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我回到荷蘭參加美國加州Whittier Law School的同志法律暑期課程、住進阿姆斯特丹大學學生宿舍已經四天了。從一下飛機,我走在Schipol機場,就滿心激動、興奮。很熟悉地步出機場,刷卡買火車票,那熟悉的黃色小紙片提醒著,我終於又回到荷蘭。

不知道為什麼,走出阿姆斯特丹火車站,看著身旁的荷蘭人,我真的好興奮喔!一切都這麼熟悉,讓我錯覺我回到自己的國家。

星期一阿姆斯特丹天氣不同以往,熱的要命!往後幾天也是,直到今天才覺得回到正常的荷蘭天氣:陽光普照、陣陣涼風,有時雨陰、有時天晴。

我的宿舍房間面對運河,夜晚微弱的街燈下搖晃著點點的波光。

最高興的還有再走進荷蘭最大連鎖超市AH。看著熟悉荷蘭食物不停出現在眼前,真想大煮一頓。最特別的,是我有可以吃到荷蘭特有的甜優酪乳:Vla。

Vla是荷蘭特有的乳製品,裝在長方牛奶紙盒。這是一種液狀優酪乳,不同的是,這種優酪乳偏甜,而且口味多樣,通常水果口味都會混添真正果粒。

這也是荷蘭人最常吃的飯後甜點。具統計,平均一個荷蘭人,一年會消費十公斤以上的Vla。我還記得,我認識的荷蘭學生之一Michel,幾次在他宿舍吃飯,他都會把Vla紙盒壓得扁扁的,直到最後一滴Vla不剩。

高原先生,我想你一定很羨慕我吧?!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