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薦的四部電影

繼我推薦五本文學書後,我推薦四部電影。這四部電影的共通點是,都曾在電影裡出現我最喜歡的文學創作:詩,更別提第一部電影從頭徹尾都在談論詩。




1. 「春風化雨(暴雨驕陽)」(Dead Poets Society, 1989)



我覺得這部電影是每個青少年必看電影,或許應該說,任何人都應該好好看看這部電影,且不論是什麼年紀。這部電影是我們高中時候的論說文寫作的最好題材,我還記得中女中有個女生就以這部電影為題,贏得中一中、中女中兩校聯合徵文的首獎,討論老師與學生的關係,尤其是最後Neil去問Keating的意見,而Keating卻認為他應該自己做決定等等。簡單說,整部電影環繞著一個哲學問題:現實主義(realism)或浪漫主義(romanticism)?但我覺得,這部電影並不是那麼哲學,而是生命裡最重要的課題:怎麼活出自己!


Carpe diem, Seize the Day! 這是我第一句學會的拉丁文,卻影響到現在。現在流行的「把每一天都當作是生命的最後一天來過著」,其實不就是這句古老拉丁文在教給我們的智慧?

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old time is still a-flying; and this same flower that smiles today, tomorrow will be dying. 這不就是中國人說的「勸君莫惜金屨衣,勸君惜取少年時;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嗎?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我們總要不斷提醒自己,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事情、看這個世界,既使是那些我們以為我們早就知道、或者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人、事、物,換一個角度,或許我們會看到不一樣的世界。走在人煙稀少的曲徑,或許冒險、或許會對前途茫茫感到害怕、迷惘,但我們選擇了不一樣的路,就有不一樣的風景。(或許是這樣,我選擇到歐洲念法律、念同志人權、法律社會學?!) I too am not a bit tamed, I too am untranslatable, I sound my barbaric yawp over the roofs of the world. (間接回答大偉的問題,電影裡Keating提示Todd說:YAWP is loud crying and yell.)

我大概也是從這部電影更喜歡詩,因為 “We don't read and write poetry because it's cute. We read and write poetry because we are members of the human race. And the human race is filled with passion. Medicine, law, business, engineering - these are noble pursuits and necessary to sustain life. But poetry, beauty, romance, love - these are what we stay alive for.”

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的論辯:這是我發現網路上討論這部電影重要角色,並收集電影所提及的英文詩相當齊全的一個最好的網站,你不能錯過。


2. 天才雷普利(The Talented Mr. Ripley, 1999)

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些不為人知、甚至連自己也不曾發現的「黑暗面」。問題是,有的人控制、隱藏的很好,有的人則無法操控而讓生命由光明走向黑暗。現實的是,我們都必須作那些決定,而一旦做了,便沒有後悔的餘地。

我已經在網誌上寫過這部電影的一些心得,請參見:

stars, hide your fire


3. 「傷心同志俱樂部」(The Broken Hearts Club, 2000)

這大概是我看過最自然的同志電影。如電影副標題所示,這是一部同志喜劇。但我會想說,這不過是人生(c’est la vie)。同志生活並不像其他電影裡的那樣造作,並不是每個男同志都是帥哥,身材好、多金的文藝美少年,同志不過是人,就是我們周遭的男人、女人。就是電影裡Jack對Patrick說的,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是異性戀者,也不是每個同志都是帥哥,有些人天生就是「平凡的男同志」!但問題是,人必須能自我認同,能活出自己的本色,這才是更重要的。真的找到自己的聲音!

我已經在網誌上寫過這部電影的一些心得,請參見:
And good in every thing


4. 「遺忘的天使們(未知的命運)」(Le Fate ignoranti, 2001)
(英文有個很土的片名:His secret life)




很多時候,我們真正了解自己最親近的人,不是他活著的時候,而是當他死去,當我們真正從回憶裡、從生命裡真正地去認識他。

這部很棒的義大利電影,是土耳其裔導演Ferzan Ozpetek執導數部同志電影中的一部佳作。中產階級的異性戀美好婚姻童話下,被遺忘的,是曾經在破舊公寓頂樓天台盡情飛舞的精靈。擁有名車、大片草地的湖濱豪宅,住的是成功的內科醫生與她的丈夫。那一天,當她事不關己宣判一位病人罹患愛滋病的同時,卻接獲自己丈夫車禍意外身亡的噩耗。而後,因為丈夫遺物中的一幅畫的題文,接著發現自己丈夫七年婚外情,更驚恐的是,丈夫外遇的對象是一個相同性別的市場水果批發商。從忿恨、鄙視、恐懼、排拒、了解到接受,作為醫生的她,真的從心裡去了解她的病人(她在丈夫外遇對象公寓裡醫治一名愛滋病患),從心裡去了解她的丈夫,包括他原來會做菜等等,帶給我們的是,物質生活似乎填不滿生活中的寂寞、空虛;卻在男同志、變性人、土耳其移民等自己動手裝飾的天台上獲得滿足與救贖。

生命活著是不需要性別的。

電影裡引用的土耳其詩人Nazim Hikmet 的詩,參見

在這秋天的夜晚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ling
  • 生命活著是不需要性別的<br />
    <br />
    I like this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