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即時論壇】在2013年9月25日登出「同志醫療權益未曾被剝奪」一文。作者陳博士從醫學倫理、醫師誓言、醫療法律以及臨床實務等層面,說同志在醫療權益上受到歧視是假議題、「尊重、多元與接納,才是當今醫界真實的景況。」我簡單回應如下。

我樂見當今台灣醫界假如都像陳博士說的這般「漂亮」,當然要為基層醫師鼓掌叫好;但陳博士誤解了台灣同志爭取醫療權益平等保障的努力,並不是以「污衊」台灣醫界作為手段,而是真實地主張同志伴侶在醫療權利上應該平等受到法律保障。

 

所謂一個受到憲法或法律保障的權利,不是取決於國家機關或特定人的恩賜或者期待會被一律同仁對待的「佛心」,而是不管你高不高興、喜不喜歡、有沒有道德倫理或佛心,這些權利都不會被不合理的差別待遇,都不會因為「人」的因素而有不同的保障程度。陳博士當然可以說,醫師倫理告訴醫師不可以歧視,但我不知道醫師內心在想甚麽,我無法期待每一個醫師都像陳博士這麼有醫師倫理。

簡單問陳博士一個問題:假如你的同志患者要開刀,患者之前沒有簽署任何同意書,開刀手術又是急迫事件,不開刀患者就可能會死,這時候患者的父母說不同意、患者的同性伴侶說同意,陳博士要聽誰的?要聽父母還是伴侶?關係人當然可以簽署,但是陳博士真的確定甲說是患者的同居人就是重要關係人?父母在法律上跟患者關係比較密切還是眼前這個「自稱」是患者的同居伴侶呢?陳博士聽了甲的意見開刀,真的不怕患者父母告你?

 

這個真實的世界就是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像陳博士這樣有佛心,法律存在的目的從來不是防君子。這個真實的世界就是可能會有歧視、就是會以法律上的身分關係作為許多權利義務關係的最主要的依據,我們才需要透過法律避免這些情形發生,我們才需要透過法律明確地保障同性伴侶的權利。

實際上確實如同陳博士所說,患者可以透過事前的法律行為,讓同性伴侶作決定,但人有旦夕禍福,會事前做好各種準備的,大概還是少數。假如說異性戀伴侶可以透過婚姻關係,獲得這一整套法律制度的保障,而同性伴侶卻必須要一個、一個法律行為去簽契約、寫同意書,請問陳博士,這樣難道不是同志在醫療權益上的「困境」嗎?這不是一個假議題,而是同性伴侶每天真實生活不斷面臨的困境。

narziss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Peter JELPH
  • 沒錯。或許制度的本質上(as such)沒有顯著的歧視,在任何民主法治國家中也通常不敢明目張膽地彰顯不正當的差別待遇,但解釋上或適用上(as interpreted or as applied)若的確會產生歧視,也是當然應該為人權法所禁止的。眼下,我國相關的健康或醫療體系,就是陷入了這樣的誤會。
  • hihi
  • 重點還是在於同居人跟原生家庭的關係吧!! 況且若病人的直系親屬還在,為何不能替他做決定,一定得要同居人做決定??
  • 訪客
  • 異性戀未結婚者,還有家庭貧困者,單親,不都是會遇到相同的問題嗎?為何碰上同性戀就變成歧視......
  • 許玉秀
  • 差別至少有一個
    :未選擇結婚和想選擇結婚卻不被允許結婚。