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Life 20121004 043



秋日的午後,最適宜散步與曬太陽。

騎腳踏車閒晃在西門町外圍萬華舊市區,有許多曾經被遺忘的角落,卻留著奪目的風景。

一個轉角處,一處白牆,滿是混亂的文字塗鴉,在牆的上端,卻有一句詩篇。

「詩性的不正義」(Poetic Injustice),作者這樣寫著。不知道他/她是否知道,美國當代最負盛名的政治哲學家Martha Nussbaum曾寫過一本著名小書叫Poetic Justice: The Literary Imagination and Public Life (Beacon Press, 1997),而詩性正義本來就是西方文學史上一個重要的名詞,用以形容「善惡終有報」,也就是一個人的命運始終繫之於其個人所作所為。

這位塗鴉作者繼續寫著,「勝利不是永遠的」,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力保持這種愉悅的心情」,不知道它是否也懂得近代法國精神分析與哲學理論大師Jacques-Marie-Émile Lacan的理論,他用到了Lacan提出的自我凝視(gaze)的字眼與概念,「在這個凝視與被凝視的過程中,我們終會洗去絕望的髒污」……。

這麼有詩意、有哲意的詩句,就淹沒在一堆顏色線條的恣意肆虐中,還是閃耀著吸引人的光芒!

同一面牆,或許是同一位作者,留下了另一段詩句。

我要謝謝他,讓我享受了這麼迷人的凝視時光。



Daily Life 20121004 041
       


, ,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