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龐克。

更精準地說,我喜歡龐克族的生活態度與裝扮(Punk Fashion)

到荷蘭唸書最讓我感到興奮的第一件事,是龐克裝扮在那裡很盛行。之後在德國與歐洲其他國家,則看到更多街頭年輕人熱愛龐克裝扮。

對於龐克族與龐克裝扮,給我的第一個刺激是,青春、自由!

歐洲年輕人的龐克裝扮,看似都不是什麼名牌服飾,感覺上好像都是朋友間交換心得之後,手工縫製屬於自己個性的龐克風(實際上,龐克風的服飾其實都索價不菲!我曾在瑞士Zurich火車站對街一間龐克服飾專賣店看到一件好喜歡的黑色緊身褲子,竟然要價兩三百瑞士法郎!還有德國光頭族(Skinhead)常見的藍色Polo衫,竟然也要價一百五十塊瑞士法郎以上!!)。而實際上,這種龐克裝扮之流行,從年輕人最愛的中低價位服飾品牌H&M的商品,其中便有一大部分屬於這種龐克風,便可知一二。

龐克族與龐克裝扮給我的第二個刺激是自信!

相信對於一般社會大眾而言,要能穿著眾人眼光中的奇裝異服,大搖大擺地走在街上,全然無視於旁人的眼光,那需要無比的自信。

那是一種勇於表現自我,努力實現自我的精神。而這種精神,是我絕對缺乏而所希冀渴求的「我」的一部份。

我還記得四年前一件關於龐克族的往事。那是從Leiden搭車前往Amsterdam的火車上,我遇見一位高大的荷蘭青年:一頭金髮,強壯地在他的頭上以最勇敢地姿勢抗拒地心引力,在前額到後腦的中線上,已九十度的姿勢矗立著。那樣的姿勢像是王者臨世的踞然。

我竟然完全擺脫羞澀的個性,主動地與他攀談;在二十分鐘的對話中,他向我展示了他的「自我」。

他告訴我,這麼裝扮,並不是要特立獨行,或招搖吸引注目,目的純粹地只是,那,是他所喜歡的「自我」的樣子。他說,適應的過程中是需要不斷建立自信、不斷抗拒來自旁人否定的眼神。他說,這並不容易。

不容易的還有這頭髮型。他告訴我,每天出門前必須花兩個鐘頭整理他的頭髮,然後讓時間生成髮膠固定的完美造型。

最後,他建議我給自己一個機會,從「頭」改變起。

可惜,我始終沒有他的勇氣。

來到米蘭之後,這種街頭龐克在青少年間的流行程度,更甚於西歐與北歐。要區分源自英國的龐克風與荷蘭、德國、西班牙或義大利是需要研究分析的。但對我而言,那種將自己喜愛的一切,毫無保留地展現在外的自信與勇氣,毋寧是最吸引我的精神。

而這種街頭學生龐克意象的焦點,在每週六的米蘭綠線地鐵站Porta Genova。

這裡是米蘭運河區,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日,運河兩旁聚集義大利著名的古董舊貨市場(有機會再詳細介紹)。而每個星期六在地鐵站出口後方的停車場空地裡,則會聚集所有與龐克、軍裝、皮革族有關的商品:皮衣、皮褲、皮手環、鐵製項鍊、手環、鑰匙環、皮包鏈、軍服、軍靴、黑色T-Shirts,以及其他古董、舊貨、二手衣等攤位,當然,這市集便成為所有好此道者朝聖之處。









有一天下午,我便在前往Porta Genova的地鐵車廂裡碰見前來龐克市集的龐克。



他最後走出的這出口,後方便是龐克市集。

說到龐克裝扮,那種二十、十八、十六孔高統全皮軍靴或者正常的十二孔軍靴,是其中一項必備行頭(最有名的當然是Dr. Martens)。而這,成為我剛到米蘭第一次在地鐵車廂裡被搭訕的焦點。

我印象十分深刻,那是我剛到米蘭的第一年聖誕節前夕,我剛從黃線地鐵站Duomo搭車回家,我坐定靠地鐵連結車廂最內側位置之後,我正前方的位置突然坐下一個外表正常的青年。車行不久後,他突然撂起他的褲管,開始整理他那看似新買的二十孔全皮軍靴(或者以上。只記得他的皮靴幾乎及膝。)。坐在他正對面的我,當然馬上就被他的動作吸引,有趣的是,他旁坐的一位女士,竟然識相地坐離。他以專向我表演的眼神與微笑看著我,我竟然也對他傻笑,以一種不知如何自處的尷尬笑容望著他一孔、一孔穿上軍靴的「莊嚴儀式」。

我對穿鞋有偏好。我喜歡穿線的鞋子,我喜歡一孔、一孔「規矩地」將鞋帶以妥當的姿勢穿上的步驟。我喜歡看人進行這項儀式。他顯然也看穿了我,以極度緩慢的優雅姿態穿好軍靴。

沿途中,我第一次感覺冬天的米蘭地鐵車廂竟然如此燥熱。

而他,竟然也坐到黃線終點站。我故意放慢離開車廂的步伐,尾隨他慢慢走出剪票口。我可以確信,他正故意地放慢腳步,像是在引導我的靠近。當出了剪票口,他向右走,我在是不是就跟上他的掙扎中決定放棄回家。然而,當我一走出靠近公車站牌的地鐵站口,下一秒便感到後悔,於是便往那人走出的站口去尋。

最後,這個穿著二十四孔全皮軍靴的人,便消失在夜色當中。

往後有一段日子,我總是在同樣的地鐵站、同樣時間、同樣位置上車,天真地以為會再度遇見那個人,並且相信,那一次,我一定會主動向前。(當然,認識我的人,大概知道這不可能,即便有第二次機會,我大概還是會臨陣脫逃...)

後來,我嘗試在我的裝扮裡放進一些龐克元素,在一個不明顯但卻容易辨識的地方(這也是我為什麼喜歡袖扣的原因)。

然而,一位精通時尚的朋友在觀察了很久之後告訴我,在我身上,聞不到龐克的味道;他總是覺得在我身上少了些什麼,讓穿著龐克裝扮的我畫虎不成。同樣精通音樂的他,做了一個比喻:就好像只聽古典音樂、從不聽龐克音樂的我,在身上,沒有辦法自然而然地散發那種龐克的味道。

即使我絕然不適合龐克裝扮,但我還是收集了一些龐克元素的飾品;止於僅能崇拜地欣賞。雖然我一直想,當我畢業時,一定要去穿洞!





同樣自由的精神,我在最近的日本動畫「航海王/海賊王」(One Piece)之中也發現了。回家後,每到吃晚飯的時候,姪女們總是要看航海王「下飯」,而我,竟也漸漸喜歡上這動畫。海賊魯夫、索隆、香吉士、納美、騙人布、喬巴等人的友情與那種冒險犯難的精神,同樣也吸引我每天晚上成為忠實觀眾。老是穿著正義披風的世界政府「海軍」將領們,卻一舉成為反叛角色,讓所謂「正義」的意義,有著截然不同的詮釋,這一點也吸引學習法律的我。

日前在巴黎舉行的英國服裝設計師John Galliano二○○八年秋冬男裝展中,詮釋的是那種「航海時代」的精神。不過,我對那些英國王朝、貴族或者是小丑等裝扮毫無興趣,卻是對像是被判處死刑的海賊裝扮感到興趣!(不過,上面這兩張照片,卻活像是從男男動作片大廠Hot House或者是Raging Stallion Studio等影帶畫面走出來的模特兒,將性扮裝變成一種時尚(BDSM Fashion),也是一種非常有趣的流行!)



將皮革族常見的Leather harness上半身有著女性的頭部也很有趣。





在鞋子部份,有著好像一次大戰士兵的皮製綁腿。



而這個模特兒的裝扮,與海賊王裡的索隆好像喔!


以上時裝展圖片,出自HIGH QUALITY , RUNWAY PICTURES JOHN GALLIANO FALL-WINTER 2008 . 2009 MENS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M.
  • 原來你也看海賊王喔?
    我看到你寄給我那兩張時笑了出來,果然是你的風格。不過麻豆太瘦了,不像HH或RS家會採用的Porn Star.

    雖然看過你對龐克、皮革這類愛好「眉飛色舞」的真性情,但還是得說,真的,你不適合龐克。
    氣不對。
  • 幻想,總可以滿足吧?!

    narzissmus 於 2008/02/16 02:22 回覆

  • NY1984
  • 的確很像

    的確很像!連傷口的一樣(孩賊王大fans開口)。

    我想,我也是一個只能偷偷龐克的人吧,身上穿著制服,只有長褲離有一雙靴子,而且還只是很正常的靴子,但是我覺得你講的很對,我覺得龐克真的是太酷了,是一種驕傲。
  • 就是啊!我看到你的眾公仔們,真如生自然、可愛。

    我在想,會不會從外表龐克起,內心也會漸漸龐克呢?

    narzissmus 於 2008/02/25 21:29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