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語囈想隨[Murmurs in dreams]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4112 

雖然時雨時晴、偶有涼風,但他打著領帶、穿著短袖背心襯衫與全套軍服,專心一致、用盡全身力量操槍;
他全身溼透,汗水浸濕後背,褲子因汗水而緊貼臀部與大腿,並隨著褲子膠圈下緣一滴一滴地滴在軍靴上、柏油路上,留下一道長長的汗漬,標誌著身為榮譽部隊的使命與驕傲。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ICT8443_1.jpg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r 26 Thu 2009 00:17
  • 浪漫

PICT7696.jpg  


浪漫總不需要代價,即便許多人仍然認為,浪漫是一種奢侈的行為。我總是希望自己活在浪漫裡,看著風、看著雲、看著路上的行人走過自己的身旁,或許回頭多看一眼,或許他也對我看了一眼,於是滿足了、輕易地滿足了我浪漫的需求。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09 Sun 2008 17:31
  • 回魂

 

遷居到台大附近,開始用我的陳年數位相機重新認識這個城市。

這個城市在我離開五年之後,歡迎我的,是難以想像的十一月的熱情,彷彿走在路上,都會像義大利的冰淇淋般不容片刻等待地,被這個城市舔盡。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晚上心情極端沮喪。

突然才發現,當下竟然找不到一個訴苦的對象。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現任總統陳水扁公佈九十六年大法官候選人提名名單後,究竟有多少民眾真的知道這八個人是圓是扁?新聞媒體報導或許看過,但你實際看過這八個人的自傳嗎?這些人又怎麼看待,一旦提名通過後的八年大法官任期嗎?

新聞媒體除了中國時報全文刊登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人簡歷、自傳外,沒有其他媒體有相關報導,不知道之後審查八位大法官提名人時,中國時報是否也會全文刊登自傳?又有多少媒體會作同樣的事?

你可以說,審查人是立法委員,那些資料立法委員們看就好;但是,這些大法官提名人未來所作所為,關乎最密切者還是一般大眾,怎麼都沒有人關心這八個人究竟什麼來歷,自傳寫些什麼?就好像你是公司老闆,員工來應徵,難道你連應徵者的自傳看都不看?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八七一年,Arthur Rimbaud來到巴黎,他期待的巴黎,會是一個波西米亞的幻想城市,在那裡,

我無須言語,我無須思考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有
看得見、摸不著的東西
也叫作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原來
看得見、摸不著的東西
就叫作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再見到主人的時候,我們以為他怎麼這麼快就拿到博士學位,要回蕃薯國老家了?豈料,他這回又要搬家,躲到鬥牛國北邊山上黑帽青蛙的故鄉去!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再見到主人,則是他即將畢業,準備前往披薩國北邊的時尚之都念博士。我的這個主人雖然過了一年,但你們一定猜得出來,他的人、他的個性沒有變!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本來是一卡裝運二崙名產美濃瓜的瓦愣紙箱。為了要承載美濃瓜厚實的重量,我的身體是厚於零點五公分的實心瓦愣紙;我的身體兩側還有兩個方便使力提拿的孔耳;我的身體下方還用黃銅針固定。這樣的我,就是為了能安全地保護一顆顆香甜的美濃瓜,能夠從他們的老家,順利地嫁到台灣各地。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我的小鎮Oñati這裡下了今年第一場雪。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29 Sat 2005 06:12
  • 天空


「我的天空 為何掛滿濕的淚
我的天空 為何總灰的臉
飄流在世界的另一邊
任寂寞侵犯一遍一遍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How come we're so quiet?
(我們之間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沈默無語?)

I'm not going to see you anymore, am I?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深怕
在我偷偷寫著你的名字的時候
突然就死了
於是
世界知道了他們不該知道的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晚上我連絡一位久未有消息的朋友。之前幾次手機聯繫未果,我在想,現在正流行的網路電話Skype,或許他也註冊使用。於是,我利用帳號查詢功能,輸入他慣用的電子郵件帳號,我很高興搜尋到並確定,那是他的帳號。於是,我又一次撥打他的行動電話,更令人驚喜的是,這是終於聯繫上,我要求他上網使用Skype。

通話開始不久,他很驚訝的問我,為甚麼會有他的Skype帳號,怎麼想到打電話給他。我想我需要一個藉口,所以我說,因為感傷倪敏然自盡,但並不是意味他也可能做同樣的事,我也很抱歉用一個逝去的名字當藉口。但其實攪亂春水的是,是乎不想被打擾的他,覺得我在刺探他的隱私吧。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感冒一週,幾天來總是昏沈沈的。

總覺得自己現在一直往那個不見光的世界走去。

總以為只要通過幽長的隧道,前方就是無盡的光明了。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ARIN

Are you crying?

(joining her)

I didn't know you did that.

ERICA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