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車雖然緩慢
但仍然相當快

耳朵貼近停止的
手錶,就能聽見輕微的滴答聲

時間為什麼不等人?想這個
問題,我們就有了天空

(荷蘭詩人Rutger Kopland (1934-)的詩:人類思惟的三個可能性,科雷、馬高名、古碧玲選譯,荷蘭現代詩選,頁二一四。)



舊法學院英美法律中心,也是法學院創設院址,在所有法學院機構全部遷入新大樓後,此處完全併入管理學院,成為歷史。
舊地重遊,有錢的管理學院現磨刀霍霍,將這棟古老建築開腸剖肚,重新整修。
不復往日美好悠遠的時光,徒留屋頂煙囪一處毫不顯眼的日晷,靜靜地指引光的方向...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