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712.jpg

病中食不知味。

貪圖春日還寒時難得一見的暖陽,便出外午飯。徐行至桃源街三味香老店,點一碗菜肉餛飩與一顆肉包。熱呼呼的高湯一入口,便驅散寒氣三分;白胖肉包啄一小洞,吸吮溢流而出的鮮美湯汁,再大口咬下彈牙的麵皮與飽滿的肉餡,咀嚼中蔥珠迸出的鮮甜與香氣,當下趨盡病懶與寒氣,胃口大開!

三味香分有三處,後出者將飲食區整理乾淨,惟老店仍處巷弄,店狹人稠、器皿淤舊,須用盡想像空間才不致僅餘餬口之感。這是臺灣許多保留傳統美味老店共同的缺陷,置身其中用餐,毫無悠閒可言;店家似亦無視用餐者之心境,只消人來人往、銀兩入帳,哪管乾淨的桌椅、碗筷?何其遺憾與無奈!

離開三味香往博愛路方向漫步,這曾是繁華的「城中區」,博愛路上的合作金庫大樓與對街幾門凋蔽、破敗家戶,是日據時代遺留下的痕跡,如今若非有所整修、使用,都只是任由荒廢。過往的記憶,縱使不堪,仍是一種歷史的見證,正如同臺灣社會努力切割歷史的作為,就是破壞、毀棄,彷彿這一切便從未發生。何其遺憾與無奈!

側身轉入小巷,開闊處是中山堂廣場與臺灣光復紀念碑。能在這擁擠的市中心有一處廣場,多麼值得驕傲!只是,我們不習慣享受這種無拘無束的自由空間,偌大的廣場不會有行人停下腳步,坐在廣場上享受難得的陽光,身旁的行人匆忙的腳步,像韃韃的馬啼聲,人生的目的只有往前,沒有暫停或後退。何其遺憾與無奈!

中山堂前有法鼓山設立的城中講堂,只大約繞了書局一周。當初想應該會有個禮佛或供信眾、遊客參禪之處;或許是被入口處警衛的好禮而不自然,不敢開口詢問。過多的好禮令人狐疑,不足的少禮令人氣憤,以直報之的相互尊重,卻也在現代社會中的人際關係失去平衡。何其遺憾與無奈!

IMG_0716.jpg

轉入延平南路,我又走過撫臺街洋樓。記得去年某日在某人網誌上閱讀到這洋樓的歷史與整修新貌,想想多年在城中區活動,竟也不知這段過去,於是在某日午後前往一遊。當時新開幕免費參觀,現如今已需二十元入館費。簡潔的陳設與適度的歷史教育,我知道了台北建城的歷史、三線路的歌謠以及劉銘傳的蠅頭小楷。離館前在洋樓外看見左右兩側矗立的突兀「禁止停車、違規拖吊」的交通標示牌,非常氣憤,乃對館方人員言道,建議予以撤除。今日重訪,欣見洋樓外兩側原有的交通標示牌已移出洋樓正面視線之外,且不論是否因為當時一言之故,對於美的事物能完整呈現在世間上,都是一件令人高興的美事。豈料,總有貪圖一時便利而違規停車之輩,尚且是出入圓山聯誼社之徒,不僅違法,亦破壞如我之者遊興!何其遺憾與無奈!

享受午後美好的時光,帶著一點「敗興」,我往回走。沿路上延平南路三步之遙的紅綠燈燈桿上,均有一褐色古蹟指標牌,上書撫臺街大字。不知者尚以為是路名,怎知是為指示撫臺街洋樓?且每個路口燈桿上相反兩方向各有一標示牌,對遊人而言,若非識路,豈得其「路」而入?何其遺憾與無奈!

是為記。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n
  • 請保重

    最近忽冷忽熱的,
    尤其今天明明一早準備上班還蠻冷、凍的,想不到愈到中午溫度愈高,近傍晚氣溫又開始下降,真是不知該怎麼適應如此極端的溫度。
  • 就一直重複著涼、痊癒、著涼...大家都保重。

    narzissmus 於 2010/04/10 13: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