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空 為何掛滿濕的淚
我的天空 為何總灰的臉
飄流在世界的另一邊
任寂寞侵犯一遍一遍
天空劃著長長的思念」


「你的天空 可有懸著想的雲
你的天空 可會有冷的月
放逐在世界的另一邊
任寂寞佔據一夜一夜
天空藏著深深的思念」


「我們天空 何時才能成一片
我們天空 何時能相連
等待在世界的各一邊
任寂寞嬉笑一年一年
天空疊著層層的思念

但願天空 不再掛滿濕的淚
但願天空 不再塗上灰的臉」
(王菲。天空)



我常常望著天空,因為我想念的人,是在同一片天空下,只不過,我們的天空,讓白天與夜晚分別了。

我常常望著天空,因為日出月升、雲飄星墜的這一片天空,是我們僅有的交會。

天空裡,有時候藍的純粹,有時候灰的渾沌,有時候白的綿厚,有時候紅的深沈。

我想念的人像這片天空「拚圖」。

我以為靜靜的等待天空沒有了顏色,只剩下乾淨的透明,不再有顏色的隱藏與偽裝,我可以拚出他的臉孔、他的情緒、他的感官。

然而,後來我才明白,當天空只留下純粹的透明藍,我跟他卻失去了相會依據的座標。

原來,這一片片純真的感情拚圖,讓彼此失去聯繫的角落,天空裡,雖然知道永遠找不回那失落的一片拚圖,卻只教人殘忍的毫無感覺。


雖然如此,我還是常常望著天空、想一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