婚姻」,而改以「民事生活共同體」(例如法國民法有關PACS的規定)的名稱<br />
    保障同性戀者的權利。在現階段來說,這種立法或許也不失為一種漸進的方式,同<br />
    時也可以減少社會的一些阻力。<br />
    <br />
    對於婚姻的意義,除了經濟上的考慮,同時也有傳統倫理價值的考慮。就倫理而<br />
    言,如何說服國人將婚姻的概念做等量的擴張,及於同性戀者,我想這會是比較困<br />
    難的部分。<br />
    <br />
    另一個問題是,有沒有必要將「同性戀婚姻」完全相等於「異性戀婚姻」的概念?<br />
    包括夫妻財產制、親子關係、收養、繼承等問題。據我所知,在親子關係與收養的<br />
    部分,歐洲諸國大多數的意見似乎仍然是保守的。<br />
  • narzissmus
  • 謝謝你的回應。你的問題,相信也都是許多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人士的論調,只不過,出於<br />
    法律人的口中,還是讓我有點訝異。<br />
    <br />
    第一個問題,為甚麼同性戀者合法結婚是一種平權的表現?基本上,問這個問題,就是一種<br />
    歧視。兩個相愛的人,當他們是異性戀者時,你不會問他們可不可以結婚(當然,異性戀婚<br />
    姻還是有一些法律限制),但為甚麼換成同性戀者,你會問他們可不可以結婚。假如締結婚<br />
    姻的「目的」相同,卻獨厚異性戀者得以締結婚姻,請問你,這是不是歧視同性戀者?<br />
    <br />
    第二個關於同性戀婚姻的效力問題,不是是否等同適用異性戀婚姻,而是兩者並無不同,婚<br />
    姻制度與效力只有一種,而異性戀者與同性戀者一併適用。這同時回答你最後一個問題。<br />
  • narzissmus
  • 我在論文裡一再強調,我認為這種以同居、登記伴侶關係,或者因為你留學法國,而只想用<br />
    法國這種「民事生活共同體」的用語或制度等等,還是環繞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為甚麼你覺<br />
    得同性戀婚姻與異性戀婚姻有所不同,甚麼是你所謂的同性戀婚姻的「特性」?這類的問<br />
    題,我曾經舉過好幾個例子。同樣拿身分證,本省人拿綠色,外省人拿藍色,你覺得有沒有<br />
    歧視?美國幾百年前,黑人、白人都可以坐車,只是,黑人只能坐後面;黑人、白人都可以<br />
    上學,只不過,黑人只能上都是黑人的學校,不能上白人的學校,你覺得這些例子有沒有歧<br />
    視?就我來說,不管你要叫我所整理的那些甚麼登記伴侶啊、準婚姻關係啊、或者「民事生<br />
    活共同體」也罷,即便所有權利義務關係與法律效力都一樣,我都認為,這種婚姻以外的替<br />
    代品,都違反憲法上對平等權保障的意旨與精神。<br />
  • narzissmus
  • 我不覺得結婚只有經濟上的考量,我也不覺得,同性戀婚姻有甚麼傳統倫理價值上的問題,<br />
    不是等量擴張,而是應該重新思考,到底「婚姻」是甚麼。當然,我承認「婚姻」作為一種<br />
    「社會制度」,它的原始意義,或許只是一種血統的延續,而傳統、「技術」上,只有「異<br />
    性戀者」成立婚姻(我並不是說「一男一女」喔!)才能達到這種目的,所以才會有美國人<br />
    被禁止使用保險套,假如這種目的還存在於現代對於婚姻的看法,那不生小孩的婚姻締結<br />
    者,他們都該被強迫離婚,或者,強迫授精生小孩。更何況,假如你對婚姻制度的歷史有一<br />
    些了解,便會知道,它的意義一直不斷改變,傳統的、現代的、宗教上的、法律上的。但我<br />
    認為,婚姻一但成為法律上的一種制度,它的意義是一種人為的加工品,而這種法律制度,<br />
    必須符合憲法所保障的權利內涵,與遵守憲法基本原則。<br />
    <br />
  • narzissmus
  • <br />
    一旦成立婚姻,同性戀者當然也跟異性戀者一樣,信守對彼此的承諾,遵守這個關係在法律<br />
    制度上的規範。在同性戀族群裡,也有一派人士覺得,婚姻本身就是一種父權思想壓迫的結<br />
    果,他們不願意也跟著跳入火圈,也反對同性戀者學習這種「壞榜樣」,他們更覺得,同性<br />
    戀代表一種解放、自由、無拘無束、開創性、開放性的關係,不管是性關係或親密關係。但<br />
    我要說的是,管他們之後結不結婚,一但兩個相愛的同性戀者,跟異性戀者一樣,也符合<br />
    「既有」法律制度規範的要件,就沒有任何理由,禁止他們也適用同樣一套規範而成立法律<br />
    上的婚姻關係,管你用甚麼其他狗屁拉咂的好聽話,說穿了,都是一種歧視!<br />
  • narzissmus
  • 或許我的回答有點情緒化,口氣上有點衝,請你原諒吧。我只是很不耐煩,每次都得回答這<br />
    種問題。(這是我要徹底改進的壞毛病,要更有耐心的回答別人的問題,也要有耐心的聆聽<br />
    別人的問題與答案)所以我想,或許這個月下旬後比較有空,可以把世人對於同性婚姻的<br />
    「一百個疑問」,慢慢整理歸納,同時正反意見並陳,並表示我自己的看法,對改變社會一<br />
    般人的「陳腐」(這是我個人的價值判斷)思想,這會是一個比較有幫助的作法。也省得我<br />
    少噴點口水,當然,會是一個更有意思的、真刀真槍的思辯論證。
  • narzissmus
  • 婚姻是兩個人的事,但是,領養、收養就涉及到第三人,涉及到法律某種父權思想下,不斷<br />
    高張「保護兒童」的大纛。簡單來說,還是一種「同性戀恐懼症」,怕同性戀者領養小孩,<br />
    會「帶壞」,帶來壞榜樣,讓他們有樣學樣,會讓他們也變成同性戀,甚至以為,同性戀者<br />
    都是戀童症的心裡變態(當然,戀童本身並不是變態,而是應該譴責強迫性行為),他們領<br />
    養小孩,都是居心不良等等。但是,許多歐美國家的實證研究證明,這些不過是想當然爾的<br />
    刻板印象!舉目盡是異性戀父母虐待子女,這又怎麼說呢?為甚麼不也禁止異性戀者領養、<br />
    收養子女?以前我們對於子女監護權,也在父權思想的刻板印象下,專屬於父親,事後不也<br />
    修法,而以「子女最佳利益」為依歸?同樣的道理,也適用在同性戀伴侶領養、收養子女而<br />
    組成同性戀家庭身上。想通這點,就知道為甚麼不應該討論這種無聊的問題了!
  • tomlinfox
  • 感謝宏誠兄的賜教,不過就我而言,我認為您並沒有回答到我的問題,同時我也不<br />
    認為這個問題是無聊的。如果宏誠兄認為「同性戀婚姻是平權概念的表現」這項主<br />
    張是值得維護的,就這項主張的對立面來說,無可避免地您也將重複遇到如我所提<br />
    的,類似問題的質疑。<br />
    <br />
    這回到我們最初談的問題上:婚姻是什麼?我或許應該這麼提問,如果承認同性戀<br />
    婚姻,就代表同性戀不會受到歧視嗎?當然「歧視」和「婚姻效力承認」這兩者間<br />
    沒有因果關係,雖然承認同性戀婚姻可以成為某種政策宣示,但在我的觀點來說,<br />
    與其計較婚姻存在與否,為何不直指更實質的問題,也就是為什麼要有婚姻?<br />
    <br />
    您說婚姻制度一直不斷被改變,這點我非常同意。事實上,「婚姻」這項制度事實<br />
    上早就受到各種挑戰(不僅是我們所說的同性戀婚姻),例如同居、姘居、民事共<br />
    同體等,這些新型態的結合,無論是同性戀或異性戀,或取代了傳統的婚姻的制度<br />
    (有人就是不婚,但照樣可以享受兩人生活),或轉移了因婚姻制度所肇建的家庭<br />
    功能。從社會觀點來看,過去家庭作為基本的經濟單位,而現在即使沒有「家」,<br />
    新型的經濟單位依然可以成立,可以運作,現代社會的組織結構,確實比農業時代<br />
    即已發展的婚姻制度複雜許多。<br />
    <br />
    那麼,我們需不需要把姘居者,把情婦、小老婆、情人這些種種不被傳統婚姻所束<br />
    縛的人們,通通賦予其婚姻的效力?答案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他們根本不想要有<br />
    婚姻,法律又怎麼會去「強迫」他們去受到婚姻制度的束縛?<br />
    <br />
    這同時回到一個根本的問題,何以婚姻必須一夫一妻制?必須雙性?事實上,這個<br />
    觀念源自於基督教社會的信仰,我想宏誠兄應該比我清楚才是。那麼現實的世界<br />
    是,存在著一個強大的基督教價值觀念,也存在著一個需要改變的世俗社會,這裡<br />
    面充斥著各種價值衝突,不僅是信仰上,道德上的,而且是法律上的。<br />
    <br />
    回到平等的觀念來說,如果法律已經盡到保護的責任,那麼我們如何能去宣導,因<br />
    為我們無法得到某種同名稱的頭銜(例如婚姻),所以法律是歧視的,是有害的?<br />
    這個問題見於宏誠兄所說的「隔離而平等」的觀念。但隔離而平等這種主張仍然是<br />
    有爭議的:政府(公家機構)沒有權力去做隔離而平等,但私人卻可以做這項選<br />
    擇。(本店有權決定不歡迎某某種人)對國家而言,一方面必須保障法律不歧視任<br />
    何人的原則,一方面又必須保障個人有不喜歡他人的自由。那麼,在
  • tomlinfox
  • <br />
    (續上)不歧視與個人自由之間,如何存在一個調和的空間,我認為這是同性戀婚<br />
    姻所無法迴避的問題。<br />
    <br />
    那麼,為什麼同性戀者非堅持一個婚姻的制度不可?為什麼同性戀一定要向異性戀<br />
    學習,認為擁有婚姻才算是和異性戀者平起平坐?這點是我一直想不透的。如果說<br />
    向異性戀學習,仿造異性戀的婚姻制度才算是符合憲法上保障人民的平等原則,那<br />
    麼那些對於小老婆,情婦和姘居者的規定,是不是就意味著是另一種歧視呢?「人<br />
    人都有結婚的權利」,這只是一項假設,但我不以為這種訴求會比如何以法律保障<br />
    同性戀者的「群居關係」要來的更有實質意義。<br />
    <br />
    至於親子關係,則是另一個問題了,我同意宏誠兄所說的保護子女利益原則,這同<br />
    時也是聯合國兒童公約所強調的部分,但這裡面仍有許多問題,不過講下去會開<br />
    花,就先打住了。<br />
  • narzissmus
  • 「我想,身為同志,最可悲的事,是當你的愛人死亡,需要認屍時,卻不是由你來確認,因<br />
    為在法律上,你們─毫無關係─」這是網路上有名同人BL小說家顏崎,在小說「關係」裡的<br />
    開卷語。<br />
    <br />
    我不是很清楚,為甚麼對你的問題,沒有善盡「說明義務」,讓你了解,同性婚姻合法化,<br />
    對同性戀者而言,是一項反歧視的「憲法平等權」的落實。法律人重視邏輯思考。我想,我<br />
    們應該回到邏輯辯證上,第一,婚姻是甚麼?我特別強調,現代婚姻的意義是甚麼。<br />
    第二,假如婚姻重要,重要到是憲法所應保障的一項權利內涵,那麼,區別甚麼人可以結<br />
    婚,可以享有婚姻的權利,是不是一項差別待遇?<br />
    第三,禁止同性戀者結婚,是不是一項差別待遇?假如是,這種差別待遇,有沒有足夠的合<br />
    法化基礎,簡單說,有沒有強烈的憲法上的理由,足以說明這種差別待遇,是憲法上所被<br />
    「容忍」的,而不構成一種「違憲」的「歧視」?<br />
    這些回答,留待下次。要先回應的是,你的回應!<br />
    <br />
  • narzissmus
  • <br />
    <br />
    我必須先澄清,在我的論文與問題回應裡,從來沒有說:<br />
    一、「承認同性戀婚姻,就代表同性戀不會受到歧視」。同性戀者面臨社會各層面的歧視,<br />
    我現在只討論為甚麼禁止同性婚姻,問題是,這是不是歧視?假如是,為甚麼我們可以讓它<br />
    繼續存在?<br />
    二、我從來沒有說「把姘居者,把情婦、小老婆、情人這些種種不被傳統婚姻所束縛的人<br />
    們,通通賦予其婚姻的效力」,也沒說法律應該「強迫他們去受到婚姻制度的束縛」事實<br />
    上,當這些你所謂的姘居者、情婦、小老婆、情人,在他們的「姘頭、情夫」解除前婚姻關<br />
    係,他們還是可以跟自己心愛的人結婚,只要他們「願意」!請問,有哪一國的法律可以強<br />
    迫當事人結婚?從來只有禁止當事人結婚。再回到上面的問題,請問,當兩個相愛的同性戀<br />
    者想結婚時,可以嗎?既使他們強烈希望、「願意」受到婚姻制度的束縛,法律許可嗎?我<br />
    甚至可以告訴你,我可以接受近親通婚、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多夫多妻都可以,但是,理<br />
    由必須是清楚的。<br />
    三、是誰的現實的世界裡,「存在著一個強大的基督教價值觀念」?台灣是嗎?可以把道德<br />
    上的價值判斷,無條件的放到法律規範裡嗎?<br />
    <br />
    <br />
  • narzissmus
  • <br />
    四、甚麼是「法律善盡保護義務」?甚麼是「因為我們無法得到某種同名稱的頭銜(例如婚<br />
    姻),所以法律是歧視的,是有害的?」,這是對於反歧視論證過程的認知缺乏。反歧視,<br />
    或者說禁止違憲的差別待遇,一開始當然是賦予國家的義務,但是,我們也發現,歧視,更<br />
    多是來自私人間,所以,才有一堆理論,來說明憲法基本權利的「第三人義務」,說明,憲<br />
    法上的基本權利,他們的保障範圍,同時也包括私人關係。不然,你以為「懷孕條款」是怎<br />
    麼被剔除的?<br />
    同性戀者結婚,又侵犯到誰的自由?同性戀者結婚,異性戀者就不能結婚了?你就不能結婚<br />
    了??<br />
    <br />
    你說的「本店有權決定不歡迎某某種人」,也是對反歧視概念認知有誤。歧視的前提是,憲<br />
    法上的權利保障受到某種差別待遇,不過,權利基礎很容易說出來一個。享有非歧視的待<br />
    遇,簡單說就是平等權,本身就是一項基本權利。商店、消費、飲食,是憲法所保障的基本<br />
    權利嗎?我想,假如你在美國開店,門口貼出「本店不歡迎黑人上門光顧」,你猜,你會不<br />
    會被告?會!而且會很慘!這不就是明擺著種族歧視嗎?你知道有多少大型私人企業,因為<br />
    對員工的種族、性別歧視,而被告倒的嗎?你學歐盟法,不應該不知道這些同樣可能在歐洲<br />
    發生吧?!<br />
    <br />
    最後,不是「為什麼同性戀者非堅持一個婚姻的制度不可?為什麼同性戀一定要向異性戀學<br />
    習,認為擁有婚姻才算是和異性戀者平起平坐」,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為甚麼同性戀者不<br />
    能結婚?為甚麼同性戀者不能向異性戀者學習?為甚麼當同性戀者跟異性戀者的你說︰「我<br />
    要結婚!」,你說不行!你憑甚麼還能說,同性戀者可以跟異性戀者「平起平坐」??甚麼<br />
    是平、起、平、坐???<br />
  • tomlinfox
  • 您好:<br />
    <br />
    對於您這種攻擊式的回應,我想沒有必要再多加什麼特別的意見,如果您自詡為同<br />
    性戀婚姻問題的專家,我想您的表現是成功的:至少在擺出一副專家的嘴臉上。<br />
    <br />
    必須說明的是,我無意與您辯論,但原以為在溝通上可以少點情緒性的東西,看來<br />
    這是做不到的了。那好,您可以堅持您所堅持的,繼續堅持下去,畢竟這是您的個<br />
    人部落格,我無權置喙。<br />
    <br />
    最後一次,我簡單就您的回應,也逐一回應如下:<br />
    <br />
    一、您提到:<br />
    「第一,婚姻是甚麼?我特別強調,現代婚姻的意義是甚麼。」<br />
    <br />
    ==這點您到現在都還沒說明,也是我所希望聽到的,我個人以為這是問題的切入<br />
    點。當然,您大可以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繼續說明,我不會加以打擾。<br />
    <br />
    「第二,假如婚姻重要,重要到是憲法所應保障的一項權利內涵,那麼,區別甚麼<br />
    人可以結婚,可以享有婚姻的權利,是不是一項差別待遇?」<br />
    <br />
    ==問題就在於我不認為婚姻是憲法所應保障的一項權利內涵。婚姻的中心價值在<br />
    於「忠誠」,而在通姦罪除罪化的今天,您以為婚姻的「忠誠價值」有什麼重要性<br />
    嗎?在承認同居、姘居甚至民事共同體制度效力的今天,你以為婚姻有什麼重要性<br />
    嗎?婚姻這個制度真有那麼重要?牢不可破?<br />
    <br />
    這也是您一直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婚姻是憲法所應保障的一項權利內<br />
    涵」。但願您看懂我提出的問題。<br />
    <br />
    「第三,禁止同性戀者結婚,是不是一項差別待遇?假如是,這種差別待遇,有沒<br />
    有足夠的合法化基礎,簡單說,有沒有強烈的憲法上的理由,足以說明這種差別待<br />
    遇,是憲法上所被「容忍」的,而不構成一種「違憲」的「歧視」?」<br />
    <br />
    ==沒人能「禁止」同性戀結婚,君不見即使不承認同性戀婚姻效力的台灣,不也有<br />
    人舉辦同性戀婚禮嗎?問題是在於他們這個儀式的效力如何,這個婚姻在法律上的<br />
    效力如何,他們在一起這個事實究竟要如何賦予其法律效果。<br />
    <br />
    請您把這個邏輯先搞清楚:先有社會事實,才有法律名詞定性。現在你是想把原來<br />
    的法律名詞擴張他的意義,然後要社會去承認這個新的概念。那我要請問,如果同<br />
    樣可以保障同性戀者的「婚姻」的權利關係,猶如同居者、姘居者以及民事共同體<br />
    者的保障,那有必要去擴張婚姻的定義嗎?然後倒果為因,告訴大家因為不採這種<br />
    定義,所以就是不允許同性戀結婚,就是違反平等權的歧視,這合理嗎?<br />
    <br />
    這就好像在民事我們談繼承,卻要把意
  • tomlinfox
  • (續上)義變更為只繼承權利,不繼承義務一樣,主張者至少必須告訴別人這樣修<br />
    改定義的必要性在哪,而不是一昧拿基本權利來扣。<br />
    <br />
    好,就算是兩位同性戀者願意受到婚姻制度的拘束好了,但這種意願需要法律保護<br />
    到什麼地步?兩個希望結婚的人告訴國家:「我們要結婚!而且要國家承認!」,<br />
    而國家告訴他們「你們可以在一起,也可已有等同婚姻效力一樣的關係,但你們在<br />
    一起不叫結婚。」不過是多了後面這一句話,請問這叫什麼歧視?如果您覺得這是<br />
    歧視,那所有不按照我的意願去做法律分類的方式都算歧視了?人跟自己的寵物也<br />
    可以結婚,因為我認為婚姻是自由的,寵物是有權利的,為何不可?<br />
    <br />
    是無何不可,不過總要推論吧?<br />
    <br />
    您說:在我的論文與問題回應裡,我從來沒有說:「。。。(中略)」<br />
    <br />
    ===我可以告訴您,我從來沒有說「您說」這些東西,那些是我的推論,請您看<br />
    清楚,不要被「進步的怒氣」沖昏了頭。<br />
    <br />
    我一個一個回應您:<br />
    <br />
    一、「承認同性戀婚姻,就代表同性戀不會受到歧視」。同性戀者面臨社會各層面<br />
    的歧視,我現在只討論為甚麼禁止同性婚姻,問題是,這是不是歧視?假如是,為<br />
    甚麼我們可以讓它繼續存在?<br />
    <br />
    ==沒有人可以「禁止」同性戀者結婚,問題是在於這種結合的行為要賦予什麼樣<br />
    的法律效果。請您提對問題,或許要容易回答些。<br />
    <br />
    二、我從來沒有說「把姘居者,把情婦、小老婆、情人這些種種不被傳統婚姻所束<br />
    縛的人們,通通賦予其婚姻的效力」,也沒說法律應該「強迫他們去受到婚姻制度<br />
    的束縛」事實上,當這些你所謂的姘居者、情婦、小老婆、情人,在他們的「姘<br />
    頭、情夫」解除前婚姻關係,他們還是可以跟自己心愛的人結婚,只要他們「願<br />
    意」!請問,有哪一國的法律可以強迫當事人結婚?從來只有禁止當事人結婚。再<br />
    回到上面的問題,請問,當兩個相愛的同性戀者想結婚時,可以嗎?既使他們強烈<br />
    希望、「願意」受到婚姻制度的束縛,法律許可嗎?我甚至可以告訴你,我可以接<br />
    受近親通婚、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多夫多妻都可以,但是,理由必須是清楚的。<br />
    <br />
    ==SO?您的理由夠清楚了嗎?法律名詞定性的改變必要性在哪?<br />
    <br />
    三、是誰的現實的世界裡,「存在著一個強大的基督教價值觀念」?台灣是嗎?可<br />
    以把道德上的價值判斷,無條件的放到法律規範裡嗎?<br />
    <br />
    ==我不清楚您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糊塗,您的求學過程
  • narzissmus
  • 共君此夜須沈醉<br />
    且由他蛾眉謠諑<br />
    古今同忌<br />
    身世悠悠何足問<br />
    冷笑置之而已<br />
  • tomlinfox
  • 四、甚麼是「法律善盡保護義務」?甚麼是「因為我們無法得到某種同名稱的頭銜<br />
    (例如婚姻),所以法律是歧視的,是有害的?」,這是對於反歧視論證過程的認<br />
    知缺乏。反歧視,或者說禁止違憲的差別待遇,一開始當然是賦予國家的義務,但<br />
    是,我們也發現,歧視,更多是來自私人間,所以,才有一堆理論,來說明憲法基<br />
    本權利的「第三人義務」,說明,憲法上的基本權利,他們的保障範圍,同時也包<br />
    括私人關係。不然,你以為「懷孕條款」是怎麼被剔除的?同性戀者結婚,又侵犯<br />
    到誰的自由?同性戀者結婚,異性戀者就不能結婚了?你就不能結婚了??<br />
    <br />
    ==您要把問題無限上綱,自得其樂,我沒有意見,我有興趣的是事實上同樣是一<br />
    個結合的行為,何以給於同等效力保障,僅是賦予不同的法律名詞定性,就算是歧<br />
    視了?我有說同性戀不能結婚嗎?我有說異性戀不能結婚嗎?我有說您不能結婚<br />
    嗎?<br />
    <br />
    您還是沒有搞懂嗎?這些生活事實,何以因「不能如此定性」就算是「歧視」?同<br />
    性戀者要在一起是他們的自由,但在一起有沒有法律上等同婚姻的保障又是另一回<br />
    事,您喜歡全部混在一起說,那很好,請繼續。<br />
    <br />
    <br />
    你說的「本店有權決定不歡迎某某種人」,也是對反歧視概念認知有誤。歧視的前<br />
    提是,憲法上的權利保障受到某種差別待遇,不過,權利基礎很容易說出來一個。<br />
    享有非歧視的待遇,簡單說就是平等權,本身就是一項基本權利。商店、消費、飲<br />
    食,是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嗎?我想,假如你在美國開店,門口貼出「本店不歡<br />
    迎黑人上門光顧」,你猜,你會不會被告?會!而且會很慘!這不就是明擺著種族<br />
    歧視嗎?你知道有多少大型私人企業,因為對員工的種族、性別歧視,而被告倒的<br />
    嗎?你學歐盟法,不應該不知道這些同樣可能在歐洲發生吧?!<br />
    <br />
    ==首先,我不是學歐盟法的,我的專門是比較私法和國際私法,請您先弄清楚。<br />
    <br />
    貼著本店「不歡迎黑人上門」這種字條,是違反歧視法案,自然要予以禁止。反歧<br />
    視的前提是要告訴人家為什麼這是歧視,這叫邏輯。<br />
    <br />
    如果您對隔離而平等的法案這麼有研究,您該不會不知道這個攸關平等權的案例推<br />
    論到現在還是充滿爭議的。民事上我拒絕賣東西給他人,只是我不能公開表達歧視<br />
    的原因,但我可以表達這項拒絕自由,頂多就是契約不成立,有錯嗎?<br />
    <br />
    不歧視與個人自由的平衡,有這麼難理解嗎?我以為您是懂的,當然,可能我又錯<br />
  • tomlinfox
  • (續上)了。<br />
    <br />
    「最後,不是「為什麼同性戀者非堅持一個婚姻的制度不可?為什麼同性戀一定要<br />
    向異性戀學習,認為擁有婚姻才算是和異性戀者平起平坐」,那你可不可以告訴<br />
    我,為甚麼同性戀者不能結婚?為甚麼同性戀者不能向異性戀者學習?為甚麼當同<br />
    性戀者跟異性戀者的你說︰「我要結婚!」,你說不行!你憑甚麼還能說,同性戀<br />
    者可以跟異性戀者「平起平坐」??甚麼是平、起、平、坐???」<br />
    <br />
    ==呵呵,我好像陷入一場又一場的循環中。<br />
    <br />
    這正是我要問您的,為什麼認為同性戀的結合要稱做「婚姻」就是平起平坐?您要<br />
    我說什麼是平起平坐,我的觀念是實質的保障就是平起平坐。如果有人因為他是同<br />
    性戀而拒絕提供工作機會或予以羞辱,這當然是歧視。但如果有人不稱同性戀的婚<br />
    姻為婚姻,那就要證明這種拒絕到底是什麼樣的歧視。婚姻就比較高貴嗎?就比較<br />
    正式嗎?就比較合理嗎?不是吧?<br />
    <br />
    最後,我想沒有最後了,我想網路上文字的敘述是很容易讓人誤會的。我承認我動<br />
    了氣,那又如何?反正您也是先寫了幾段文字,最後才回頭說:「或許我的回答有<br />
    點情緒化,口氣上有點衝,請你原諒吧。」說實在的,誰在乎?只有我們兩個這樣<br />
    你來我往的在乎而已。但您若是想要成其大,究其深,我相信您的表現不僅於此而<br />
    已。<br />
    <br />
    講完了。
  • tomlinfox
  • (補充,因字數過長消失的部分)<br />
    三、是誰的現實的世界裡,「存在著一個強大的基督教價值觀念」?台灣是嗎?可<br />
    以把道德上的價值判斷,無條件的放到法律規範裡嗎?<br />
    <br />
    ==我不清楚您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糊塗,您的求學過程中難道都不知道台灣的民事<br />
    法律是「繼受」日德的民法嗎?<br />
    <br />
    民法親屬篇,現在有哪一條是台灣特色的法律?(一胎二胎,大房二房,一妻多<br />
    妾?)我很訝異您對於台灣的民法竟然如此的樂觀,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不<br />
    知道這套法律原來不是根植於台灣這個社會基礎的?<br />
    <br />
    好吧,要把理論強行套在實際社會上,忽略背後所承繼的基督教世界的價值就算<br />
    了,反正您也不是第一人。言止於此,祝您學業順利。<br />
    <br />
  • 脫力
  • 後輩傾向版主的論述。為何稱「同性戀者婚姻的效力,在身分上或財產上均應等同『適用』<br />
    異性戀者婚姻之規定?」深究此論點,明顯能察覺到主張者的歧視意味。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br />
    本皆是人,同樣在法律之前一律平等,就只因為性傾向不同而不能行使部分法律上保障的權利<br />
    嗎?更遑論將之區別開後,在進一步的規定同性戀者等同適用異性戀者婚姻之規定!這豈非歧<br />
    視性制法?!此好比是慣用右手者,在法律上享有一切之權利,而左撇子適用關於慣用右手者之<br />
    規定一樣的荒謬。一如某次司法改革會上,曾有建言:「是否應設同性戀者法官?即如有案件<br />
    當事人涉及同性戀者,應由同性戀者法官審理之。」假如法官於審理案件中將所有當事人視<br />
    為同等無須分同性戀或異性戀者,即不生差別待遇,更不需設同性戀或異性戀法官。<br />
    *在下僅為一名大學法律系學生,學疏才淺,今拜讀版主發表之文章獲益不少,同時也期勉身為<br />
    同性戀者的我,假以時日能以所學爲同性戀者盡一己之力
  • 1692414520
  • http://www.txlyd.net/2014-02-03-08-11-39

    同性戀運動壓制自由
    Mozilla總裁因反對同性「婚姻」被迫辭職
    同運分子迫害基督徒之最新證據
    大眾權利何在?
    當基督徒的代價
    瑞典宗教自由面臨嚴峻考驗
    糕餅師傅拒絕烘焙同性戀婚禮蛋糕面臨監禁
    美國紅十字會職員因不慶祝同性戀遭解僱
    迪斯尼迫令男童軍讓男同性戀者擔任領袖,否則撤回資助
    餅店東主拒絕為同性伴侶制作結婚蛋糕受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