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心情極端沮喪。

突然才發現,當下竟然找不到一個訴苦的對象。

想拿起電話撥給高中好友A,但結了婚、有了小孩的他,明天還要上班,這時候大概睡了,怎好意思擾他全家清夢?除此之外,我竟然腦中閃不出一個對象讓我想拿起電話。

有一點交情的網友B還是止於部落格留言與電子郵件通訊,回到台灣,通電話次數大概一隻手可以數完。

以前在歐洲留學時常聊心事的老同事C,回台灣之後,也過著她自己的生活;歐洲認識可以聊心事的D,還派駐在歐洲,這一年也沒說過幾次話。

真是可憐又無奈。

雖然我不怎麼喜歡說話聊天,但這一刻,我需要一個聲音。

沒想到還是大學的老朋友E在MSN上的五個字,就把我逗笑了,雖然心情還是很糟。

他告訴我美國南極研究人員小組一百二十五人,一年需要準備一萬六千四百八十八個保險套(好科學精準的數字),因為「南極娛樂非常有限,能夠從事的活動不多,生活確實比較無聊」。

結果E竟然回給我五個字:「可憐的企鵝」!

當年杜甫感嘆世情之亂、山岳之隔,如今來自人性的科技,雖然「天涯若比鄰」,無奈明日之後,依舊「世事兩茫茫」啊!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