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隱匿小巷內的牆詩,我只帶陽光先生看過。一直被我視為萊登私角落。
春天重遊故地,第二次帶朋友尋幽,驚艷依舊。
中午陽光還斜斜地、卻刺刺地從樓房間夾處穿越,世界成了白色的迷幻。
詩牆一旁的藤蔓,向我示威著說著:「不久,我就要佔領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