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到Onati兩天後的週末城慶便認識的cuadrilla一群朋友



據中央社新聞以下報導:

「街頭飲酒狂歡」(botellon)近幾年來已成為西班牙城市生活的一部份,青少年由於覺得待在家裡太無聊,又沒錢上酒吧,只能買了啤酒或烈酒在廣場附近閒逛,徹夜狂飲取樂。
這種活動常常帶來嘈雜的噪音,街道上更會出現年輕人狂歡後留下尿液與嘔吐物的痕跡,因此許多城市的議會已規定禁止在街上飲酒。
每逢週末,警方都會前往幾個可能出現類似活動的地點巡邏,要求群聚的青少年離開;這群青少年會將雞尾酒與便宜的烈酒混在一起飲用,或是「紅酒混可樂」。

文末提及的飲料:紅酒加可樂,西班牙文叫做Calimochio,特別是在我所在的西班牙北部巴斯克自治省特別流行,當然,在西班牙酒吧都可以點到這種飲料。實話說,我蠻喜歡這種飲料的。不過,由於處於酒鄉,這裡的紅酒便宜又好喝,這樣調酒,許多朋友大呼暴殄天物,但每逢酒吧聚會,我還是必點Calimochio。

我倒不覺得這種青少年飲酒模式是因為沒錢上酒吧。當然,這樣大瓶裝可樂、啤酒在超市購買的確比在酒吧單點便宜。我覺得一部份理由是西班牙人對於酒吧喝酒的習慣不同。以馬德里而言,即使冬天,西班牙人還是喜歡呆在街上,通常會端著酒,然後便在街上聊天。另一部份也是因為西班牙酒吧都會分吧台消費或店內消費,食物飲料價錢上便有相當大的差別。

我覺得最有趣的酒吧文化,是我在的巴斯克自治省,特別是我居住的這個小鎮。

這裡是人口只有十萬人的山中小村莊,卻因為是幾個大公司(如ULMA, FARGO等所謂「巴斯克企業」)的工廠生產基地,一般人的收入普遍均高於巴斯克自治省其他區域,更別說這裡是西班牙最富庶的地區之一。而這裡最特別的酒吧文化,是一種我稱作「空襲式」的飲酒文化。

由於是一個遺世獨立的山裡小城,幾乎人人彼此認識,所謂「雞犬相聞」不過如此。因此,同年紀的小孩大都一起長大,更有趣的是,每逢傍晚或週末,幾乎全家出動聚集在市政廳前的廣場,爸爸們一起、媽媽們一起、男孩們一起、女孩們一起,各自在廣場上找到自己的夥伴,小孩們就在廣場上玩耍起來,似乎就把廣場當成是家裡的大床,或坐或臥、既奔又跳。陶潛說的黃髮垂髫、怡然自得,我想找不到比此地此時此景更適合的範例。因此,男生、女生(性別分流在這裡是一項有趣的現象,我將會在論文裡研究)們從小就有自己的俱樂部,稱作cuadrilla。因此,每逢週末,這群從小一起長大的cuadrilla之友,便會在午夜之後(請注意,西班牙人通常十點過後才吃晚飯喔!)前往當地約二十家酒吧喝酒。而他們酒吧喝酒的模式,就像空襲警報。通常不同的cuadrilla有不同的酒吧偏好,大概都會有五家至十家。然後,他們便像空襲飛機一樣,一群人十數人蜂擁而至,擠翻了偌大的酒吧,通常領頭的集體統一點酒,由公費支出,不管什麼飲料,一律由約十五公分高、直徑十公分的水杯裝著好像不用錢的冰塊,然後一群人圍著聊天,不到十分鐘便又集體離去,途中或與另一個cuadrilla的一群人摩肩擦掌交錯,然後這群人前往下個酒吧,一樣的點酒、飲酒,一家換一家,如次循環,直到眾人皆醉。

我的初步觀察結論是,這樣的飲酒模式,其實是一種經濟共生互助的模範。喝酒似乎不是他們最主要的目的,而是一種平均財富分配的生活模式。酒吧在這裡,就好像自家人的廚房,又因為每間酒吧的經營者又都是自己親朋好友,演變成這種飲酒模式,好平均地支持這鎮上所有的酒吧事業。

這就是我在的小村莊一個最迷人之處。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