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嗎?
那晚
我們像黑夜星空下兩顆相撞的流星
在沒有路燈的榕樹下
你緊急煞車
老爺爺的真正舊腳踏車
幾乎在我面前跳了起來
我還以為你是因為太高興了
因為遇見了我

但事實是
你剛下課
趕著去補習班上課
你說快遲到了
你說非常抱歉
你說非常抱歉
那誠摯的聲音
在日月交替的半明天色裡
我彷彿看見一個做錯事的小孩
眼神散發認真道歉的光芒
我失去了任何可能的藉口
對你抱怨
還怕你緊急煞車
有沒有哪裡受傷

可惜你我不像流星真的相撞
至少我們身體可以短暫的接觸
或許在空中擁抱
落地後還可以彼此保護
但我們只是短暫擦身而過
在幾句陌生人客氣的招呼之後
往反方向各自走遠

沒想到
今天特別早起
還可以再一次在晨光中看見你
依然是側背建中綠色帆布書包
背上還有一個黑色後背包
跨過沒有天橋的男孩路
你又匆忙地穿過綠燈的人行斑馬線
依然是那部老爺爺的腳踏車
而我們這次沒有說話
沒有相撞
沒有讓彼此停下腳步的一瞬間
即使在白日下
你的黑色口罩
依然拒絕了我記住你的臉龐
和你卡其色制服上
你的名字

2019.05.15
08:0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