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敵人帶著各種武器

向我衝了過來

 

門旁找不到位置的大媽

用六指琴魔的武藝

錚錚地說著小孩是如何不受教

老公昨天晚上又喝得大醉

那如周星馳電影功夫中的盲眼琴師

將音波化做一個個持刀武士

我毫無招架能力

只能退到角落躲避

 

可在我眼下那找到位置的大叔

皮帶已經撐不住啤酒肚

一整個癱在雙腿上

眼看著肚臍眼上的襯衫鈕釦像滿弦的大弓

即將朝我射來

不行,我受不了大叔的自在

繼續往人群裡尋找掩蔽物

 

可是

戰場上滿滿都是敵人

一聲聲咳嗽

像是一聲聲機關槍掃射

口罩裡的病菌

似乎就要隨著口沫

如子彈交織火網

漫天如雨

達達達達達

 

我很想就這樣臥倒

匍匐前進

直到那道光從門縫裡漸漸張開

奮力抓住直昇機垂降的逃生索

 

是一個死裡逃生的士兵

終於看著敵人

像電影膠卷快轉

在我面前漸漸消失

 

全站熱搜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