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娼:「你以為躲起來就找不到你了嗎?沒有用的!像你這樣出色的男人,無論在什麼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你那憂鬱的眼神,稀噓的胡喳子,神乎其神的刀法,和那杯Dry Martini,都深深地迷住了我。不過,雖然這是這樣的出色,但是行有行規,無論怎樣你要付清昨晚的過夜費呀,叫女人不用給錢嗎?」
阿漆:「我還以為我們的交往是建立在感情之上,沒想到原來只是一場生意!」



最近透過網誌名稱搜尋時,我發現一年前我參加中時華文部落格大獎時,私下有網友評鑑當時公益類得獎意見:由自由網誌創作「文友曬書」吳韻璇 所寫的意見。


算算在這無名網誌上虛晃光陰也三年了。從我在荷蘭寫畢業論文期間開始,有收到兩則留言時莫名的掙扎,以致於差點交不出論文,到義大利念博士課程的四處旅行上課,而後中途轉往西班牙山中小鎮念碩士課程的桃花源生活,最後再回到義大利奮鬥最後的博士論文的日子。

不可否認地,寫網誌文章的同時,也記錄了這三年的心境與研究觀察。

老實說,寫網誌文章並沒有耗費我多少時間,很多時候都是有感而發、立馬即就,寫作談論的內容,也多半是我自己的生活與熟悉的研究領域,寫來不費力氣。常常有人問,在網誌上持續寫作的動力是什麼?假如這不是一個容易吸引人的網誌、內容也多半是人權、法律這些高調,除了流於作者自個兒爽的發洩形態之外,還能有什麼意義?

也有人說,這其實提供一個公共論壇形式意義的場域。然而,除了有幾次情緒謾罵、立場對立的回應之外,我似乎也看不到在自己的網誌上,是否真存在這個價值?當然,你也許會說,問題出在每個網誌的作者,而不是網誌這項工具。我承認,但這種間接、異時的對話模式,假如對話者沒有共識,更容易因為意識形態或自我想法的堅持而流於文字遊戲,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對那種入門的、可自修的基礎常識,我也懶得多費脣舌。同時,流量多寡也影響對話的深度與廣度。

於是,這網誌不過成為我熟識的朋友間閒聊的一個媒介罷了。

於是,我也開始想這網誌存在或以什麼方式繼續的問題。

無論如何,透過這網誌,倒也結交五湖四海的奇人、異士。有趣的是,還曾發現原來某某人就是某某人的朋友,然後某某人也認識某某人。這或許就是這種虛擬世界裡的神祕樂趣。

現在就請各位親愛的讀者朋友們(假如不是一開始就跟著我成長的讀者,也請你稍微花點時間,回頭點閱網誌過期文章),回顧各位曾經在這個網誌看過收穫最多、印象最深刻或最喜歡的一篇文章,並寫下你閱讀那篇文章的感想與心得;雖然「我們的交往是建立在感情之上」,但「講感情也是要給錢的」!為了感謝你的熱情響應,凡是指定並留下讀後感的朋友,點閱時累積人數剛好是數字70007者,列印網頁舉證者,我便贈送神祕小禮物(目前還沒確定)一份,作為心意。


希望你會是我的007,告訴我什麼才是恆久遠的一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zissmus 的頭像
narzissmus

Maurice's barbaric YAWP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