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來的時候

 

聽說自己會看著自己離開世界
呼吸停了
心臟也不跳了
沒有體溫
但靈魂卻和死神一起移動

 

是該像擠牙膏一樣
還是蠟燭熄滅的時候
一縷白煙
應該都是從嘴巴洩了出來吧

 

我問死神
你是男是女
我有權只接受男性搜身喔
我說
學法律的我主張我的基本權利
但我不確定
死神有沒有學憲法
或者我教的性別與法律

 

死神說
只要你高興
我可以變成你喜歡的男生
我知道還要穿全皮軍靴對吧
最好還可以是詩人

 

那念一首詩吧,死神
帶我上天堂
下地獄也可以
只要那首詩
是一封給我的情書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