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依恃著許多感官來保護我的記憶:對純棉漿燙的床單在雙腳掌間的觸感,摩擦回憶著我的童年與青少年、對皮革的嗅覺標誌著對性的啟蒙;而提醒著我曾短暫「身為」巴斯克人的靈光,是巴斯克人的搖滾樂。

任何人都曾有過經由音樂/歌曲而學習語言的經驗;巴斯克人的傳統民謠,是我學習巴斯克語的官方教材,巴斯克人的搖滾樂,則是我學習巴斯克語的地下途徑。

巴斯克人有多愛搖滾樂,可以從小鎮的音樂會看起。

我還記憶猶新。

當年初到山間小鎮時,便是小鎮一個重要的慶典,連續三晚,在學校右側廣場以及小鎮市中心有三個市民廣場共四個(至少是我當時有去看過的音樂會,市政廳大廣場則是民謠音樂會)音樂會,演奏的主題是搖滾樂:簡單的搭架舞台、小型的搖滾樂團、一些販賣著啤酒的攤位,這,就是一個搖滾樂的基地,徹夜狂歡。之後每有節日慶典,必有搖滾音樂會。

我記得深夜後回到宿舍當時,耳邊仍傳來二十分鐘路程處搖滾音樂會的震動,像是在黑夜裡的月光般自然地存在,沒有居民抗議。這當然可能是,整個小鎮男女老幼,都還在其中隨著音樂盡情地搖擺。

無須杜蘭朵公主的禁令,無人入睡。

這是我第一次便感覺到,搖滾音樂是巴斯克人血液的一部份。

你可以從巴斯克人的生存地理與政治環境,領悟到搖滾音樂在巴斯克年輕人的接受度,以及對他們的重要性。但,更重要的是,巴斯克人對其文化與傳承文化的語言之自傲,透過搖滾音樂,實踐,搖滾實踐:因為,他們唱著巴斯克語的搖滾樂。

提到巴斯克搖滾樂,不能不提到Hertzainak樂團,這個被稱為巴斯克人的The Police樂團(團名的意思也是「警察」,一方面向他們的偶像致敬,一方面當然也有很深的政治意涵),創立於一九八一年,於巴斯克自治區中部大城Vitoria-Gasteiz發跡,隨後便在屬於巴斯克人傳統酒吧(一般均較親近ETA組織)駐唱;也不難發現,搖滾樂,是巴斯克人用以傳達政治理念的一種方法,以及傳承傳統文化的一項工具。Hertzainak樂團將許多巴斯克傳統民謠的元素與搖滾、龐克音樂結合,用以吸引更多年輕人的興趣。或許是時代任務的結束,Hertzainak樂團於一九九三年在我居住的東北部大城Donostia-San Sebastián宣佈解散,然而團員仍活躍於其他樂團之中,吉他手兼主唱Gari則繼續其個人歌唱事業。

說到Hertzainak樂團,最為人熟知而且是最重要的代表作,是一九八九年發行的專輯單曲”Aitormena”(意思是告解、坦白)。這是Hertzainak樂團在巴斯克地區大受歡迎之後,仍然堅持對巴斯克文化的傳承(仍然堅持唱巴斯克語而為轉而使用西班牙語)、對堅持政治立場(偏向ETA)的坦蕩與永不放棄未來希望的「告解」!

輕快的旋律中,放送的是一份屬於巴斯克人血液中的政治信仰與搖滾浪漫,一段我無法忘記的山中歲月。



Ez dira betiko garai onenak
azken finean gizaki hutsak gara
Barearen ostean dator ekaitza
Udaberri berririk ez guretzat
Denborak aurrera etengabian
ta orain ezin eutsi izan giñena
rutinaren morroiak bihurtu gara
laztana lehen baino
lehen aska gaitezan.

Ohartu gabe arrunt bilakatuta
Ohartu gabe heldu gara mugara
Mundua jausi zaigu gainera
maitia lehen baino
lehen aska gaitezan.

Ez dakigu non dagoen hoberena
Bila dezagun beste lekuetan
Bai, zin dagizut ez dizudala
inoiz gezurrik esan eta
zaude zihur ezin izango
zaitudala ahaztu inoiz
aitortzen dut izan zarela
ene bizitzaren onena
baina orain, maitia lehen baino
lehen aska gaitezan.


(網友Vincentdear推薦英國Coldplay樂團新曲Viva la Vida聽後有感)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