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區同志平權運動組織Gehitu的相伴下,參與去年在法國巴斯克地區Biarritz的同志遊行)

本月(六月)十五日,哥倫比亞下議院(La Cámara de Representantes)以六十二比四十三票通過同性伴侶法定準婚姻法(Proyecto de Ley No. 152 de 2006 Cámara - 130 de 2005 Senado “Por el cual se dictan medidas relativas a la protección social de las parejas del mismo sexo”),賦予同性伴侶與異性戀已婚伴侶,在法律上相同保障。哥國總統Alvaro Uribe並表示將尊重國會立法而予以簽署生效,屆時,哥國將成為拉丁美洲第一個賦予同性伴侶與異性戀伴侶婚姻上同等權利的國家!(雖然布宜若斯艾利斯與墨西哥市已有若干保障)估計將有三十萬同性伴侶因此受惠。

自從西班牙通過同性婚姻法之後,昔日帝國殖民地的同志運動與同志人權保障,似乎也覓得一翕雲開見天光的希望。倒不只是帝國殖民地獨立之後,仍然仰人鼻息,或者懷念帝國天恩,而是作為長期殖民統治之後,所謂拉丁美洲的西語系國家,在宗教、文化、語言等相近於西班牙,待西班牙通過同性婚姻法之後,這股潮流如風行草偃般散播拉丁美洲西語系國家,這可能原因有以下數端。

其一,就象徵意義而言,西班牙在這些拉丁美洲國家的人民心目中,仍然具有重要的引領作用。即便每個國家如今都是獨立主權,但就我所接觸的拉丁美洲國家的朋友們,對「馬德里」仍心嚮往之。

其二,西班牙近幾年的經濟發展,其實依賴這群昔日殖民地人民甚多。西班牙本國人口成長緩慢(這涉及西班牙社會語家庭結構在近數十年的巨大改變),整體經濟發展其實依賴外來人口。西班牙對拉丁美洲國家人民的移民條件並不嚴格,因為語言、文化相近,拉丁美洲人民到西班牙工作的機率,相較於其他國家人民,相對增加很多利基。而這群移民工作者對其母國的影響也可想見。

其三,西班牙同志運動組織在對外支援、發展上不遺餘力。這也受益於語言與文化的相近,西班牙同志運動組織很早就積極協助拉丁美洲國家的同志運動,把西班牙成功經驗輸出到拉丁美洲國家,提供人員訓練、資金、政治遊說與運動策略等,建立所謂「西語系國家同志運動網」。

最後,多數拉丁美洲國家仍有濃厚的威權與強人統治色彩。換言之,一旦國家領導人的個人較為自由,便較有可能在這議題上採取開放與支持立場。

哥國與多數拉丁美洲西語系國家一樣,天主教的力量深入社會各階層,包括政治場域。有些國家如智利在威權統治時期,教會與政治糾結甚深,一方面與當權者結盟,另一方面卻也提供反對者政治庇護,擁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也如同這地區其他國家一樣,哥國人權保障一直深受批評,包括言論自由等政治權利與其他社會權利,國家在強人統治與內戰導致政局動盪不安的情形下,許多人權侵害事件層出不窮。弱勢團體除依賴國家保障之外,更多是受國際性人權組織的介入而得以獲得救援。同性戀者亦同。

哥國另一個嚴重的政治問題,是司法機關一直未能享有獨立、超然的立場與角色。許多人權侵害事件根本無法透過司法救濟途徑而獲得保障。更嚴重的是,許多擁兵自重的軍閥在侵佔一個地區之後,便透過所謂「清場」的手段,鎖定同性戀者、性工作者與愛滋病患者等社會道德爭議群體,以血腥鎮壓、囚禁、處決的方式以殺雞儆猴,同時強調自己是哥國傳統信仰與價值觀的捍衛者。

現任哥國總統Alvaro Uribe雖然在政治立場上較為自由,但對同性戀者仍採取較為保守的態度,也對同性戀者,特別是男同性戀者,認為是破壞社會和諧與明確性別角色的疑兇。

如同其他國家一樣,同性戀者在城市與鄉間的能見度與活躍程度仍有明顯差距。雖然同性戀者在首都波哥大等大城具有一定能見度,相關活動場所也多,但同時也因此成為一般社會犯罪者鎖定的目標,同性戀酒吧經常受到有心人士滋事、騷擾,同性戀社區也經常受到搶劫,同性戀者本身也因工作權未受明確保障而受黑函困擾,許多扮裝癖人士與行為較為女性化的同性戀者也常傳出在大街受到不明襲擊等近似仇恨犯罪事件。當然,目前哥國並未就仇恨犯罪特別加以立法規範,更嚴重的是,警察與執法機關在面對同性戀恐懼症與仇恨犯罪事件時,經常採取息事寧人的消極態度,甚至在犯罪偵查上採取不合作立場,許多警察也避免涉入相關案件。

另一項嚴重社會問題是愛滋病防治。哥國愛滋病患者比例不低,然而政府衛生部門卻對愛滋病防治採取漠視態度,許多防治、醫療與教育經費遭到刪減,而社會慈善機構與人權組織其實心有餘而力不足。

目前哥國最大的同志平權運動組織為Colombia Diversa。才成立將滿三年的同志運動組織 Colombia Diversa 目前已經積極投入同性戀者人權保障立法的政治遊說、同志諮詢等工作,日前通過的同性伴侶法定準婚姻關係法,則是同志運動組織一項重大的勝利!按此下載哥國二○○五年同志人權報告。

然而,在此之前,哥國同志人權保障都是靠單打獨鬥,由個人經由司法途徑尋求救濟,哥國政府甚至嘗試以訴願審查程序(tutela)阻撓案件進入司法程序,藉以降低同志尋求司法救濟的大量案件發生。

然而,哥國同志人權的進展,卻也是透過司法機關的力量而獲得重大突破。

首先是一九九四年哥國憲法法院判決認定同性戀者享有憲法上的工作權保障,同性戀者Eduardo Cuevas非法遭到軍方以同性戀為由開除,係違反憲法對人民工作權的保障。此項判決大大提升同性戀者的社會地位與能見度,特別是在哥國軍權統治時期,格外具有象徵意義。之後,於一九九五年憲法法院認定愛滋病患者仍享有憲法上社會權等保障,並指示成立社會福利局(Instituto de los Seguros Sociales)專責愛滋醫療救助;一九九八年以判決認定同性戀學生享有憲法所保障的受教育權與平等權,學校不得以學生的性傾向為由而剝奪學生的受教育權。

對於同性伴侶的權利保障,哥國政府一直採取較保留的態度,即便憲法法院在審理一件關於女同性戀者囚犯主張其伴侶探視權案件上,認為並未違反憲法上關於言論自由等權利。然而,該名女同志將案件上訴到美洲人權法院(如同歐洲人權法院,但地位與判決事實上的拘束力卻遠不能及,甚難相提並論),人權委員會(Inter-Americ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初步審查後認定,哥國禁止該名女同志其伴侶探視權,完全係一種性傾向歧視,該案件也是美洲人權法院第一件關於性傾向歧視的案例。然而,哥國政府並未接受人權法院的裁示,仍然拒絕賦予該名女同志其伴侶探視權。此案例也成為同志平權運動組織遊說立法的發軔。二○○二年,哥國參議員Piedad Cordoba首度提案,成立同性伴侶法定準婚姻關係(civil unions)法,不但賦予同性伴侶幾乎與異性戀伴侶相同的婚姻權利保障,更提供了在就學、就業等方面明確的反歧視條款。該法在參議院委員會通過,卻仍在右派保守政黨與宗教團體的反對下遭到封殺。

在立法挫敗後,哥國同志運動組織在經四次遊說立法上一直未能有所進展,直到哥國憲法法院在今年(二○○七年)二月作出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No. C-075, decided on 7, February 2007 )。哥國憲法法院判決承認,就習慣法(common law)而言,同性伴侶至少在共同財產所有權與繼承關係上,應享有與一般異性戀伴侶一致的法律效力(common law partnership)據此宣告哥國民法繼承相關規定(Ley 54 de 1990)違憲。

在此之前,同性伴侶必須透過契約以規範彼此財產關係,然而,在繼承方面仍受民法關於繼承要件之限制。哥國憲法法院此例一開,立刻引來宗教團體的不滿,認為這是為同性婚姻合法化鋪路。然而,在哥國內(同志運動組織與左派政治力量)、外(西班牙通過同性婚姻法與國際人權組織支持)一遍支持聲中,國會於稍後即提案立法賦予同性伴侶法定準婚姻關係,隨即通過參議院支持,並於今年六月十五日在下議院正式通過立法。原則上形式要件與一般異性戀伴侶一樣,不過,須同居兩年後始能登記成為法定準婚姻關係,該法並一併適用於異性戀伴侶。

該法全文如下:

Artículo Primero
Las parejas del mismo sexo que cumplan con los requisitos y condiciones previstos en la normatividad vigente, podrán conformar sociedades patrimoniales. 
Sólo los beneficiarios del cotizante, según las normas vigentes y la compañera o compañero del mismo sexo que se autoriza por la presente y que cumpla con los requisitos para el reconocimiento de la misma, previstos en la normatividad vigente, podrán acceder a ser beneficiarios a la seguridad social en salud y pensiones.

Parágrafo 1.
En caso de que el compañero o compañera cotizante del mismo sexo haya tenido anteriormente cónyuge o compañero o compañera heterosexual reconocida, de acuerdo a las normas vigentes, sólo se tendrá en cuenta esta circunstancia para lo relacionado con los derechos de pensión de sustitución o sobrevivientes y se aplicará lo establecido en las Leyes correspondientes.

Parágrafo 2.
El régimen de inhabilidades e incompatibilidades establecidas en las normas vigentes regirá y se aplicará de igual forma para las parejas del mismo sexo.

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與哥國在血緣種族上非常相近的委內瑞拉,是否會因此受到影響,進而促使委國同志人權保障的進展與同性伴侶關係的立法,值得觀察注意。當然,目前委國總統Hugo Chivas極度右派保守的性格,也是一項左右的因素。

如我一直以來不斷強調,從哥國的例子可以再次說明,同志平權運動需要善用組織與法律途徑,設定不同目標,透過不同策略,一步一步朝向同志平權的目標。

西語系國家的同志運動或許也可以給華語地區(包括台灣、中國、香港、澳門、新加坡等地)一點啟發。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rzissmus
  • 我早說過民主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br />
    <br />
    才寫完這文章,期待哥國總統簽署法案公佈後正式生效,豈料,因為立法疏失,導致上周在下議院通過的<br />
    同性伴侶關係法必須退回參議院修正文字,這一舉讓保守議員與宗教團體再次集結力量,策反當初投票贊<br />
    成的右派議員,再次表決時,竟以三十四票反對、二十六票贊成的大逆轉,將草案封鎖:http://<br />
    www.enkidumagazine.com/art/2007/200607/e_2006_007_a.htm<br />
    <br />
    如今,必須視哥國立法程序是否意味著必須在下議院重新提案,或者原法案經協商後再度送交參議院委員<br />
    會審查投票。無論如何,在通往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道路上,始終是要步步為營,任何小差錯都可能導致前<br />
    功盡棄、全盤皆輸。<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