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436  

男人的歷史改寫了,暴民可以變成英雄。女人的故事呢?

這次的太陽花學運,或者之前的野百合、野草莓學運,留下來的故事人物,都是男性。

這次至少兩個生理男性的主角,有被看見「同志情誼」(bromance),就像男朋友。女朋友裡被看見的陳忠良。

我突然想,每個革命的年代裡,那些男女同志的臉孔,究竟如何被看見?還是說,連生理女性都不被看見了,何況同性戀者?

百年前還有個秋瑾,現在有誰?還是說,有誰並不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