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斯德歌爾摩的那天下午,我們從停泊住宿船屋的一側往遠處走去。
我們想找路爬上船屋背後的山坡。


沿路上我們發現一處幽靜的公寓,有著林蔭與花草的院子,好想能走進去,想像是在自己的家裡,走出院子,在白色躺椅上享受午後陽光,看著小說、喝著冰涼的檸檬水。

再往上走,有個歇腳的平台,落著原木桌椅。這裡已經可以遠眺斯德哥爾摩港灣。那天的你穿著紅色線衫,正適合背後的碧海藍天,少不了留影紀念。
接近山坡頂處,我們發現一處好地方。那是一個有著草地斜坡的公園。上頭一處西洋棋石桌,兩旁搖晃的鞦韆,三小孩正在溜滑梯,四處安詳的令人難以忘懷。
我們推開身旁的鐵欄,走進草坡。
那裡的視野、高度配合的恰到好處。斯德哥爾摩的市景、海景、白雲藍天都在腳下,近的像是伸手可及。
八月的北國依舊微涼,卻似乎中和了過艷的陽光。
那一陣風便帶著身旁的你,靜靜地在草地上睡去。
到底是累了,也不顧是否會有人不軌,枕著背包,你身旁的我,也輕輕闔上雙眼。
五點醒來的我有些感到失溫,陽光已經偏斜。我起身坐著,不願叫醒你,便拍下這張照片。
想著人生休閒如是的光景,是不應該就這麼打斷...


在米蘭初夏的我,臨著窗,也是微涼的晚風,閉上眼睛,似乎聞到了那天下午草地的味道...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