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7/2008補:
1.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始信不虛也!一晃眼,L君婚禮就在倒數階段。而我卻還在為死亡線奮鬥...
2. SATC the Movie想要說的,好像是我這篇寫的事。
3. 才一年,加州同志已經可以合法結婚了。而同志對婚禮儀式與籌辦,看起來也是很「傳統」
4. 要過多少年,台灣同志才能合法結婚啊?

----------------------------------------------------------------------

我的大學同窗L君預計明(二○○八)年七月大婚,L君盛情邀我濫竽六位男儐相之一。今年初起L君陸續與其未婚妻S小姐籌備婚禮事宜,並在其網誌上為文描述籌辦期間的複雜細節與趣聞,引起L君網誌讀者熱烈回響。



L君,你真的不繼續玩了喔?


Bridezilla in Milano?

整體留言看下來,不論是留言者的性別是男是女,似乎都認為,結婚的「婚禮」(Wedding, 請不要跟首富一樣用Marriage’s day...)對「女方」比較重要。

婚禮的慎重與否,大大關係女方婚後一生幸福與否,這話說得好像是,結婚是女性一生最偉大的夢想,婚禮的籌辦是為了讓女方開心、滿足女方「無理但一生一次」的要求等等,甚至還有認為,如有完美婚禮便可一生幸福,因為繁重的程度不想令人重蹈等諸如此類。

我不禁疑問,究竟即將完成終身大事的當事人有沒有想清楚結婚是為了什麼?婚禮的意義又是什麼?

難道百萬、千萬的婚禮、喜宴,真能永保一世幸福?難道婚禮真只是為了滿足女性一方那種不切實際的、成為所謂「公主」的幻想?

如此而言,那男性呢?為什麼只有新娘需要且可以換三、四套衣服?新郎是否也應該變換不同服裝呢?但最根本的問題是,婚禮又不是一場時尚服裝秀!

我不禁想起L君曾描述其求婚過程是那麼簡單。假如也要L君做些什麼包下整間法國餐廳、電影院或大型廣告看板,好對S小姐說「我愛你」、「你嫁給我吧」這種話,究竟滿足了L君或是S小姐誰呢?如同大張旗鼓地辦婚禮,也就可以相信一生一世、天長地久了嗎?

我想,我們對這問題的答案都很清楚,不是嗎?!

婚禮就好像要燉一鍋白燒獅子頭之前準備所有食材的手續。七瘦三肥的豬腿絞肉、荸薺、蝦米、白菜都準備好了,用力將絞肉打出勁道、油炸成形後,還得找個好的陶鍋,將川燙好的白菜鋪底、肉丸子入鍋,加入高湯,無須醬油混色,慢火細燉,讓肉與白菜的鮮甜徹底融入湯汁,白菜入味,獅子頭汁多味美,這才完成。而不是買齊了所有最高級食材,但肉沒打出勁道、用錯鍋具、加了一堆醬油、大火快煮,只會讓整鍋獅子頭前功盡棄。



我在L君的網誌上也約略提及同志婚禮,以及所謂同志婚禮顧問。突然想起日前看過的一部美國電視電影:Wedding Wars,剛好就觸及美國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及同志擔任婚禮顧問的好處;同時,透過輕鬆、浪漫的喜劇手法,討論美國乃至全世界目前討論的嚴肅問題︰同性婚姻合法化。

其實,這種情節在Father of Bride這類浪漫喜劇中即曾描述,還記得片中歇斯底里的婚禮顧問與其助手嗎?刻意的女性動作,無非就是在暗示這兩人的性傾向,也同時複製一般社會對於同性戀者、特別是男同性戀者的刻板印象:動作女性化,但富審美觀與深具品味!這部片子則較誠懇,當然,也偷渡許多同志間的笑話。



Wedding Wars描述一對兄弟,哥哥Shel是同性戀者,而弟弟Ben即將結婚,對象是緬因州州長千金Maggie,而Ben則是即將競選連任州長的競選經理。Shel是一個專門辦舞會的專家,因此,Ben的未婚妻認為邀請Shel擔任他們的婚禮籌劃人非常合適,同時,也可修補兩人因為Shel是同性戀而有嫌隙的兄弟情誼。

Shel一開始便展現一般人以為的同志特有「美感」,反對眾人將婚禮台設在後院,而建議搭設在湖邊。之後一切婚禮所需,則帶入Shel的同志圈,進入各行各業的同志社群。從選捧花、樂隊、髮型設計等等,都在在顯示出同志的活躍,以及Shel與Ben的差異。Shel與新娘很興奮地籌辦婚禮,而Ben則是顯得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同時,兩人在服裝穿著、跳舞、唱歌等等,都可以看出作為異性戀男性的Ben,不會跳舞、不會唱歌、不懂穿著的無聊、無趣人生。

當一切都看似美好的順利進行時,現任州長、Ben的未來丈人的競爭對手突然拋出所謂「製造分裂的議題」(Wedge issue):在州憲法增訂禁止同性婚姻的條款。雖然現任州長對同志友好(無法判斷是屬於美國兩大黨的哪一黨,現任緬因州州長John Baldacci則是民主黨員,緬因州在2004年4月通過法定同性伴侶同居法,賦予同性伴侶「法定準同居關係」(Domestic partnership),該法於同年7月30日正式生效,也同時適用異性戀伴侶)),對為爭取連任,不得不也選邊佔,並由Ben操刀草擬贊成增訂憲法禁止同性婚姻條款。豈料,Shel得知後非常不能諒解,作為同性戀者弟弟的Ben,竟然也反對同性婚姻,他自己可以有一個美麗的婚禮,卻反對同性戀哥哥也能同樣擁有一個美麗的婚禮。因此,Shel開始以罷工抗議,要求同性婚姻合法化!

一開始Shel孤軍奮戰,他的男朋友Ted(緬因州檢察官)雖然不贊成,但也在背後默默支持這個他口中的「瘋子」(crazy man),送食物,送毛毯、換洗衣物等等。消息經新聞媒體以負面角度報導後,竟然引發各階層同志齊聲反彈,從該新聞節目氣象主播、攝影師立即走人開始,到之後花店、髮廊、藝廊、傢具店、餐廳,在社會各行各業中的同志,紛紛加入Shel的罷工行列,一直到成為全美各州同志都加入的全國性罷工運動。


新的婚禮顧問挑選的可怕新郎禮服!

Ben的未婚妻對此十分不滿,一方面婚禮辦不下去,另一方面也不能諒解Ben以同性戀哥哥為恥。Ben這下子當然緊張,一方面找來一個癟腳的女婚禮顧問,將整個婚禮搞得慘不忍睹,可怕的新郎禮服、俗艷的婚宴擺設,更別說香檳尿尿小童!Ben為了威脅Shel,也請來兩人父母,沒想到意外促成Shel向他的爸媽出櫃,戲劇性地獲得諒解與支持。Shel也在電視訪問中說漏嘴,間接讓男朋友Ted出櫃,也導致中間有一段兩人爭論是否結婚的插曲。

然而,Shel最後經過反省之後,發表一段論者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常見論調,卻始終感動人心的演說:

即始眾人經歷慢漫長夜的罷工,但每個人的努力,可以看見這個國家正在改變。同志或許可能會輸掉一場戰役,但在這場關於人權、平等的戰爭中,終將獲得勝利:同志會在奮戰不懈的嘗試與努力中獲得最後勝利!同志的朋友、親人、同學、同事,都必須看清楚,同志不能因為他們所愛的對象不同,而使其成為二等公民!而現在,或許正是時候了。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人們,或許認為同性伴侶只會摧毀婚姻這個制度,但他們並不了解,同性伴侶並非摧毀婚姻制度;相反地,同志正可「補強」(renovate)婚姻制度,讓婚姻制度更美好!

罷工,是因為Shel相信每個人都有權利擁有一個美好的婚禮,Ben也一樣。因此,Shel幫助Ben從機場追回Maggie,並在眾同志的幫助下,讓整場婚姻圓滿完成。

如同Shel的父親所說,即便是輸了,但也從不後悔曾經為了自己的信念,堅守自己的立場。

這是我所相信的,也是我的立場:讓每一個人都擁有愛一個人的權利!讓每一個人也都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美好的婚禮!!



片尾曲是Shel獻唱給Ben、Michael Jackson的成名曲之一「Ben」。恭喜L君與S小姐終於找到屬於彼此的人,也祝福所有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人!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brina
  • 謝謝你的祝賀文,收到。<br />
    <br />
    今天在HBO上看到不知名的電影片段,女主角在走進禮堂時若有所思地說 "This wedding <br />
    is not about the bride and the groom, it&#039;s about everyone else. But <br />
    this marriage IS about the two of us." 我不能再同意更多。<br />
    <br />
    對我來說,我的婚禮有兩個重點:<br />
    1. 讓爸媽嫁女兒嫁的開開心心。我的白紗、禮服、伴娘禮服、賓客的禮物,全都交由本人的<br />
    娘親決定。反正就把自己當個芭比娃娃,我媽要我穿紅就穿紅,戴綠就戴綠,一切以大人意<br />
    見為依歸。養女兒養了二十幾年,這可是他們的「成果發表會」。<br />
    2. 讓客人玩得開開心心。要不是受限於場地,我本來是要把婚禮規劃成園遊會的(撈金魚、<br />
    射飛鏢...)。雖然園遊會的草案胎死腹中,L君還是準備了Wii一台以便伴郎伴娘們在婚禮<br />
    當天下午打發時間。<br />
    <br />
    總而言之,期待明年見到你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