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羅馬旅行的第三天晚上,於投宿的青年旅館M&J Place Hostel第18號房內,巧遇來自荷蘭萊登(Leiden)的朋友。

荷蘭萊登?那不就是我獃過一年、我最喜歡的城市嗎?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湊巧的趣事?歐洲說大不大,算算也十幾二十個國家;羅馬說大不大,旅館豈止上百、上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這麼在旅行季節末了的八月底,在這間三層樓、二十幾個房間的青年旅館,就讓我遇見萊登校友,真是巧合的令人不可思議!

我想是我的萊登大學登山背包帶來的巧遇吧。

我很久沒用這個正統藍色校色的登山背包了。一方面是它太大了,幾次短暫旅行,我都嫌它讓我像是出遊十天以上的大張旗鼓;另一方面,大大的校徽,有時候也讓我覺得不安,好像一眼便望穿我是個觀光客。這次羅馬的五天旅程,我卻直覺地就想用它。而且,在經歷第二次斐冷翠之行後,我開始準備各項藥物、準備兩雙鞋、準備薄外套與帶著茶葉等等。沒想到帶齊了這些物品,我的登山背包也裝滿了。似乎也預告即將裝滿我對首次羅馬之行的美好回憶。

他叫Bas。萊登大學物理系畢業,卻投身完全不相關的物流行業,在鹿特丹聯合利華公司(Unilever Co., Rotterdam)從事人力資源(Human resources, HR)工作,他的教授一直無法理解他如何能從事與所學毫無關係的工作。目前仍住在萊登。

事實上,旅館住宿時,我還是習慣將校徽背向靠牆。因此,當晚我返回旅社,約十點左右準備就寢時,他正巧回房,我們禮貌性的打招呼,一問之下,才發現這麼個驚喜。他也說一早住進房間時,便覺得背包眼熟,只是當時沒看見校徽。我們聊著聊著,所有我對萊登的美好回憶,好像搖晃汽水瓶般、氣泡直衝地無法停止。我們相談欲罷不能,於是他便提議,是否一起到旅館交誼廳或外出找家Bar喝啤酒之類的。我欣然接受。旅館櫃台買酒後,我們便在交誼廳一坐二小時。

一開始分享我對萊登的種種往事:Hooigracht 15那棟醫院改建的大型國際學生宿舍、周圍幾家超市、Hoogvliet可愛藍色推車玩偶商標、那裡熟悉的人事物。這種感覺無比愉悅,一種共同享有、一拍即合的親切與了解。我們也聊著我前往荷蘭唸書的動機、外國留學生對荷蘭及其人民的觀感。

有人告訴我,荷蘭人在本國十分拘謹、嚴肅,一旦到國外後便截然不同,像是豁然解放般,一派的狂放自由、友善親和。我不知道Bas是不是也是這樣,但跟他聊天,真的很開心。

我因為先到三天,便將我的旅行經驗與他分享:西班牙廣場(Piazza di Spagna)最令我失望、羅馬遺址(Foro Romano)最好選擇一早前往、黃昏時留在天使橋(Ponte S. Angelo)看夕陽、晚上在納佛納廣場(Piazza Novona)看街頭表演等等。最後我們相約,隔天一早一同前往梵諦岡博物館(Musei Vaticani)及西斯汀禮拜堂(Cappella Sistina)參觀。即便如此,當天我們在大廳分手前都同意,各自參觀。我便直奔西斯汀禮拜堂瞻仰米開朗基羅不世傑作:「創世紀」及「最後的審判」兩面壁畫。

由於梵諦岡博物館採單向參觀路線,我必須從新回到入口處,以便繼續參觀先前我快速步行經過的其他館藏。巧的是,我在回程第二次參觀時又遇見Bas,我們短暫談話後,便又繼續彼此的行程。當晚,我受邀前往我博士班同學Giovanna家中,與她及其男友Domenico共進晚餐。

原本計畫星期三當天回米蘭,但因為火車票價錢問題,以及Bas的關係(我想承認對他的印象及感覺十分美好,會想多停留幾天),我在前往Giovanna家中路上,大膽地向她提出借宿她家的想法。她對我十分熱情,不以為杵,雖然目前她與男友同住。更巧的是,她男友弟弟承租公寓便在我投宿青年旅館不遠處,而當下他外出渡假。於是Giovanna便讓我住在 弟弟公寓,更邀請我多住幾天。我最後決定只多停留一晚,搭乘星期四一早(六點半的火車,二十九歐特價票所以仍有空位)歐洲之星返回米蘭。我將此決定告訴Bas,並提議星期三中午共進午餐。雖然我們都想找間義大利餐廳大快朵頤一番,而且先前我告訴Bas那間不錯的中國餐廳,他已在星期二當晚參觀梵諦岡博物館之後去用過晚餐(八歐套餐,包括前菜、湯或炒飯炒麵、主菜、甜點、飲料,非常價廉物美,這也是我向他大力推薦的原因),最後我們仍然決定再去同一間中國餐廳。



美好而愉快的午餐約會。飯後我們一同步行下午羅馬石板路上,在萬神廟(Pantheon)之前,我們留下合影二張,作為這次不可思議的巧遇一個完美句點。他繼續前往Trevi噴泉(Fontana di Trevi),我則去花市廣場(Campo de’ Fiori)與Giovanna喝杯飲料後一同前往他男友弟弟家中,安頓這在羅馬的最後一晚。

Bas身上沒有零錢,原本邀我路上一起喝杯咖啡、找零還我午餐費用,我則提議留待哪天我重訪萊登,再由他作東。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希望這一天可以早點到來。


--------------------------------------------
後記

雖然Bas只跟我說他的名字,但是萊登大學物理系畢業,光這點,就可以在學校網站畢業校友資訊進一步查詢。(我真的很無聊,我知道!)

所以,我知道了他的全名Bas Verberg,2001年物理系畢業,現在任職Unilever公司。

他還跟我提過是划船隊的,經查,應該是這個划船隊(Asopos de Vliet, http://www.asopos.nl/index.php; Oud Asopos de Vliet, www.oud-asoposdevliet.nl)吧?!

我想,我可以改行當私家偵探吧?!完全可以滿足我愛探人隱私、注意一些有的沒的的細節這些怪僻習性。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plateau
  • 真希望哪天我在台灣拿著藍色大包包出遊時,也會不小心遇到個萊登人。<br />
    <br />
    看到你在羅馬有這樣的巧遇,很為你高興。<br />
    <br />
    旅行,不就是這麼一回事,永遠充滿著未知和驚喜。 :)
  • WILL
  • 藍色包包好看嘛 最近有想買個大包包去旅行
  • 我
  • 對不起,路過,看到你的文章,忍不住想跳出來說一下。<br />
    <br />
    萊頓漢學院一年級學生學的是繁體字喔。二年級開始才是寫繁識簡。雖然去中國的<br />
    學生的確比較多,不過每年到台灣去留學的也至少有五六位:)<br />
    <br />
    <br />
    <br />
  • agnes01
  • 不好意思,我是那個署名「我」的人。因為昨天登入時不知怎的,系統使用了我原<br />
    來在別的朋友那邊留言的名稱。<br />
    真的沒有來鬧場的意思,也了解你的想法,不認為你在唱衰台灣。只是因為我自己<br />
    就是在漢學院工作的語言教師,總覺得想要澄清一下(只是我一己的無聊想法<br />
    吧)。<br />
    我想萊頓還是歐陸少數幾個堅持一年級完全使用繁體字的學校(南歐大部分使用的<br />
    只有簡體),當然隨著學生留學地點的不同,對繁簡字體的掌握也有差異,所以對<br />
    某些研究者來說,閱讀簡體的參考資料會容易些。而如你所說的,圖書館的圖書數<br />
    量也有不平衡的現象,這實在是兩岸書價差異與政策所導致的結果。<br />
    <br />
    如果我上一篇留言有看來不客氣之處(我猜想是暱稱的關係吧),很抱歉。實在不<br />
    想成為網路上的白目人。所以就此打住囉,祝你在義大利生活一切順利。
  • narzissmus
  • 何必抱歉?!<br />
    <br />
    一個人的情緒容易影響對文字的感覺;我很抱歉,只能說你的留言來的不是時候。<br />
    <br />
    因為非圈內人,只就所看所言;既與事實有異,自然歡迎分享。<br />
    <br />
    這篇文章想說的是我對萊登的美好記憶,無關插曲,就讓我們一鍵刪除。<br />
    <br />
    對了,現在萊登天氣好嗎?(假如你還在那裡工作)
  • narzissmus
  • 「無關插曲,就讓我們一鍵刪除。」<br />
    <br />
    版主對於自己寫的文字,有生殺大權吧?雖然某個程度是想毀屍滅跡,失去了讓人批評的證<br />
    據。這是個人對於文字與整體畫面的潔癖,不想在自己的地盤上看到不喜歡的編排、文字、圖<br />
    畫。客人不介意吧?<br />
    <br />
    也請不要說我師心自用、自大自戀。我只不過想在這個角落說說風花雪月罷了...
  • narzissmus
  • 想想還是貼回兩則我之前的留言,豈料一失足成千古恨,刪除的文字也救不回來。<br />
    <br />
    說說上面四則回應的由來。我說了萊登漢學院的學生可能只學簡體字,漢學院圖書多半是簡體<br />
    字,大概學生也都到中國留學。之後回應,我對文字有敵意,因此又回應說純脆是個人觀感,<br />
    不想讓人以為我對台灣沒信心之類的。又有了第二篇回應。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