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有一點莫名的情緒,說不上感傷,卻多些高興。

我記得一樣的顏色,是我政大法研所畢業時的法學碩士服,不同的是,我想,碩士服紫色綴飾是件大大的披肩。

一樣的顏色,我竟比當年穿上那件衣服更感到快樂。

當年我兩年畢業,沒有同屆畢業的同學,都是大我一、二屆的學長姊,也沒有參加畢業典禮。

當我交出畢業論文之後,已經是八月底,才想要向學校租借碩士服。我想大概是最後一名學生借衣服了。

然後,我也沒有在政大校園留下照片,反而與朋友在台大校園留下幾張年輕的照片。

那好像是我自己實踐了某一個夢想,或者是一句話像樹苗般長大。


嘿!我真為你感到高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