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鴿子有莫名的恐懼。

我從不覺得歐洲各地名勝廣場的鴿群是浪漫的。

尤其是米蘭主教教堂廣場的鴿群,多到令人怵目驚心。每回我經過廣場時,都像逃難一樣,「恨不得在身上綁根沖天砲,飛到對面旗杆頂上去」。

可奇怪的是,就是有那麼多人喜歡成為這群「轟炸機」的目標,就是有人會不小心就拿了陌生人的玉米粒,拿鴿子當明星、偶像拍照,事後還得給錢。

只可憐了廣場上這兩隻雄獅。

無語問將軍。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