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阿姆斯特丹同志法律暑期學校裡,有一門課我覺得收穫最大:愛滋病、法律與人權的全球觀點。

授課教授為這個暑期學校課程的召集人,John Heilman教授 ,他的另外一個頭銜,則是洛杉機最大的同志區,西好萊塢市(city of West Hollywood)的市長。John非常活躍於加州的同志平權運動與愛滋病防治。據我訪問他的回答,他早年經歷過八○年代愛滋病剛發現的恐怖年代,許多他的好朋友都因此離他遠去,讓他深深感覺到人們因為對愛滋病的無知與誤解,所產生的歧視與對愛滋病患者的傷害,因此,當他從法學院畢業後,便致力於同志平權運動。當西好萊塢地區在一九八四年成立市政府(非常小的自治機關)時,他便獲選為市議員,隔年便選上市長,此後於一九九○、九五、九九、二○○一與二○○六年不斷被選為市長。

一方面因為他為人真的很好,另一方面,市長是由市議會議員選出,而議員就那麼幾個,所以,每隔幾年就輪到他。

在課程即將結束而他週末旅行科隆時舊疾復發,仍然堅持陪著所有學生到課程結束,希望他身體已經康復。

跟他訪談的過程中,除了同志平權的政治運作策略外,對他個人,我也非常好奇。他是一個獨身主義者。

看不出來他已經五十好幾(可能啦,因為他一頭白髮!不過,好像是因為遺傳自波蘭人的血統吧?),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也沒有伴侶,性生活我倒是不好意思問,但他說,他每天處理公務與講學(他目前也在兩個法學院兼課)已經佔據他所有時間,其實,也沒其他心力想這個,他也覺得一個人生活很好。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