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憶回旅軍[Life in Camouflage]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在照片最右邊:P)

寫在最前面:論文的第一個讀者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或許那年軍營裡與近百人一起「圍爐」吃年夜飯,有些一廂情願的傻氣,和自以為成熟的逞強吧!

相較於其他義務役士官兵,那時的我,對軍旅生活的浪漫想像尚未破滅,一口氣便答應第一梯次留守,因為在軍營裡過農曆年,對他們而言,只有戰備任務的加重,此外無他。部隊傳統遙祭黃陵儀式,對六年級前段的我,已是虛應故事,更別說二十出頭的六、七年級生,一如其對當兵期待,只求時間早點過去。而百人圍爐之說,充其量也只是在這一夜裡,重複著油膩的大魚大肉。「階級」從來不會是圍爐桌旁,營造軍隊大家庭情感的催化劑;甚至因為它,徹底阻絕了我練習結交朋友的最後希望。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就在幾天前,我收到以前服役連上一位弟兄的電子郵件。
他現在在美國唸書。
或許真因為異鄉留學寂寞的空氣,在我開始試圖留下一些回憶後,他也申請一個新聞台,開始記錄他的心情。
因為他,我想起2001年十一月,在我退伍五個月時,在即將來臨的耶誕節氣氛催化下,我寫給我連上全體士官兵的一封信。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