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很容易被情緒影響,昨天是因為一則網路留言。
這怎麼說呢?
唉...


一位研究所學長勸我忘了這回事,專心在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上,但我還是忍不住,抱歉,學長,我知道我現在只能專心研究計畫上,但或許,寫寫、說說,會讓自己好過一些。


我想起最喜歡的一部同志電影:「傷心同志俱樂部」(The Broken Hearts Club, 2000)。

劇中看似指引年輕同志追求生命意義的「傷心傑克餐廳」老闆,老年傑克,劇中角色是個科班出身的演員,最愛莎翁、慢速壘球與夏威夷衫。

後來在球場上心臟病發。追思會上,他的多年相知相守的同志伴侶,「紫衣人」(偏好紫色而來的暱稱),也是餐廳鋼琴樂師,除了彈奏德布西「月光」鋼琴曲外,還念了傑克生前最喜歡的莎翁詩句,「皆大歡喜」(As You Like It)第二幕第一場,亞登森林,被放逐的公爵說的一段話:

"Sweet are the uses of adversity,
Which, like the toad, ugly and venomous,
Wears yet a precious jewel in his head;
And this our life exempt from public haunt
Finds tongues in trees, books in the running brooks,
Sermons in stones and good in every thing."

「身處不遂困境也能帶來甜美的果實,
就像蟾蜍,雖然醜陋而有毒
頭頂上卻鑲戴著一顆珍貴的寶石。
這就是我們的生活,遠離公眾無端質疑、騷擾與威脅,
卻能聆聽林間風的耳語、俯拾潺潺溪流的大好文章,
一石之微,也寓含深意,得見萬事美好。」(自譯)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