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待在義大利的兩年裡,每次在復活節假期裡,都會看到電視台播放美國影史上最偉大的史詩電影:賓漢(Ben-Hur, 1959)。這部榮獲奧斯卡金像獎十一座獎項,直到將近四十年後才被鐵達尼號追平。



許多當時的特技、場景,敘事完整、緊湊,至今仍為經典中的經典。比如說海戰以及最經典的戰車賽馬,都遠勝特洛伊城與亞力山大大帝等近作。



(海戰一幕)



(划船時大將軍看著賓漢的曖昧眼神,好吧,最後只收他做「義子」...畫面中那些奴隸假如換成年輕健碩的美少年,或許比較有看頭...)









(超級經典的戰車競技四幕)

這部看起來充滿男性戰鬥、耍弄肌肉的電影,幹嘛每年復活節都播?原來,這部電影還有一個副標題,叫做:「基督的一個傳說」(A Tale of the Christ)。(根據美國作家Lew Wallace一八八○年小說改編,於一九二五年曾拍過第一個版本)好啦,原來這是一個關於基督故事的宗教電影,難怪義大利電視台每年必播。

但是,假如你認真看過這部長達兩個半小時的電影,會發現,咦?奇怪,基督在哪裡?不是說他的故事嗎?怎麼從頭到尾他都幾乎沒出現在電影?



最早的鏡頭,是賓漢(Judah Ben-Hur)被發配邊疆成為奴隸時,在路旁有一個頭髮捲捲的高個子給他水喝,但也始終都未曾帶到這個人正面鏡頭,當然,我們知道他是基督。





好吧,總算出現基督了,但之後好久、好久,一直等到最後,基督才又再次出場。但於事無補,也跟之前兩個多小時的電影情節毫不相干。

那這樣子的一部電影,算哪門子的講述基督傳說呢?原來,這不過是一部愛情電影,一部男同性戀愛情電影。



就像一對相愛的戀人,兩個人手永遠無法握在一起。

我這麼說可能很多喜歡這部電影,以及把這部電影當成宗教電影的影迷會跳腳!但你仔細想想,這部電影到底在講什麼?



賓漢跟梅沙拉(Messala,還很女性的名字)是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但是賓漢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門不當戶不對,兩人因此分散。多年後,梅沙拉成為政治人物,帶領軍隊進佔賓漢的老家,本來想兩人終於可以平起平坐,可以一圓當年未了情,誰知道賓漢有新歡,還拒絕舊愛。於是由愛生恨,梅沙拉將賓漢貶為奴隸,讓他一嘗遭背叛與失去一切的痛苦。



(哼!當年拋棄我,現在還好意思來求我?!)

瞧,兩人重逢時,梅沙拉叫賓漢什麼?我的小甘尼梅德(Ganymede)!依據希臘神話,天界宴席的水瓶侍者,是由主人Zeus未嫁的女兒,青春女神Hebe公主所擔任,但之後因為Hebe嫁給了英雄Heracles,於是水瓶侍者出缺。後來Zeus看上了Troy王子Ganymede,便派使者前去邀請,但Ganymede不答應。所以Zeus只好化身為一隻雄鷹,親自將Ganymede抓上山,要他擔任侍酒一職。從此Ganymede便永遠成為天界的水瓶侍者了。所以,這裡已經預告梅沙拉最後會抓住賓漢。



一九二五年版本裡飾演賓漢的Ramon Novarro(畫面右邊)與飾演梅沙拉的Francis Xavier Bushman。兩個人的「妖氣」較多一點。

你會想,這哪會這麼複雜?故事看起來也不過是兩個老朋友,在政治立場上有所分歧。好吧,假如是這樣,政治是講究合縱連橫,兩個老朋友,一個有權、一個有錢,合則共享其利、分則同受其害。這種如此強烈的報復舉動夾雜著的,必然有更深層的感情因素(視政治結盟為彼此「婚姻」的盟誓)。一個國民黨的還不至於會把一個民進黨的老友發配邊疆、下放勞改,還把他全家送進瘋人院吧?但是,假如是分手的情侶,可能會。

看看霹靂火裡的邢素蘭就知道了。

這麼說也是有根據的。賓漢的電影編劇之一(事實上並沒有掛名)Gore Vidal便坦承(在「電影中的同志」(Vito Russo, The Celluloid Closet, 1981; The Celluloid Closet, 1995)的訪談中。這裡有一篇關於Russo這本書不錯的書評:http://gaybookreviews.info/review/2543/543),他在編寫兩個男主角的劇情與編排時,便是設定賓漢與梅沙拉是一對分手的情侶。導演William Wyler也贊同。



這兩人中,飾演梅沙拉的演員Stephen Boyd也很清楚編劇在這兩個角色的設定,看看他們倆人重逢時,梅沙拉的眼神,兩人同行時梅沙拉很自動地就靠過來,親密自然地勾著賓漢的手。



當時只有飾演賓漢的Charlton Heston不知情,因為導演覺得他比較保守,大概無法接受這種情感的投射。所有人大概都覺得飾演賓漢的Charlton Heston被耍了。但事實上,Charlton Heston事隔多年在一次訪問中卻說,他覺得賓漢這部電影,是一部關於賓漢與梅沙拉的愛情故事。

當然,你可以說,這還是一部宣揚基督信仰與饒恕、原諒等精神的電影。但我們從頭到尾只看到賓漢如何從一個奴隸因為解救大將軍而魚躍龍門,進而展開報復行動的劇情鋪陳。好像佛家說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假如這是一部講述基督愛、寬恕、原諒等美德精神的電影,我們可以看到從頭到尾刀光劍影、你死我活的廝殺場面,可以因為最後一幕的反省而昇華,好像最後一刻你信基督的,然後就可以得永生、進天堂。





不過,當你比較兩人重逢與訣別的兩幕,當賓漢穿越重重幕欄見到梅沙拉,以及最後梅沙拉落敗重傷將死之際,仍堅信賓漢會來見他最後一面,而畫面出現賓漢站在門口的身影,你或許會稍微相信,這部電影是述說一個愛情故事,至少,是這「兩個男人的故事」。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Bryan1974
  • 我好小好小的時候看過這部片呢!<br />
    但是完全沒有想到有這麼gay哩~~哈哈,改天再去找出來看看吧!應該會很有不同的感覺。
  • Lindenghost
  • 嘿,好文章!<br />
    <br />
    <br />
    <br />
    Lindenghost
  • S.M.
  • 小時候看這片時,人家說,這叫「男性堅定的情誼」!<br />
    現在長大了,好像該找個機會在看一次的樣子XD<br />
    <br />
    最後一張是暗指兩人在度羅馬假期嗎?
  • narzissmus
  • Bryan:相信小時候我應該也看過這部電影,不過,我完全沒印象,直到後來寫碩士論文讀Russo那本書、<br />
    看那部電影才有這種想法;之後兩次在義大利電視上重溫這電影時,那種感覺才鮮明起來。<br />
    <br />
    謝謝L老大的賞識。<br />
    <br />
    S.M.:原來那時候說是「男性堅定的情誼」啊!嗯,沒錯啊,是男「性堅定」的情誼啊!你說的也沒錯,<br />
    瞧!他們倆笑的多開心啊!
  • 訪客
  • 你这是胡说!知道圣经里的大卫与约拿单吧!他们同样是生死与共的好友,照你的话说,他们是同性恋??!!看一部伟大的电影,应该仔细揣摩它何以伟大,而非极端地赋予它你片面的意思!!!
  • RE
  • 這幾天才看完這近三小時的經典,找上網路,中文的心得文章並不多。
    看了你的文章更堅定我聽聞這是愛情故事的這則消息,但搜尋電影相關資料才真的瞭解到 相見恨晚 這四字的真義,一晃眼賓漢過了50週年,未來好萊塢又將有新版翻拍,兩位主角現在也只能從作品中回味,真的是相見恨晚吶。
  • Bruce Yuan-Hao Liao
  • 哈哈,這部片很棒很棒。
    當年我國中畢業的那個暑假,它正在公館東南亞戲院重播。
    我連看了三次。其中一次沒座位了,還買站票......這可是 3小時 44分的電影,中間還有「休息時間」呢。
    復仇、戰爭、神蹟、場面、友情與仇敵......充滿了我愛看的電影之元素。
    以前還一直覺得少了愛情,哈哈。
  • 致2013/12/25的訪客
  • 1. 這篇文章提到Gore Vidal是編劇之一,對吧?Gore Vidal就是男同性戀,他還出版了數本同志小說。

    2. 大衛和約拿丹是不是同性戀關係,我不知道。但確實有人這樣理解。因此用「大衛和約拿丹」來影射男同性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3. 賦予同性戀的意涵,並不會讓這部片變得不偉大。除非你認為愛情和偉大,天差地遠。
  • soss055060
  • 兩個小問題
    賓漢跟耶穌一樣是拿撒勒人嗎?
    賓漢家門口的那個缺口是甚麼?
  • kaykay
  • 今天看了最新版的賓漢!感覺賓漢跟好兄弟馬薩拉好像有點兄弟以上,戀人未滿…google到這篇文章…原來不是我腐眼看人基!
  • 懶惰人
  • 版大您好,我是一個雖然會看電影電視小說等,但年紀年資尚輕無法深度了解,說不出什麼專業詞彙的蠢小孩一個,希望您能有閒暇回應我,也希望若有因為無知而產生的話不會惹您生氣ww

    我認為會造成這部電影"腐腐的"可能"包含"這兩種原因:

    一、編劇雖然不能完全代表電影最終所呈現意涵,但若他本身是同志,創作人在創作時需要投入大量感情,自然會把自己的情感投入,試圖讓兩位主角更有血有肉。

    二、我認為「愛情」是最容易發揮、最容易投入的情感,使用愛情感染受眾在商業化時代是非常簡便的方式,從流行歌曲可以一直以同一個題目不停包裝再販售便可知曉。
      然而這故事最初是記載在聖經中,無從得知兩人的愛情觀。或許是後代改編時的詮釋、讓故事更有張力的方法,卻可能造成了焦點渙散,把最初要表達的意涵整個改變。是不是也造成最後他"信基督得永生"的重要環節不得不縮減以至於看起來粗糙不堪?

      現在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本身並不帶有搞基的傾向(可能不包含這部電影),卻因為腐女們過度大量的行為導致整個故事都走偏了(甚至間接使得外圍人士不願意接近)。對愛情有美麗的期望是很好,但卻忽略了創作者本身真正要表達的,好似腐女喜歡的並不是創作者筆下的故事,只是藉由角色之間無意的行為來滿足一些綺想。

    順便說說,我是認為愛情和偉大天差地遠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