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是一卡裝運二崙名產美濃瓜的瓦愣紙箱。為了要承載美濃瓜厚實的重量,我的身體是厚於零點五公分的實心瓦愣紙;我的身體兩側還有兩個方便使力提拿的孔耳;我的身體下方還用黃銅針固定。這樣的我,就是為了能安全地保護一顆顆香甜的美濃瓜,能夠從他們的老家,順利地嫁到台灣各地。

這一天,我送三十公斤的美濃瓜小姐們,安全地抵達台中大里的水果行後不久,我便一個人孤零零地,被送到不遠處即將出國唸書的新主人家。

新主人是第一次出國,他在出國前兩個月便先行安排寄送書籍與衣物等厚重行李;因為是去念法律,其中,書籍是最大宗的行李。

說起我這個主人,以前常搬家,卻還是沒有得到教訓,身外之物是越堆越多。尤其他特別愛買書,又喜歡他所愛的書都能一直跟在他身邊,雖然很多書都只是在他偶爾想起來的時候,才會拿起來翻翻,但他還是捨棄不了痴念,永遠帶著一堆書在身邊。他總是覺得,當想起一個句子或一個段落,能夠馬上隨手拿起該有的那本書,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他的好朋友也曾說,買書是為自己找麻煩,搬家要搬這些重量最實在的書籍,還要找空間、找書架來放這些書,等於為自己的身上放一個最重的蝸殼。

但我這個主人還是不信邪。我想,他工作的那些薪水,大概有五分之一,都讓他貢獻給美國兩大網路書店,去買那些昂貴的原文法律書與攝影集了。哎,江山易改,即使這次他要遠渡重洋,他還是決定帶著他那些寶貝書一起走天涯。那我,只好身先士卒,先帶著他的那些書去見紅毛子。

主人在我的身體裡放的都是重量不輕的,一本英英辭典、一本英漢法律辭典、五本關於他研究主題的精裝法律書、他自己出版的書與論文、巨人國旅遊書、瘂弦詩集、迷路的詩、迷路的詩提及詩全集手製線裝書、「蒙馬特遺書」小說聯合文學影印本手製線裝書,還有他練習書法的文房四寶(他寶貝的瓜瓞綿綿端溪硯,是真是假他恐怕也不知道)等等,竟然就十九點七公斤。

於是,我就在八月初,帶著主人這些心愛的書,搭上貨輪,開始我走天涯的苦兒流浪記。

兩個月後,我的主人從學校國際事務處把我領走,扛回他在Hooigracht 15的國際學生宿舍。當他看到一件一件心愛的書籍、雜物完好無缺地抵達紅毛巨人國,他給了我一個肯定的微笑,便把我的身體輕輕的折疊起來,我便走進他的床下,冬眠。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indenghost
  • 靠!你還帶了個硯台出去啊?<br />
    <br />
    了不起!<br />
    <br />
    對了,我也很喜歡我的硯台,現在還在用...<br />
    <br />
    <br />
    <br />
    Lindenghost
  • narzissmus
  • 嘿嘿,殺人王老大,我這個主人還帶了一些更莫名其妙的雜物出訪巨人國呢!<br />
    而且每年回蕃薯國省親,總是會添購一些新的身外之物。<br />
    只是他不好意思說,我也不能出賣他啊!<br />
    假如你能猜中除了硯台外,我認為主人最無聊的身外物,我就割下我身上一塊肉,給你當紀念品喔!<br />
    走天涯紙箱<br />
    留。
  • Lindenghost
  • 幹嘛?<br />
    <br />
    <br />
    捨身餵虎、割肉飼鷹是吧?<br />
    <br />
    <br />
    <br />
    Linden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