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短暫返台,是我在三年之後,第一次在家慶祝母親節。當天我與媽媽說,要在家料理一桌菜請她吃。主菜是白燒獅子頭。

一早,我便與媽媽到附近市場採購所需食材。

夏初台中的氣候是宜人的。陽光淡淡地,晨風輕輕地。才六點一刻,這次我載著媽媽,在這台新的機車,是爸爸送她的生日禮物。媽媽是性急的人,隨媽媽逛菜市場,她總會騎著車穿梭在那擠滿機車與人群的小巷裡,在所需食物販售攤販前才會停下車,簡單話家常後,買了食物便往下一處去。這次,我特意要媽媽把車子停在路旁,好生悠閒散步採購。於是,我們將車子停在市場尾處,母子兩人便同行前往肉販。

肉販出人意外的是一個年輕人,大概不比我大。親切地跟媽媽閒話家常,態度特別親切,一看,不單是媽媽,連我、路過未停車的婆婆媽媽們,也都好像是一家人地打招呼。我要打肉丸子,媽媽要了豬後頸肉,三七混五花腿肉,原本還要買一副豬腰,卻早被訂購一空,另要一副豬心給爸爸燉湯。

往市場尾端前去,是兩旁菜販販售自家菜園蔬果。我們要了幾把荇菜,買了未去皮的荸薺。婆婆正在去皮,兩者價差一倍,當然我回家可以自己去皮,省下這筆錢。

路上遇上媽媽朋友,以及相識的商家。原來,他們都知道我在國外唸書,直說好聽話。我小小怨了媽媽,怎麼到處宣揚自家私事。但又看著媽媽的朋友們一股腦地稱讚,心裡一股不捨油然而生。母親應是向他們訴說長子離家步在身旁的寂寞,自己的應對得體有禮,卻也欣慰自己人前人後沒讓媽媽丟臉。

一路上跟媽媽說著喜歡吃那個、這個地,有幾樣當天沒買,之後媽媽卻都記得給我帶點回家嚐嚐。

市場的生氣、小吃的飄香、小販的叫賣,隨侍在媽媽身旁逛菜市場是我最開心的一件事!

我很高興媽媽喜歡我做的獅子頭。

在我要回義大利前四天,媽媽特意為我包粽子。那是我一回家,就嘴饞地跟媽媽提了。為了可以讓我冷凍後帶回米蘭,媽媽特意延後到最後才動手包。

那天早上,我其實整晚沒睡。五點多便聽到門外廚房動靜。直到醒後才知道,原來是媽媽一大早起床準備,泡糯米、醃香菇讓醬油入味等等。

我幫忙了洗粽葉、剁碎紅蔥頭、剝鹹鴨蛋取蛋黃等等。媽媽先將紅蔥頭爆香,然後將五花肉塊與香菇入鍋拌炒,取出肉塊、香菇後,再以原鍋將糯米與紅蔥頭拌勻,十點左右,母子倆便開始包粽子。

邊包粽子,邊和媽媽談心。難為媽媽得僂著身屈就矮凳。但兩人卻是盡興。

我喜歡粽子包蛋黃,爸爸卻不愛。於是我們分兩串包。我想,除了那幾天吃之外,剩下的包有蛋黃的粽子,都讓我帶回米蘭了。

我喜歡媽媽的粽子。糯米炒香入味,不硬不軟,水煮粽子讓竹葉香完全混入米粒,還有那整顆渾圓飽滿的蛋黃,對我來說,那蛋黃之於粽子,就像草莓之於奶油蛋糕一般,無可取代。

原本想帶粽葉回米蘭,想到時候也可以自己動手包粽子。但一想,那是媽媽為我專屬親手包製的粽子,媽媽的味道,也無可取代!

回到米蘭後隔天,我便迫不及待用電鍋蒸一顆媽媽為我包的粽子來吃。

雖然才不到二十四小時,我與母親、父親與弟妹家人們已分隔千里,然而,千里之外,一顆粽子飄送的,卻是我血裡帶著的父母摯愛,如影隨形。

如影隨形。



啪啦報報端午節粽香傳千里、分享你的粽串連貼紙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