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年到米蘭認識的兩個比較談得來的中國學生,L與C今天來看我,並帶來兩隻活跳跳的大閘蟹。

認識他們是因為米蘭大學中文系為中國學生開設義大利文語言課程,我剛到時因為法律系主任介紹,認識了中文系系主任Lavagnino教授。

她在義大利赫赫有名。十年前聽說就翻譯全本「文心雕龍」,經常往來中國各地。而後有「馬可波羅」計畫後,中國與義大利在文教方面交流更是密切。她最近則是翻譯了張愛玲的小說,金鎖記。

而L與C兩人就是馬可波羅計畫的第二年學生之一,到米蘭來念大學(所謂「本科」)。

他們倆人很親切,第一年常常去他們家包餃子、包子、吃飯。L是青島人,十八歲小毛頭,卻也燒的一首好菜。我最喜歡吃他做的「水煮肉」,很過癮。年紀雖輕,但也很有才藝,管樂器非常上手,竹笛、洞簫樂音動人。

兩次搬家或回台,手上總是帶著大包小包,他們總是會來幫我,一起在中央火車站等車。

兩隻活蟹竟然什麼沒放,也是美味。感謝他們兩人的友誼佐料。

之前聽說大閘蟹全世界都有,不過,洋人不懂吃蟹,導致歐洲這種金毛蟹橫行,甚至成為強勢的外來種。但因為發現東方人、尤其是台灣人、香港人熱愛消費,開始大量漁捕,先運到陽澄湖等名產地,過個水、貼個標籤,卻又成為道地的正宗陽澄湖大閘蟹了。

可憐的大閘蟹,在歐洲也活的不快樂。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