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是一個男生跟女生談戀愛的社會。

在車站月台上,這種「送君千里」、「長亭歌晚」的戲碼,擔綱演出的,還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哪天才能不在電影、電視裡,活生生地看到,羅密歐與羅密歐「十八相送」?

還好,義大利月台上沒有台灣車站常見警語:「送行的先生、小姐請不要上車」!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azyboneuk
  • 突然想到, 你不是要搬家嗎?<br />
    這會不搬了嗎??
  • Bryan
  • 說的是呀... 通常都沒有人來送我~~ Ouch!<br />
    最近連我媽都懶得去機場了, 真是糟糕~~~<br />
  • narzissmus
  • 懶先生:<br />
    我對「愛情」總是藕斷絲連。怪獸先生介紹孤狗家白癡裝潢工人後,我決心下多一點點。<br />
    <br />
    布先生:<br />
    那我真要感謝我弟弟。半夜三更不眠不休對我送往迎來。
  • Rebecca
  • 你這篇短文讓我想起我多次在宜蘭、新竹、台北等地送走我的阿娜達,以及我上回出差美國,她送我到機場的畫面。沒膽在人來人往的路邊擁吻數十分鐘,總是以一個簡短的擁抱代替。偶爾偷親她一下,都怕招來白眼。
    羅密歐與羅密歐的故事我不常看見(也許因為不是我的菜,所以不會注意 :p ),倒是很常遇到茱麗葉與茱麗葉的送別。台灣國情不同,不會有火辣的畫面上演,但從兩人的眼神、肢體交流,便知關係不淺。
    有時我送我阿娜達,都不知道是要因為台灣人少見多怪而保守點,還是要因為台灣人少見多怪所以要對他們多教育點。
  • 台灣社會對女性之間的情誼表現,遠較男性之間來的容易理解。上週與一位朋友在速食店等火車,鄰座便是一對女生:正坐者頭戴棒球帽、身著中性服飾,側身斜倘她懷中者,長髮披肩,兩人動作親暱。

    我剛入坐時,長髮女生正一口一口餵食戴帽女生玉米濃湯;之後才躺臥其懷中。我一眼便認出兩人性別,我相信其他鄰座者亦同。我已經聽見鄰座幾個男生的窸窣,而下一桌成群中年女性則毫不隱諱她們對眼前所視的不以為然。

    我相信那對女生必有耳聞,但我很驚訝她們並未因此而矯飾的勇敢。

    這,大概便是同志人權保障意識成熟與否的差別了吧?!

    這也讓我想到前天跟一位多年不見的朋友短暫見面,不僅見面時沒有肢體碰觸,連再見分手時也沒有任何身體溫度的交集。

    我有一點遺憾,他在美國求學、工作也三年了,難道只有歐洲人才會給我身體或至少是手心的溫度嗎?

    narzissmus 於 2008/02/16 02: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